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整个人舒服的躺进汤池里,她这才有空放空自己,想到刚刚自己想说的话,忍不住一顿面红耳赤。

    她刚刚居然想说,要不沈秘书你来一起泡吧。

    !!!

    她真是完全不把沈秘书当外人啊!还贪图沈秘书的美色!

    想到沈秘书瘦削挺拔的身材,不知道腹肌什么的会不会有!

    …秦甜不允许自己再乱想了!今天也累了一天,此时躺在汤池里,喝点果酒,感觉自己骨头都泡酥了。

    这次出来,真是不虚此行啊…

    泡了有一个多小时,秦甜不知道沈辰回来了没有,发信息问道:“沈秘书,你在哪呢?”

    沈辰回道:“顶层露台。”

    现在上去的话,应该能看到满天的星星,还有…沈秘书。秦甜从汤池出来回房间换衣服,然后去了顶层。

    露台上放了两个躺椅,中间有个小圆桌,小圆桌上放了两杯果酒,还有一盘水果。

    沈辰站在露台栏杆边,听到声音转过了身子。

    秦甜穿了一件红色的吊带裙,露出脚踝和一小截小腿,外面罩了一件厚毛衣外套。夜风带着寒气,吹乱她的头发。

    饶是秦甜刚刚泡了一个多小时的汤池,全身温暖,现在也察觉到了冬日的冷意。

    沈辰看着她,道:“过来。”伸出了手。

    秦甜微微迟疑,将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手上。沈辰的手握住了她的,四目相对,手一点一点收回,将她背对着拥入怀中。

    他的唇擦过她扬起的发丝,四只手缠绕,交叠着放在她的腰间。

    此时万籁俱寂,周围的树屋只有他们这里亮着灯还有远处的一点灯光。

    沈辰道:“会害怕吗?”语气轻柔,似被夜风扬起的绸缎,上面写满了情人之间的呢喃情语。

    秦甜的所有神经都被占据,感受着身后人的体温。她身体微僵,大脑也有点迟钝,道:“怕什么?”

    沈辰闻到她身上沐浴后的清香,动人心脾。他在她的后颈处轻轻落下一吻,温热中泛着冷意,酥麻微痒,引得秦甜的心一阵悸动。

    唇与颈稍微分离,沈辰道:“怕我。”缠在腰上的手臂情不自禁的收紧了一点。

    秦甜的大脑已经完全罢工了。她期待着可能会发生的事,同时也有点害怕。她语气飘忽,机械的回答道:“为什么怕?”

    就在秦甜以为自己的后颈又会被落下一吻时,沈辰转过了她的身子,揽她入怀。

    许久,她听到他道:“要坐一会吗?”

    坐?还是做?

    沈辰放开她,坐到了旁边的躺椅上。

    秦甜心里微松,是她不纯洁了。

    两人一左一右的坐着,秦甜的思绪慢慢恢复正常。她拿起小圆桌上的饮料喝着。

    沈辰的眼掠过她露在外面的肌肤,道:“冷吗?”

    秦甜道:“有一点的。”又喝了一口饮料。

    沈辰道:“那坐一会便回房吧。”夜深了。

    秦甜点点头,然后看向了漫天星空。

    由于周围环境的黑暗,每颗星星都显得非常饱满,还很闪亮。秦甜少有夜宿野外的经历,因此看着很感兴趣,感叹天地之大,星河无垠。

    晚上温度降的快,很快穿在身上的厚毛衣外套就没有什么御寒作用了。

    沈辰怕她冻着,带她回房。

    一幢房子,一个在楼上,一个在楼下。想到这两天他们关系的转变,如今又荒郊野外的,宿在一个房子里,秦甜躺在床上感慨,不发生什么真的对不起这个场景设定啊…

    想到她身边的小伙伴,一夜露水的有,先上车再恋爱的有,只上车不恋爱的也有。怎么到她这,这恋爱谈的这么纯情呢。

    秦甜百思不得其解,但她也不敢随便下楼。

    沈秘书年纪大了,还是…慢慢来吧。

    一夜无梦,泡了汤池果然有助睡眠。秦甜梳洗一番神清气爽的下楼,却见沈辰早就醒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他看见秦甜下来,道:“去吃早饭吗?”

    秦甜犹豫了一下,走过去道:“可以送来房间吃吗?”

    沈辰去打电话。

    等待的时候,秦甜没话找话道:“昨晚睡得好吗?”

    沈辰“嗯”了一声,没了。

    秦甜看着他的侧脸,心想这么酷帅的沈秘书,怎么突然就成了她的了!真是人生多奇妙啊!

    思绪不在正轨上,话也就没头脑的冒了出来,她道:“沈秘书,你今年多大了?”

    沈辰看了过来。

    她一下子醒了神。

    沈辰看向她,道:“过来。”

    下楼的时候,秦甜看见他坐在沙发上,特别想过去坐到他旁边,可是她还是有一点女孩子的矜持的,努力克制住自己,坐到了餐桌旁的一个椅子上,保持距离。

    现在沈秘书让她过去,是坐到他旁边吗?秦甜乖巧起身,走了过去。

    两人之间留了一个半人的距离。

    沈辰道:“28”,又道,“介意我比你大吗?”

    秦甜不自觉地就靠近了一点,摇头道:“没有!”她高中沈秘书就工作了,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他。

    而且28,她觉得很好啊!又没有差很多!

    她道:“我就是忽然想到了,问问。”语带讨好,“毕竟咱们…”

    沈辰拿起她的手指在手里把玩,竭力忍住想一亲芳泽的冲动,重复道:“咱们?”

    “咱们什么?”

    秦甜语塞。

    此时他们的身体已经完全贴在一起,十指缠绕。

    沈辰身上男性特有的气息传过来,秦甜觉得很好闻,甚至想控制不住的,再靠近一点。

    沈辰望进秦甜无畏的眼神里,有一点紧张,有一点希冀。

    他不想进度这么快的,怕吓到了这个看上去无法无天,实际上还是少女心性的她,但她这双眼睛这么看着自己,又靠的这么近,他有点忍不住。

    俯身,低头,一触即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