秦甜深夜走出酒吧,有一个男人苍蝇一样跟了出来。

    她不耐烦的站在路边打车,那个男人围着她打转,时不时的伸手想揩个油。

    秦甜避开,目光逐渐冰冷。

    男人丝毫不怵,更加油里油气的道:“怎么着啊,妹妹,不跟哥哥走至少加个微信吧。”

    秦甜盯着他,突然变了脸,笑的极其妩媚,目光移动,停在他两腿之间,调笑道:“也不是不行。”

    男人眼睛一亮,表情愈发猥琐。

    她故意放慢语速,狡黠道:“给我验一验大小吧。”

    男人笑容放肆,淫笑道:“怎么验?”

    秦甜走近一步,动了动她的手指。

    男人道:“去旁边?”

    酒吧旁边是一个巷子,通往超市,白天是最热闹的场所,此时凌晨2点,里面没有路灯,漆黑一片。

    秦甜点头,两人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沈辰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一点要上前帮忙的意思都没有。

    不一会里面传出男人的哀嚎声,秦甜傲气的像只战胜的孔雀,从黑暗里走了出来。

    沈辰轻笑,假装路过,慢悠悠的将车停到她面前。

    秦甜眼睛一亮,不废话的上了车。

    坐进副驾驶,她才问道:“沈秘书,你怎么在这?”

    这个点,这个地方,她出现是正常,他出现是不正常的。

    沈辰带着眼镜,一副斯文儒雅的样子,不紧不慢的道:“去外地办了点事,刚回来,路过这。”

    秦甜无意辨别这个理由的真假,也不是真的关心他在这的原因,随口接道:“那您挺辛苦的。”

    沈辰是她爸的秘书,也算是经常打交道。

    “送你去哪儿?”沈辰道。

    秦甜道:“我自己那。澜苑。”

    绕了大半个城到达目的地,沈辰一看,旁边人呼吸均匀,已然入睡。

    与她清醒时的明媚生动不同,睡着时的她,看上去…格外乖巧,还有…

    纯真?

    他收回目光,觉得自己多半是眼花了。

    秦甜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辆车里。

    迷糊的看了几眼,听到耳边一个男人的声音。

    “醒了?”

    秦甜吓了一跳,盯着沈辰好几秒才似把人认出来一般,道:“是你啊!”

    沈辰道:“不知道你家在哪?就没进去。”

    秦甜打量着周围环境,天已经开始蒙蒙亮,再看了眼时间,四点半。

    仿佛才理清情况,她道:“怎么不叫我?”

    沈辰没回答,道:“住哪一幢?”

    秦甜给他指方向。

    车子左拐右拐,到了别墅门口,秦甜下车道:“我走了啊。谢谢沈秘书。”

    眼波流光,暗影浮动。

    沈辰点头,看她走了进去,关好门,驱车离开。

    一个月后。

    沈辰进办公室给秦市长送资料,看见桌上有几张不同男人的照片。

    秦市长注意到他看到了,接过资料道:“这是给小甜找的相亲对象。”

    说到对象,秦市长忽然关心问道:“小沈今年是28了?交朋友了吗?”

    沈辰看着照片不说话。

    秦市长自顾自感叹道:“就养了一个女儿,也不指望她能做什么,只想着给她找一个好对象,让她后半生无忧无虑的就好了。”

    沈辰道:“您说的是。”拿过签好字的资料走出办公室。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秦市长微微眯眼。

    沈辰是帝都来的,背景他隐约能猜到一二,不会低。在他身边工作了这么久,人品也是没问题,小甜若是跟他成了,倒是一桩好姻缘。

    只是看他的样子,好像对小甜无意啊…

    眼光掠过桌上的照片,他仔细的看着,还是先从这里面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