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苓跟了王新楠几个月,从来都是见他盛势凌人的模样,哪里见过他这副样子。一时好奇了抬起头打量对面的主,却见他姿态闲散的靠着椅背坐了,盯着王新楠的目光愈发疏离。

    …

    天色完全黑的时候,秦甜到了。

    她一打开咖啡店的门,就看见了她那气质不凡的男朋友,喜滋滋的冲上去,不等沈辰有反应,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几天没见而已,她好想他!

    沈辰拍了拍她的头,眉眼温柔。

    人实实在在的抱在怀里了,也见到了,秦甜的心踏实下来。

    她坐到对面道:“你出来要紧吗?”

    “晚上不用陪家里人吃饭吗?”

    沈辰也看她道:“你来了,秦市长秦夫人知道吗?”

    两人脸上都带了几分笑意。

    侍者送上咖啡,秦甜用吸管搅合着吮吸,沈辰道:“累吗?”

    “要不要先去休息。”

    秦甜摇摇头,才刚见面,不想这么快分开。

    沈辰看了看周围,道:“那去逛逛?”

    他们现在在商场的一楼,想逛方便的很。

    秦甜没来过几次帝都,当时电话里说说是借口,现在做什么无所谓,她只想和他一起走走。

    两人穿梭在热闹的人群里,处处都是新年的喜庆。

    不远处两个人看着他们。

    孟苓见王新楠不说话就这么盯着那边,脸上神色不清,忽地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他道:“走着,去看看。”

    她不敢多说什么,低着头跟在后面。

    秦甜手上拿着一个棉花糖,正要转弯,忽然一个男人撞过来。

    男人道:“哎呦!对不住!”

    秦甜手上的棉花糖糊了,不开心的抬起头,却见那个男人笑着对沈辰道:“辰儿!”

    秦甜看一眼沈辰,心想这么巧,遇见熟人了。

    相比男人的热情,沈辰态度冷淡的多。

    他看着王新楠,没有打招呼的意思。

    王新楠看了一眼秦甜道:“这是你等的人啊!谁啊?”

    “不会是,小嫂子吧?”

    他自带一副熟络的语气,讲的话也不算十分讨厌。

    而且小嫂子这个词奇异的戳到了秦甜的心窝窝处,她算是友好的抬起头,看了一眼说话的男人又看向了沈辰。

    沈辰回看她,开口道:“王新楠,我高中同学。”

    “秦甜。”

    王新楠见他终于张口了,眼睛瞬间亮起,态度更热情了,对着秦甜眼风却朝着沈辰道:“哎呀!我们都几年没见了!”

    “这人山人海里头碰见可是缘分!”

    “小嫂子吃饭了没有?我请客,咱们楼上走一个?”

    秦甜被他一口一个小嫂子叫的有点羞怯,想看看沈辰的态度,却见他一如往常脸上没什么表情。

    这时王新楠给孟苓使了个眼色。

    孟苓不敢靠近沈辰,却不得不硬着头皮对秦甜道:“小姐姐跟我们一起玩会?晚上我们组了个局,我好多小姐妹都过来。”

    “你们没吃饭的话我们先去吃点东西,然后再一起过去?”

    秦甜有点心动,她还没见过沈辰的朋友们呢。

    而且晚上也没啥事,有人组好了局去玩一场多好。

    沈辰看出她的心动,算是默许。

    秦甜开心了,四人一起向前走去。

    王新楠看着秦甜的背影,若有所思。

    听说今晚沈辰会来,还带了女朋友,本来今晚没局也组了个大局。

    沈辰当年那件事闹了个多大的笑话,谁不知道。

    自那件事后,他几乎淡出了他们的圈子,如今往事重现…看热闹的,不看热闹的,纷纷闻风而动,争看晚上这一出好戏。

    因而当秦甜走进这个房间,就有一种上了戏台子的感觉。

    什么情况。

    沈辰视若无睹,带着秦甜找了个位置坐下。

    王新楠也没想到来这么多人,乐道:“这才几点呐!人到这么齐!吓我一跳!”

    齐晟懒懒道:“这是给你面子吗?是给我们沈少面子!”

    王新楠道:“得得得!甭管谁面子!今晚是我把人叫出来的啊!记得记我一功!”

    鹿屿道:“今儿是你的场吗话这么多!”话锋一转,对沈辰道:“辰哥,这都多久没出来陪我们兄弟们玩了!”

    “你身边这是小嫂子?”

    秦甜不动声色。

    沈辰眼珠都没动一下,道:“你话也多。”

    这时一首歌刚好结束,一个美女道:“下一首谁的啊。”

    鹿屿旁边的女生道:“我的。”娇娇娆娆的走上前,两人交换了下继续唱。

    旁边的沈辰坐在暗影里,鹿屿接着道:“别啊!辰哥都多久没出来我们的局了!我这高兴了话多一点怎么了。”

    秦甜留意着沈辰,他看起来不像喜欢的样子…偷偷勾了勾他的手指,小声道:“坐一会我们走?”

    沈辰拍了拍她勾过来的手指。

    鹿屿目光在秦甜身上转了一圈,识趣的不再打扰。

    包厢里的氛围逐渐松快下来,人来人往,投骰子的投骰子,喝酒的喝酒,唱歌的唱歌,人声丝竹声不歇。

    沈辰这边,既没人刻意上前殷勤,也没人刻意冷落。

    秦甜不知他什么意思,坐着也是坐着,看着个感兴趣的便加入一起玩了。

    因此当黄彦进来的时候起先并没人注意到。但随着他越走越往里,有一个人注意到了,大家就都逐渐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目光投向他。

    当台上最后一丝歌声被突兀的打断,秦甜也抬起头,不明所以的看向被目光包围着的人。

    今晚的戏,正式开场了。

    王新楠道:“你怎么来了?!”说完皱眉看了一圈在场的人,想看看是谁叫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