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做作又甜嗲嗔怪的语气,跟平时的秦甜截然不同。眼看着沈辰看着自己不说话,秦甜佯装搂住他的腰,实际悄悄在他腰上捏了一把,同时眼神暗示他配合自己演一场戏。

    男人和他的朋友们都在看向这边,沈辰却看着秦甜迟迟不动。

    就在男人自以为想通,这个女的估计就是个情儿,而哪有包情儿的喜欢看她在外面勾三搭四的,怕不是立时就要耍脸子走人了。

    他正准备看笑话,却见对面西装革履长相极其出众的男人突然捧着女孩的脸亲了下去,亲了有一分多钟,然后恋恋不舍的分开了,留下一句:“钱都在你那,你想买几个买几个好了。”眼风都不给他一个揽着女孩走了。

    留下泳池的一众人石化在现场。

    …

    同样石化的还有秦甜。

    他他他他…沈秘书…沈叔叔…刚刚…居然亲她了!

    还嘴对着嘴!!

    她几乎是全身僵硬的被沈辰揽着走,一直到进了电梯,手才松开。

    沈辰道:“几楼?”又恢复成了一副冰山难近的样子。

    仿佛刚刚的“恶行”与他毫无干系。

    秦甜道:“26楼。”心里翻江倒海,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表达。

    电梯到了26楼,沈辰又道:“哪个房间?”

    秦甜闻言看向沈辰的眼神含了一丝警惕。

    沈辰看都没看她,道:“把你送回房间,我就走。”正经的像一束高岭之花。

    秦甜磨磨蹭蹭的带他到了自己房间刷卡,门开了灯也亮了,沈辰转身离开。

    秦甜纠结了下,叫住他道:“沈秘书!”话一出口脸颊微红。

    沈辰转身看向她,眉头微微蹙起又分开,明明应付男人应付的如鱼得水,对着他却又露出这种娇羞腼腆。

    他道:“怎么了?”

    26楼的走廊空空荡荡,只有他们两个人站在这里。

    秦甜心里鼓声乱响,叫住他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最后只好道:“你,你先进来吧。我给你泡杯茶。”说完转身进了房间。

    沈辰看着她的背影。

    秦甜定了这里的豪华套房,有两个房间,沈辰坐在会客的椅子上,等了一会儿,秦甜还真的泡了两杯茶来。

    她换掉了泳装,穿着一身毛绒绒的衣服。将一身性感妩媚藏匿,又变成了他熟悉的邻家女孩的模样。

    两人面对面坐着,一时间谁也没有开口。

    沈辰看着她抿了几口水,然后一副破釜沉舟下定决心似的样子道:“沈秘书,你刚刚为什么亲我。”她没有抬起头,音调也不高,但是吐出来的每个字都很清晰。

    …

    沈辰听到了。

    他以为,她不会在意…

    “对不起。”他语气平静。

    “你刚刚让我配合你,我不知道怎么做。”

    “很抱歉。”

    听到这样的解释,秦甜心里的那一点点不平仿佛被悄无声息的拂去了。

    好像确实是这样…是她拉着沈秘书做戏,让他配合自己。

    想来他也没遇到过这种事情…

    但是他也太会了吧!

    刚刚那个男的脸被气到铁青!

    就这么亲下来可比任何语言杀伤力都大啊!

    想到今晚的目的总归达到了,舒心了一半,秦甜释怀了,心情愉悦,只是仍然忍不住嘟囔道:“那你也太会了吧,这是我初吻呢!”还是有点委屈的。

    声音很小,带着孩子气的抱怨,落入沈辰的耳朵里。

    他内心一震,道:“初吻?”

    秦甜脸微红。

    想到了从前看到的一幕,沈辰道:“你不是高中的时候。”

    “韩绍筠。”

    这件事秦甜印象深刻,自从发生后她每次都离韩绍筠远远的,因而沈辰一提她就知道哪件事,立刻反驳道:“那是他想亲我,被我死死拦住了!”

    “吓死!想亲我定名份!想的美!”

    秦甜说完低下头喝水,一点都不想提起这件事,而沈辰整个人被这个消息震动。

    秦甜高中课业繁重,她也不算聪明,学的很吃力。那个时候他刚到南昭,还不是市长秘书,只是办公室一个小科员,因为住在秦甜学校对面,偶然间被秦市长知道后,便让他帮着去接过几次秦甜。

    他记得有一次,他开着车子过了她们学校门口准备停车,看见秦甜和一个男生走了过来,然后两个人旁若无人的亲了下去。

    当时秦甜上车后就一直低着头,他还以为是少女怀春,心情羞涩,没想到…

    当时角度问题,他只看到男生抱着秦甜亲下去,却没看到他们到底有没有碰到一起。

    原来…那时她在反抗?

    那她上车后一直低着头,一点声音都没有,那是在…委屈?

    沈辰闭了闭眼,道:“嘴角。”

    秦甜呆呆抬起头:“什么?”

    沈辰道:“我刚刚碰的是你的嘴角。”

    “你的初吻还在。”

    …

    秦甜囧住了。

    沈辰说完起身道:“我走了。”

    一直到他关上门,秦甜都没有再抬起头。

    太。丢。人。了。

    第二天秦甜压根不想起床,不想看见沈秘书。

    什么嘛!当她碰瓷吗?

    好笑!

    她堂堂市长千金,年轻貌美!他都快三十的老男人了!就是碰一下嘴角也是他占便宜好吗!

    想她守身如玉二十年,冰清玉洁!一朝被荼靡!!!

    嘴角怎么了!

    嘴角就不是嘴了吗!

    沈秘书要对她负责的好吗!!!

    秦甜装死的在床上躺到了十二点,最后实在躺不下去了,起身出了门。

    不知道沈秘书住几楼,她鬼鬼祟祟的进了电梯,然后觉得大可不必,又挺直了腰杆,凛然有节了起来!

    没错。她是被占便宜的那方,她不理亏!

    她是南昭白富美!他是奔三老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