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辰道:“这次去颖湳,快的话两三年,慢的话四五年。”

    秦甜吃饼的手顿住,道:“什么颖湳?”

    “你不是回家吗?”

    两人同时顿住。

    空气中仿佛有东西在消弥。

    沈辰看着她平静道:“是去颖湳。”

    “工作调动。”

    秦甜一口一口嚼着嘴里的饼。沈辰递过来一杯豆浆,她看了一眼,慢吞吞拿过来开始喝。

    沈辰道:“那个地方距离南昭有点远。”

    “调令下来的突然。”

    “我一直在考虑,想当面和你说。”

    “…”

    “是我不好。”

    秦甜喝完豆浆,感觉胃里也暖了,道:“怎么是颖湳?”语气还算正常。

    不怪她想岔了。

    她听到他要调走,第一反应就是调回帝都,压根没想到是别的地方。

    沈辰观摩她的脸色,道:“审查人员来南昭前,去了颖湳。”

    “那边有点问题,牵连很广,可能要严肃处理。”

    “现在从各地临时调人过去,重新组成班底,以免那边尾大不掉,旧火复燃。”

    秦甜一静。

    调令下来前一点风声都没有,包括颖湳的事情也被捂的严实,什么内情都没有透出来。这些,都是他打电话回帝都知道的。

    而他之所以出现在调令名单上,自然也离不开家里的手笔。

    秦甜明白了。同时也明白了自己这几天在沈辰眼里,估计确实有点无理取闹。

    谁让他不说呢。

    她略微矜傲的抬起头,嘴巴老老实实的承认错误,道:“我爸只说你要走,没说是颖湳。”

    误会解除了。

    沈辰懂她的意思,她以为自己突然回帝都了,又没和她说,所以她才生了大气。

    然实则,调令下来回帝都,还是去颖湳,在他眼里都一样,总归是要离开南昭的。

    他在南昭待了这些年,走肯定是要走的,只是没想到在之前的七年里,他们一直平平淡淡度过,现在他们刚开始,他却要走了。

    造化弄人,不外如是。

    秦甜走到他旁边欲坐下,沈辰接过她揽到怀里,嘴唇擦过她的额头,低音道:“那,现在是不生气了吗?”声音温柔。

    秦甜心里一动。

    沈辰见她没有反应,温热的唇亲吻了下她的额头,还有眼睛。

    他记得昨晚这双眼睛哭泣的样子,哭的他的心都疼了,眼泪却止都止不住。

    他的唇从眼睛移到了温润之地,辗转贴合,打开她的唇舌,占为已有。

    秦甜被亲的呼吸不稳。她不自禁把手放在沈辰的衣领上,成推拒姿势,头微微移开。

    “嗯?”

    他眼光发暗,仿似夏日里最强烈的雷暴雨前的宁静,后面蓄藏着无数电闪雷鸣。

    秦甜看了心里一紧,刚刚有什么话想说,现在全部抛之脑后,忘个干净。

    秦甜有些微瑟缩。

    他们不是第一次亲热,也不是第一次有身体上的接触,但是这么“坦诚”相见,是第一次。

    “怕了?”他道。

    秦甜不说话,侧脸抵着他的胸膛。

    沈辰的声音恢复了一点清明,道:“那…再等等?…”

    他今天原本就没想要她,是刚刚氛围太水到渠成,他才由着性子去了。

    现在她不愿意,止住也好。

    他怕委屈了她。

    他都放过她了,她自己送上了门。

    岂有不食之理。

    他气息逐渐不稳,她灵魂越飘越高…

    …

    到了某个临界值,他一倾如注,她的灵魂也彻底升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