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不在焉的吃完饭,秦甜要回酒店。

    沈辰一直在不动声色的留意她。她上车后,一副不开心的样子,一直转身看向窗外。

    窗外有什么好看的呢?让她这样一直盯着看,无非是…不想面对他罢了。

    沈辰想了想,打破沉默,道:“秦甜。”

    秦甜耳朵一动,支耳倾听。沈秘书很少叫她的名字。

    “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

    !!!

    平地一声惊雷,秦甜不可置信的转过头,看向沈辰。

    他在说什么?!

    沈辰面部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仍然目视前方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仿佛是幻听,秦甜道:“沈秘书,你说什么?”

    车子行驶的的速度慢了下来,沈辰靠边停了车,然后解开安全带看向秦甜,一双眸子专注的看着她。

    他道:“我说,你想做我的女朋友吗?”

    …

    秦甜怔住了,久久没有反应。

    车内安静许久,沈辰重新发动车子继续往前开。

    到了酒店,取出后备箱的东西,沈辰送秦甜回房间,平时话多到不行的她此时安静的像个鹌鹑。

    房间门被打开,沈辰站在门口,道:“你考虑好了告诉我答案。”然后又看了她一会,似乎在给她说话的时间,转身离开。

    秦甜一直到把门关上才大大呼出一口气!

    这这这!什么鬼!

    沈秘书疯魔了吧!怎么说出这种话!

    不过…

    “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回想到刚才的场景,秦甜脸上不禁荡漾出笑意,啊啊啊啊啊!这也太帅了吧!

    这是…对自己告白吗?

    怎么…这么突然?

    是受了昨天事情的启发吗?

    还是…一吻定情?

    啊啊啊啊啊啊啊!

    要死了要死了!

    秦甜扑到了床上,在床上滚来滚去,脸热的像着了火!

    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啊!

    天呐天呐!!!

    一整晚,秦甜都在极度兴奋中度过。

    她完全没有意识到,如果是别人对她做了昨晚的事或者说了今天这些话,她的反应只会是厌恶。

    洗完澡,秦甜热气腾腾的走出浴室,脸上敷着面膜。

    打开电视,看着看着就走了神,想起第一次见到沈辰时的场景。

    当时,她还在念高中,放了学站在路边,一辆车停到面前,车窗摇下来,是一张极为英俊帅气的脸。

    积石如玉,列松如翠。

    他道:“是秦甜吗?”

    “秦市长让我来接你。”

    声音,也如玉石般,动听的敲打人心。

    她当时完全傻愣住了,然后脸就红了,声如蚊呐的说“是的”,低头上了车。

    上车后,他也不说话。她一个人坐在后面,怕被看出脸红,一直低着头,还假装拿出一本书来看。

    以前也有过爸爸让人来接她的情况,但那些人总是笑眯眯的跟她说着讨好的话,还不着痕迹的观察她。

    她不喜欢。

    但是…这个人没有。

    看上去温文尔雅文质彬彬,靠近了又有股清冷矜贵的气质,她第一次学以致用,觉得古人用美玉来形容男神,真是诚不欺吾。

    等脸上的热气散去一些,她借着翻书偷偷打量他的侧脸。

    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怕是潘安在世,也大抵是这张脸的模样吧。

    她道:“叔叔,你是我爸爸的同事吗?”

    “你叫什么名字?”

    他透过后视镜看她,一双眼睛漆黑又平静。“沈辰。”

    “日月星辰的辰。”

    沈…辰…

    这么好听的名字…

    这么好看的人…

    日上三竿的时候,秦甜忽然惊醒,一看手机十二点。

    十二点?十二点了?!!

    她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洗漱化妆!

    都怪她昨晚兴奋过度,不停的颠来倒去想她和沈秘书的从前,根本难以入睡!

    天呐天呐!她今天居然起这么晚!

    在沈秘书面前一点形象都没有!

    …

    等等。

    她好像,昨天也是这么晚。

    沈秘书在她家过夜那次,也是这么晚…

    还有从前的无数次…

    …………

    从昨天买的衣服里挑了一件穿上,又配了一只昨天的包,眼影,口红,粉底…OK OK。

    秦甜仔细照了几遍镜子才出了门,然后…又返回来…喷了一点香水。

    秦甜给沈辰发信息:“沈秘书,你在哪里?”

    手机震动,沈辰看了一眼,然后拿起来打电话过去。

    “喂?”

    音色醇厚如三月的桃花酒酿,入口甘甜,回味芬芳。

    秦甜迷了一瞬,然后道:“我正准备进电梯。”

    沈辰道:“来餐厅这吃饭。”

    挂掉电话,秦甜稳住心跳,摁下餐厅楼层。

    餐厅的人不多,沈辰坐在窗边的一个位置上,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秦甜一步一步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秦甜道:“点菜了吗?”眼睛望着别处。

    沈辰叫来服务员,秦甜点了几个菜,然后把菜单递给他,道:“你要点什么吗?”

    沈辰看了一眼,加了一个甜点,然后递给服务员,道:“先就这些。”

    服务员领命而去。

    又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从秦甜坐下来的那刻起,沈辰的目光就一直落在她身上,沉静自然。

    餐厅人不多,菜上的算快。秦甜安静的吃着,沈辰偶尔喝几口茶水,下午的阳光倾斜着从窗外进来,落在人身上暖意洋洋。

    两人吃完饭,秦甜看向沈辰,道:“现在去哪里?”

    今天第一次四目相对。秦甜的眼神闪烁,含羞,没有躲闪。

    沈辰定定的看了一会,牵起她的手道:“去看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