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别墅住了几天,秦甜回家里和秦母吃午饭。

    屋子里只有碗筷碰撞的声音,秦甜吃着甜汤,忽然问道:“沈秘书,今年有30了吗?”

    秦母奇怪的看了秦甜一眼,舀了一口汤道:“没有吧,你问这个做什么?”

    秦甜低头吃饭,道:“突然想起来了。”

    秦母没有在意,下午约了人打麻将,吃完午饭收拾打扮了一番就出了门。

    晚上吃完晚饭,看见秦甜上楼休息,想到中午的事,随口问秦父道:“沈秘书,今年有30了吗?”

    秦父看着报纸道:“不到30呢。一毕业就来我们这里了。”

    “我估摸着,过段时间就要走了。”

    秦母道:“走?去哪里?”

    秦父看她一眼道:“前途不可限量。”

    “这几年差不多了,要走,自然是往上走了。”

    秦母听懂了。她之前一直没太关注沈秘书,不想还是个有背景的。

    她试探道:“是帝都来的?”

    秦父点头:“差不离吧。”提到沈秘书,忽然想起下个星期出差的事情。

    秦父道:“下个星期四,我要去趟云城,有个会要开。你要不要一起去,也好久没出门了。”

    秦母闻言考虑。

    秦父又道:“怎么突然问起小沈?”

    秦母道:“不是我,是中午吃饭你女儿突然问起的。”

    “没头没脑的。”

    秦父放下报纸,看向秦母的眼神带了几分探究。

    秦母也看向秦父,多年的夫妻默契让她道:“要不就出去玩一趟?带上小甜。”

    秦父拿起报纸没说话。

    第二天,沈辰到市长办公室送资料,秦市长道:“小沈,去云城的机票订了吗?”

    “帮我多订2张。”

    到了周四,秦甜心不甘情不愿的被叫醒,打着呵欠上车就开始睡,迷迷糊糊的跟着秦父秦母到了机场,一眼看见人群中的沈辰以及市政府的一堆工作人员,整个人立即清醒了。

    幸好幸好,在秦母的强制要求下她还画了个淡妆,而不是穿着睡衣就来了,不然今天就是大型社死现场。

    她暗戳戳的走到秦母旁边尽量不让人看出来用唇语道:“不是说了家庭旅游吗?”

    “怎么一堆爸爸工作上的人?”

    秦母刚刚刻意注视着,将秦甜的变化尽收眼底,嘴上道:“你爸爸去开会,我们是家庭旅游。”

    呵…呵…

    上了飞机,秦父秦母坐在一等座的前头,秦甜和沈辰坐在他们后面一排,其他人则在经济舱。

    从南昭飞云城,算是近程,很快就会到。

    秦甜坐在里面的位置,原本以她的习惯,要么上飞机就开始睡,要么就看看剧,玩玩手机,现在沈辰在旁边,想聊天不知道说啥,不说啥自己玩感觉也不太得劲,随着时间的流逝,秦甜的脸慢慢黑了,感觉这趟旅游什么鬼!

    飞机降落的时候正好是午时,早有人在机场等着接待他们,秦甜和秦母随着秦父一行人一起到了目的地。

    这次开会的地方是云城一个度假村,一应设施齐全。秦父他们到了地方一起用过餐后便去忙工作的事情,秦母则带着秦甜回房间。

    虽然飞机坐了没多久,但折腾了半天秦母还是觉得有点累了,跟秦甜道自己找地方消遣去便回了房间睡下午觉。

    秦甜:???!!!

    在房间待着也无趣,她换了身衣服出去逛逛。

    这个度假村刚建好很新的样子,还带着地方建筑特色,秦甜一路逛着到了娱乐设施的楼层,走了进去,发现有一个很大的健身场以及游泳池,看着很不错,就是一个人都没有。

    据秦母交待,秦父这场会议要开个三四天,想到自己这几天就在这么个地方闷着或者陪着秦母不知道去哪个中老年人景点瞎溜达,她果断拿出手机,迅速做了个简单的攻略,提着箱子出了度假村。

    到了夜晚,沈辰看见秦甜的时候,她正拿着高脚杯趴在一个木制的围栏上,背景是整个夜空,深邃,带了一点光的蓝。栏杆上有藤蔓一路蜿蜒曲折而上,绿色的叶子里零星夹着几朵小花,人与景融合,极美的一幅画卷。

    秦甜感受到有目光注视自己,眼光往下看见了楼梯上站着的沈辰。

    她目光不明,俯视着视角问道:“沈秘书,你怎么来了?”

    云城的冬季也是有点冷的,此时露天的餐吧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沈辰坐下后道:“市长不放心你,让我来看看。”

    她下午拎着行李箱到了现在的民宿便给秦父发了短信知会一声。

    秦甜喝了一口饮料,没什么精神道:“你们工作忙完了?”

    沈辰道:“今天的结束了。”

    沉默流淌在两人之间。

    秦甜喝完杯子里的饮料起身道:“我回去休息了,你现在是回那边还是怎么着?”

    秦甜特意选的地方,距离度假村两三个小时路程。

    来回一趟够呛。

    沈辰看着她道:“你明天什么安排?”

    秦甜回头道:“还没想好。”

    “到时候再说吧。”

    说着离开餐厅去了房间休息。

    她折腾了一天也累着了,再没心思关心旁人。

    早晨七点多,阳光透过窗帘照了进来,秦甜感觉到不舒服,翻了几下睁开了眼睛。

    还没有完全清醒的大脑回忆起沈秘书昨天那么晚来了这里,后来也不知道有没有回去,她拿起手机给沈辰发微信道:“沈秘书,你现在在哪?”

    自上大学以后她少有醒这么早的时候,发完微信脑子清醒了一点,不知道一大早发消息会不会唐突,也不知道沈秘书起床了没。

    等了大概一两分钟,沈辰回了信息,是一张现拍的照片,照片里是秦父和秦母的背影,看样子是正在度假村吃早餐。

    那沈秘书昨晚是连夜回去了啊。秦甜估摸着时间,肯定要到下半夜了,感叹一句真辛苦,丢下手机又把头蒙进了被子里。

    想到高中大学的时候,经常是沈秘书来学校找她。有时候是送东西,有时候是接送她。印象中,还给她开过那么一两次家长会…

    这工作做的,快成她家保姆了。

    在床上翻来覆去看样子是睡不着了,秦甜起床梳洗准备出门。

    云城的景点还是蛮多的,正好天气冷又不是旅游旺季,没有人山人海的人挤人,也没有沸鼎喧天的吵闹,秦甜一个人晃晃悠悠的吃吃玩玩,也得了几分自在。

    她打卡了一个网红景点,站在玻璃栈道上自拍,露出她精致姣好的妆容,然后美美的发了个朋友圈。

    沈辰中场休息的时候拿出手机翻看,一滑溜过去都是有关这次会议的,连翻了几下指尖顿住,秦甜的脸跃然出现。

    他看了一会,手指不自觉的触碰了下,照片占据整个屏幕,甜美的笑容也仿佛瞬间被放大印在他的脑海里。

    连开了两天的会议,此行的工作差不多都结束了。秦市长受邀一起参观考察几个本地待开放景点项目,想来秦甜肯定不愿意和他们一起,于是打电话问她怎么打算,是留在这里等他们一起回去,还是和其他工作人员一起明天就回南昭。

    秦甜又不是第一次出来玩了,一个人也没什么,于是可有可无的也没给个准话,道她自己安排。

    秦市长被挂掉电话。正好沈辰来汇报明天的行程安排,他思忖了下便让沈辰再问下秦甜是否要跟他们一起回去。

    沈辰答好。

    其实难得因公出来一趟,云城又是有名的旅游城市,这次来的同事大部分都准备玩几天再走,明天根本没人回南昭。

    沈辰回到房间,取下眼镜按摩几下鼻梁,然后拨通了秦甜的电话。

    秦甜在民宿里住了两天,今天换了个当地知名的五星级酒店。沈辰打电话来的时候,她正在酒店的泳池里游泳,所以没接到电话。

    等她游完泳上岸休息的时候,看见沈辰的来电,心里约莫知道缘由,找了个躺椅坐下,给沈辰打回去。

    “喂,沈叔叔,你找我?”

    “嗯,你现在在哪?”

    “我在xx酒店。”秦甜吸了口饮料,乖乖的报上地址。

    “你明天回南昭吗?”沈辰问。

    秦甜眼睛一转,道:“沈叔叔回吗?”

    电话里沈辰似乎轻笑了一声,让秦甜心漏了一拍,一下子想起那天早上他的那个笑容,似冰雪初融,似暖域人间。

    沈辰似乎在开车,道了一句在那等我,便挂了电话。

    秦甜看了下手机,八点不到,本来游完泳舒适尚佳的心情忽然变得坐立难安起来。

    她坐在躺椅上,突发奇想特别想问一下前台此时酒店还有没有房间了。如果沈辰过来了,然后酒店没有房间了,那他晚上…只能…

    她猛吸一口饮料让自己冷静下来,别说现在是旅游淡季,估计一半的房间都是空的,就是这里没有,周边的酒店民宿哪里不能住?怎么会有这种狗血的事情发生。

    秦小甜啊秦小甜,你脑子里在想什么呢?

    秦甜重新躺回去,再下水吧不太想,去做点别的也不太愿意,干脆就在躺椅上躺着,等沈秘书来了再说。

    她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连体泳衣,外面盖了一件浴巾,细长的胳膊和腿露在外面,皮肤是江南姑娘特有的细腻与白皙,头发湿湿嗒嗒的滴着水,随意披散。

    泳池的人不多,但她刚才在水里的时候就吸引了在场好几位男士的目光,现在看美人懒懒的躺在那,似乎还是一个人的样子,很快就有人憋不住,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