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云城有一个说法,来这里的单身男女都在祈盼一场艳遇,萍水相逢,他乡异地,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秦甜也听过。但她前几天运气较好,没有遇着什么人,今天倒是碰到了。

    一个阴影从头顶笼罩下来,她抬起头,看向来人。

    男人远距离看着只觉得身材特别好,没想到这凑近了一看还真正遇到个尤物。唇红齿白的一张脸,素面朝天,一抬头跟出水芙蓉似的粉面桃花,浴巾遮住了她大半个身子,只露出半条纤细颖长的腿,但这种半遮半现对男人来说无疑更为致命。

    他一时晃了神,打好的腹稿也没说的出口。

    这搭讪也是有讲究的。比方说先搭讪的人自己要热起场子,然后如果都看对眼了,那就你情我愿半推半就,成就好事。如果不好意思,有一个没看上对方,那便你来我往几个回合,大家体体面面的说说话,拒绝也不要拒绝的那么尴尬。

    秦甜原本好性的抬着头等着看他说什么,结果看他傻傻呆呆的,目光还显淫邪,往不该看的地方看。她一时脾气上来,翻了个白眼起身离开。

    男人的朋友还在不远处看着,又是这么个尤物,男人岂会让秦甜走,下意识的双手就拦了出去。

    秦甜蹙眉看向他。

    这时男人才回过神,将之前打好的腹稿嘻嘻哈哈的说出来。

    “美女,一个人游泳吗?”

    秦甜冷脸看着他,不说话。

    男人看着冰山美人啊,心更痒了,道:“刚刚看你游泳游得挺好啊?要不要下水比一比?再玩一会?”

    秦甜彻底失去耐心,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男人的朋友们远远看着也看出来搭讪失败了,哄笑声传过来男人脸上明显有点挂不住,他再次移到秦甜面前,阻拦道:“装什么呢?”

    “穿成这样来游泳,不就是等着男人过来呢吗!”

    说着仿佛明白过来,带着一点蔑视的口吻道:“是不是怕哥哥没钱啊?”

    “告诉你,哥哥有的是钱。”

    “只要你…”他眼风上下瞟着,淫思立现。

    他们俩动静这么大,酒店的泳池服务人员已经注意到了,不远不近的站着继续观察,准备随时出来劝阻。

    秦甜看着他,拿出手机给沈秘书打电话,电话接通后,她眼神冰冷嘴上却嗲嗲的道:“喂,亲爱的,你到哪里了?我在泳池这里呢。”

    男人的脸一瞬间青一阵白一阵。

    “你到了?”秦甜惊讶道。

    这句话是正常发声。因为她真的没想到沈辰到的这么快。

    沈辰道:“我现在过来。”挂断了电话。

    秦甜跟男人对峙着站着。既然沈秘书来了,那她也没什么好怕的了,悠悠地走回躺椅又躺了回去。

    男人丢了面子,面色不平的盯着秦甜,看到远处朋友们的嘲笑和秦甜的悠闲反差,他怒火冲天,走去秦甜旁边的躺椅坐下。

    他倒要看看,这女人是真的有人过来,还是在虚张声势!

    秦甜看见他坐下了,厌恶的真想起身就走,可一想到一会沈秘书来了,这个人渣的精彩脸色,她的心情一下子又好了起来。

    沈叔叔,你可快点来啊!

    她愉悦的又喝了口饮料。

    而旁边男人已经快气炸了。

    沈辰给秦甜打电话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出发,电话没打通,他便还是往之前民宿的地址开去。秦甜回电话的时候他已经开了一半路程,重新导航现在这个酒店位置的时候,发现距离之前民宿还近一点,于是秦甜再打电话的时候他已经快到酒店了。

    女孩一开口的异常他便猜到估计是遇到什么麻烦,也不啰嗦,停好了车便让服务员带路到泳池这里来。

    十几分钟过去,看着秦甜愈发从容的样子,男人也镇定了下来。

    八成是装腔作势。

    谁放着这么个美女独自来泳池游泳呢?这不是招人惦记呢嘛,还不陪着。

    估计就是随便打了个电话,好把自己骗走。

    回想一下自己刚才的表现确实有点不好,而且美女嘛,脾气大一点也是可以原谅的,只要最后…泡到手了就行。

    他眼光滑过秦甜的全身,整个人靠近了几许,小声的软着声音道:“美女,刚才是我说话态度不好。”

    “我给你道个歉?”

    秦甜内心很厌恶这种做派,面上却假装诧异的看过去。

    能搭话就是好事。男人心里一喜,指着不远处他的朋友们道:“看到那些没?我们一起出来玩的。”

    “都是哥们。”

    “你刚刚拒绝我,让我有点没面子,所以…”

    他又靠近了一点,愈发从容道:“我跟你道个歉。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嘛。”

    “这样,你酒店的费用都算在我身上,好吗?”

    秦甜借着假装诧异偏头让自己离远些,道:“全部?”

    男人心里更喜同时又鄙薄的想,果然还是用钱好说话,嘴上道:“这都不算什么?”

    “你乐意的话,明天起跟我们一起玩,费用都算我的。”

    “回头再去买个包,嗯?”

    秦甜真是被恶心的不行,一点都不想再装下去了,眼风往后正好看见沈辰来了,故作欣喜的起身叫道:“亲爱的!”

    “你来了!”

    男人的脸铁青。他倒要看看过来的人是何方神圣!

    秦甜跑过去,浴巾掉落在地上,露出她动人的曲线,沈辰看她跑过来,停住了脚步,同时眼睛看向那个男人。

    秦甜贴着沈辰,挽着他的手臂亲热道:“你怎么才来啊!刚刚这个人一直跟我说让我跟他们一起玩,包了我的所有费用,还要带我去买包呢。”

    “你看看你,都没想过带我去买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