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水,她轻手轻脚的踏上楼梯。

    沈辰睡在床的左侧,旁边空出了一大块位置。

    她嘴角弯了下,脱鞋上床,尽量避免发出声音。

    整个人刚躺下,沈辰转了过来,将她抱在怀里,头抵着她的颈部亲吻,用沙哑呢哝的声音道:“洗这么久?”

    秦甜全身本能僵直了一瞬,又慢慢放松,“嗯”了一声。

    沈辰的嘴唇在她的脖颈处游移,一只手顺势伸进了她的衣衫。

    一个月前的同床共枕瞬时涌入大脑,秦甜一边控制不住的情动,一边还惦记着他刚才冷淡的反应。

    可惜沈辰并不给她发作的机会。

    刚开了一点荤又分开了一个多月,现在佳人洗好了香喷喷的躺在身侧,坐怀不乱的是故事里的书生,不是他沈辰。

    (…)

    暴殄天物啊…

    暴殄天物…

    *

    第二天,秦甜睡醒的时候沈辰去上班了,她在屋子里转悠,随便吃了点东西,打开电视躺在沙发上看了起来。

    晚上沈辰下班,打电话问她要不要出来吃。

    她懒得动,让他先回来。

    六点不到,沈辰进了家门,见她只穿了一件白色大T,堪堪遮住腿根,站在楼上俯视他。

    嫣然一笑,颠倒众生。

    他眸光控制不住的一暗,道:“饿了没?我叫外卖。”

    秦甜从楼上下来,道:“叫好啦~等着吃吧。”

    沈辰见她一步一步踩着楼梯下来,还提到了吃字,他喉结动了动。

    是有点饿。

    秦甜扑到怀里,他抱了个满怀,道:“今天做什么了?”

    两人边抱边走到沙发上坐下,秦甜道:“睡睡觉,看看电视。”

    沈辰道:“午饭没吃吗?”

    她道:“吃了点零食,喝了杯奶茶。”

    沈辰的手摸过她平坦的小腹,道:“要好好吃饭。”

    秦甜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不理他,继续看电视。

    沈辰玩着她的衣摆,道:“昨天怎么突然跑来了?”

    他不提这茬她还忘了。

    秦甜坐起来生气道:“给你惊喜啊!”

    “谁知道一点不领情。”她白了他一眼,低声咕哝。

    昨晚他的脸比外面的空气还冷,她想起来了!

    沈辰道:“下次再过来,提前说一声。”

    “我去接你。”

    秦甜不高兴。

    沈辰道:“你有没有想过,昨天晚上,遇到意外情况怎么办?”略有点严肃的口吻。

    昨晚天气情况恶劣,她又是深夜航班。

    天灾,人祸…

    如果她碰上的是个有歹心的司机,他要对她做什么,或者直接带着她往别的地方开去,而非正确目的地,她怎么办?

    如果飞机、出租车,因为昨晚的天气出什么意外情况,怎么办?

    …

    秦甜懂他的意思,但她急着来见他,昨晚是她能选的最早的航班,天气恶劣也不是她想看到的。

    她顶着狂风暴雨,披星戴月的来了,竟然感动的只有她自己,而他一无所感吗?

    她道:“昨晚我又不知道颖湳是这个鬼天气!”走的时候南昭好好的啊,白日阳光高照,晚上月挂枝头。

    “而且白天的机票都被订光了,只有晚上这个还有票。”

    南昭到颖湳的机票不多,她不是急着来见他吗?!…

    沈辰拾起她的手指放在嘴边亲吻,道:“为什么这么突然过来?”白天的没有,那就等白天有的时候过来。

    秦甜生气的抽回她的手指,她认为这是一种惊喜,一种浪漫!

    可显然在沈辰眼里,她就是个傻子。

    她气的转过身子。

    从沈辰的角度看她,此刻她穿着一件白色的大T,包裹住自己的身体,侧脸还隐隐蕴藏着薄怒,腮帮微鼓,使得她那张美人脸格外富有生气。

    秦甜抱着腿等着沈秘书来哄她,耐心等了一会,身后却没有动静。

    她越想越气,转过身子正想发脾气,却见沈辰一双眼睛盛满了情意,含着几分笑意看着自己。

    她生气的表情凝结在脸上,肚子里的怒火也一瞬间烟消云散。

    两人对望了几秒,沈辰的目光从她的眼移到了她的唇上,坐着的身体也随之有了动作。

    预料到他即将要做什么,秦甜低下头猛地推开了他,道:“你要干什么?~”声音含羞带恼。

    沈辰后背摔在沙发靠背上,软绵绵的一点杀伤力都没有,一如她刚刚的反抗,毫无威慑可言。

    啪啪啪…

    敲门声响起,外卖到了。

    沈辰从沙发上起来,去门口开门。

    这是颖湳一家知名网红餐厅,秦甜点的都是评分高的她爱吃的菜。

    麻辣牛蛙。

    秘制红酒牛排。

    酸汤肥牛。

    芝士虾球。

    …

    沈辰将菜放在餐桌上一一打开,香味飘了出来。

    “看起来很不错。”他道。

    秦甜坐在沙发上不动,肚子不争气的饿了起来。

    东西是她精心挑选的,自然不错。

    沈辰看她一眼,道:“来吃。”

    “一会冷了。”

    秦甜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心里是生气的。她来看他!他摆了臭脸!话没说两句,先拉着她做羞羞的事!

    她心里憋着火,可沈辰的行为总让她的火在肚子里绕圈,发不出来。

    认识到这一点,她认命的先不跟自己肚子作对,走到餐桌边坐下。

    吃!

    她找的餐厅!她点的菜!她付的钱!

    她为什么不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