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上三竿,他先醒了,盯着秦甜恬静的睡颜看了许久,在她额头轻轻印下一吻,然后安静起身,带上房门。

    下午,秦甜一觉醒来,对着陌生的环境反应了一会,才想起来昨天的事。

    自己不过是心血来潮跑一趟帝都,却发现了这么多事情。

    他的过去,他的背景…

    她在床上翻滚,从前闲暇的时候,还有过一瞬间的担忧,若沈辰家世不好,自己与他能不能走到最后。现如今却要反过来担心自己够不够身份与他相配。

    真的是…天翻地覆。

    她拿起手机,查看沈辰发来的消息,回复他自己醒了,发了会呆起床收拾自己。

    她想通了。

    从头到尾,她喜欢的就是沈辰这个人,他家里从商也好,从政也罢,别说如今两人尚未到谈婚论嫁的阶段,能不能到那个时候两说,如今既然是谈恋爱,那就先谈着,享受这个阶段。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即便最后没有在一起,对沈辰,她无怨无悔。他的家庭状况,只是附属,目前还没到理会的时候。

    沈辰接她出来吃饭,这一觉睡了一整个白天,这个点出来直接是晚饭了。

    车子停在一个幽静的巷门口,他牵着她走进去,不一会见到一个古朴的大门,大门敞开,门上还扣着两个铜门环。

    秦甜抬头,上书“南园”两个端正方圆的大字。

    两人一路沿着廊檐进去,前面一个服务生领路。

    她打量着环境,古色古香,光亮均被精巧的做了处理,藏于暗处,不见明灯。廊檐外绿植郁郁葱葱,树木花丛高高低低,隐隐绰绰,遮住后面,不见分毫,只闻草木花香,流水哗啦。水流约莫是藏在绿植里,只有声音,不见影踪,竟是整个环境里唯一的嘈杂。

    极其安静雅致。

    服务员领到二门,又换了个服务生,领到包厢里去,从头到尾训练有素,未发出一丝声响。

    落座后,服务员关上厢门,沈辰递过菜单,让秦甜点菜。

    地方仿古,菜名也文邹邹的,秦甜点了几个招牌菜,服务员领命而去。

    包厢里点了香,刚进来的时候不曾察觉,闻到的时候觉得沁入心脾,舒神明体。

    秦甜道:“地方不错。”

    沈辰道:“齐晟的地方,昨晚你们见过。”

    昨天晚上的包厢人群众多,氛围怪异,没有互相介绍也没有互通姓名,秦甜想着齐晟是哪一个,又听到沈辰道,“明天一起回南昭吗?”

    秦甜点点头,她都行。

    沈辰买好下午的机票,不一会,外面的服务生提示传菜,一道道看上去精致又可口的菜肴摆满桌面。

    秦甜动着筷,忽然想到一件事情,道:“你家里…知道我过来的事吗?”

    “知道…你有女朋友了吗?”

    沈辰看她,道:“怎么了?”

    秦甜道:“怕失了礼数。”

    她这样跑过来,之前根本没考虑到这一点,刚才突然想到了,有点吃不准要不要登门拜访。

    沈辰不在意的样子,道:“不用。”

    不用?是不知道,还是知道了不需要?

    不用上门拜访,秦甜松了口气,同时内心隐隐有一点失望。

    暗自撇开,她舀起一勺甜汤,道:“那你以后会回帝都吗?”家人,朋友都在这里,又是这么个家世,家里会放任他一直待在南昭吗?感觉不现实。

    沈辰眼未抬,道:“目前没打算。”

    事实上,从去年年初,他就被催着回帝都。

    秦甜心思转了转,目前没打算,是不是意思是最起码今年会留在南昭?

    一年…

    安静吃了会菜,她又问道:“你…只有过尹嫣姌一个女朋友吗?”从前不知道,也没特意问过,如今这块盲区既然揭开了,那便聊一聊吧。

    沈辰知道经过昨晚的事,她心里有很多疑问。她想知道,他便说给她听。

    他“嗯”了一声。

    秦甜心情复杂。说实话,她有点嫉妒尹嫣姌,心疼沈秘书。

    嫉妒她拥有学生时代的沈辰,比自己早认识他,还是初恋,。如果不是她自己作死,沈秘书会和她结婚,就不会去南昭,她也根本不会遇到他。

    秦甜道:“那她后来…”

    沈辰喝了口水,静了静神。现在提起尹嫣姌这个人,更多的像是脑海里的一个符号,具体形象已经模糊不清了。

    她和黄彦的这件事,除了确实带给他不光彩之外,他更多的感觉是庆幸。

    庆幸自己及时止损,没有陷的更深,毕竟当时带她回来是有结婚的意思的。

    所以对黄彦,他是真的没有想报复什么的,冷静下来,他甚至有点感激他。

    但是他不杀伯仁,伯仁因他而死。

    黄彦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们家的败落,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有人借着他与沈家的过节,为了自己的利益在里面推波助澜,以致现在的局面。

    至于尹嫣姌…

    沈辰道:“她回了学校,继续读研。”这是后来他同寝室的一个关系还不错的同学跟他说的。

    他与沈辰尹嫣姌一样,考了本校的研究生。电话里,他还隐晦提起,尹嫣姌露出的口风,他们分手,沈辰是过错方。

    当时他觉得自己从未有一刻真正看清过这个女人。她之前在他面前表露出来的一切都是伪装的,除了她的聪明。

    她在明知错事不可挽回之后,没有纠缠黄彦没有纠缠他,而是一个人回了学校,当事情没有发生过,继续念她的书。

    冷静,聪明,自持,有耐心,他曾经欣赏的优点,如今一一化为利刃,戳向他。

    秦甜沉默。虽然明知这样一个女人,远离才是上上策,但是见她这样伤害沈辰,还能继续过她的生活,她有点气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