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她在他怀里醒来,两人的身体紧紧贴合在一起。

    想到昨晚的一切,她盯着沈秘书的脸上挂起了甜蜜的笑容,然后…又逐渐消失…

    他们…要分开了啊…

    颖湳…

    …怎么办…

    *

    沈辰醒来的时候怀里无人,起身走出房门找了一圈,人也不在屋子里。

    就在他准备打电话的时候,门口传来解锁的声音,是秦甜。

    提起的心又放下。

    秦甜手里拎着很多吃的,见他突兀的站在过道,道:“你醒啦!”

    “我起来饿了,下去买了早饭。”

    “一起吃啊。”

    沈辰接过她手里的东西,放到桌上,道:“你先吃,我去洗漱。”

    两人安静的吃着早餐,秦甜道:“是今天走吗?”对他笑了一下。

    沈辰想了想,道:“过几天吧。”

    秦甜奇道:“昨天不是说今天?”

    沈辰默了下,道:“刚才接到电话,还有点事情要处理。”

    秦甜不疑有它,心里为多几天的停留开心了点。

    两人如胶似漆的待了几天,周四晚上,沈辰飞离南昭。

    秦甜恢复了从前的生活,回家吃吃饭,出门蹦蹦迪,有时候约了朋友出去逛街,有时候一个人窝在别墅几天不出门。

    她有点想沈秘书了…

    南昭的天阴了几天,今天终于转晴,她抱着电脑在沙发上跟沈秘书视频。

    沈辰在颖湳租了个房子,今天刚搬进来。秦甜要看看房子的样子,他拿着手机,摄像头对着外面给她看。

    近200平的房子,是个复式,装修风格不算多精致,但还算新颖干净。

    门口传来敲门声,沈辰也不知道是谁,手机垂落下来,去开门。

    秦甜看不见画面,听得到声音。

    是个女人。

    她自我介绍了下,代表同事来问新居搬迁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还带了盆绿植做礼物。

    沈辰说了谢谢,收下礼物,然后表示没什么需要帮忙的婉拒了她。

    可能是沈辰的反应太淡,又或者是单纯走个过场,女人很快离去。

    回到沙发上坐下,他放好手机,对面没有秦甜的身影。

    等了她一会,他去倒杯水喝,回来的时候她又出现了。

    “刚刚去干嘛了?”他喝口水道。

    秦甜眼睛转了下,道:“上厕所。”

    沈辰无意拆穿她,两人又聊了会挂了电话。

    颖湳的遗留问题很严重,临时组成的班底工作起来也需要默契,忙乱了一个多月,终于有了头绪,进入正轨。

    沈辰这次过来,是升职,处理好眼前棘手的局面,再在颖湳磨练几年,后面的路就更宽了。

    他闭上眼睛想着明天的工作,心里有了想法,打开电脑进入工作模式。

    颖湳是偏干少雨的地区,与南昭一南一北,相隔甚远,气候大不相同。

    秦甜深夜一落地,不巧碰上这里难得的雨天,哗啦啦漏勺似的下着,一出飞机就感觉到了透骨凉意。

    明明南昭都快入夏了,这里却还像冬天似的,秦甜裹紧身上单薄的外套。

    有意想给沈秘书一个惊喜,她鬼精灵似的说要寄东西给他,要了他的住址,定了机票便直奔这来。

    夜越来越深,雨也越下越大。

    机场离沈辰住的地方有点远,出租车司机一路上话痨似的问东问西。

    秦甜被这雨下的心烦,听着司机的声音更烦,但心里到底雀跃着即将见到沈秘书。司机说三句,她应一句,敷衍了事。

    到了地方后打伞下车,风大的能把她吹跑,衣服也被淋湿一片。

    想到自己要进去一幢幢找位置,还不知道要走多远才能找到。惊喜和生命较量之下,她苦哈哈的拿出手机给沈秘书打电话。

    凌晨三点,已经入睡的沈秘书从床上起来接人。

    她站在门卫保安亭躲雨,一辆黑色的车子开出来的时候她还没在意。

    车窗降下,露出沈秘书俊逸的侧脸。

    “秦甜。”他叫她,语气低沉。

    秦甜有点反应不过来,雨声嘈杂的让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愣了几秒才赶紧上车。

    她全身沾满水汽,头发也淋湿了几绺,结到一起。

    沈辰抿着唇,眉微微皱起,不发一言。

    秦甜擦拭着身上的水汽,转头想跟沈辰说话,见着他脸上的表情心骤然一冷,竟比身上的温度还要低上几分。

    进了屋门,沈辰道:“去洗澡,我给你拿毛巾。”语气极其平淡,说完转身进了房间。

    秦甜觉得今天这个惊喜糟糕透了。

    她低头看着自己淋湿狼狈的样子,心里暗骂自己出门不看天气。想到沈秘书刚才的反应,又忍不住委屈,自己特意过来,却是这样一个待遇。

    沈辰拿好了毛巾,直接放去卫生间,在里面待了一会,把所有制暖打开,又给她放好热水。

    秦甜还站在玄关过道处,沈辰弄好后倚着卫生间的门挑眉看她,道:“来泡澡。”

    “别感冒了。”语气带着熟睡后被吵醒的倦意,夹带着一点温柔和关心。

    秦甜有话要说,但是现在身上湿哒哒的十分不舒服,还泛着冷意。

    她有点沮丧的拿了沐浴用品,往卫生间走去,不客气的带上了门。

    在浴缸里好好泡了个澡,又用淋浴让热水兜头浇下,秦甜这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糟糕的情绪也缓解了很多。

    估摸着沈辰在外面应该睡了,她好心情的拿出一个面膜敷在脸上,走出浴室。

    之前视频的时候见过这个屋子的结构,楼下是客厅厨房,卫生间,楼上是沈辰睡觉的卧室。

    她慢悠悠的走进厨房给自己倒了杯水,看着楼上一点灯光都没有,考虑自己今晚睡哪。

    屋子里只有楼上一张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