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上秦甜好奇秦父和沈辰讲了什么。

    沈辰道,慈父之心,尽为儿女计,除了让他行事谨慎,无论是对工作还是对感情,其它便是教他官场上的道理。

    秦甜将信将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昨天晚上秦父秦母找她私下谈话,表达的中心思想是不愿意她跟着沈辰来颖湳,但也知女儿大了拦不住,便叮嘱她遇事多和家里人商量,有事情随时回来。

    而沈辰那边,秦市长当然不只说了这些。

    飞机上,两人各有心思,一时无言。

    秦甜在颖湳安顿下来。

    她思索着自己可以做点啥,沈辰问她愿不愿意来政府做文职,她想了想摇摇头。

    不适合她。

    如此沈辰也不勉强,让她不用急着做决定,仍和之前南昭时一样即可。

    白日里沈辰去上班,晚上回来和她打闹厮混,好不快活。

    这里不比南昭,秦甜有朋友出门消遣,在这幢房子里闷了一个多星期,她待不住了。

    联系了手机通讯录里的一个人,对方接到她的电话很惊喜,道刚设计了一批新款,十分适合她。

    秦甜点点头。

    晚上沈辰回来,秦甜道明天去趟上海,买衣服,顺便玩几天。

    沈辰不置可否的应声。

    晚间上了床,不知怎地,秦甜觉得他今日格外凶猛,一直磨着她,也不怜香惜玉,捏着她的骨头往自己身体里撞,不可避免的弄出痕迹。

    自开荤以来,她因为缺乏经验,外加羞涩,从来都是他做什么,她便承受什么。而他一贯有分寸,大部分时候都是以她的感觉为主,先伺候的她舒服了,后面才紧着自己的感觉来。这个时候的秦甜一般早就餍足了,即便他粗暴些她也能承受。

    今晚实在觉得他有些过了,让她都不舒服了,也怕弄出痕迹明日不好见人,到了后面便有些推拒,让沈辰动作轻一点,央求他快一点。

    然而沈辰却不停,像没听到她的话般掰过她的手仍然做他的,一场情事,做到结束,秦甜心里生了几分闷气。

    云雨初歇,沈辰躺在她旁边,声线沙哑,问刚刚有没有弄疼她。

    秦甜假装睡着不说话。

    他的手指轻轻抚过她侧身的曲线,跳跃着在上面弹跳,眼里闪烁过瞬间的异样。

    同床共枕这么久,怎么会连她真睡还是假睡都分不出来。

    他揽过她,抱着入眠。

    第二日醒来,秦甜见身上果然不少痕迹,红蓝青紫的,一看便知道是怎么弄出来的。

    她愈发生气,收拾了东西也不打招呼便出了门。

    晚上沈辰回来见屋子空荡荡的,明明早就习惯一人独居的他脸色逐渐冷了下来。

    秦甜入住了上海的酒店,逛街喝茶spa泡吧,还约了几个在上海的朋友疯玩了几天,等身上的痕迹完全消了,才联系了来之前联系的人。

    袁一麓,是人名,也是一家小众设计师品牌。

    她大学的时候偶然逛到这家店,试着衣服正巧碰见出来找衣服的老板兼设计师,被他相中邀请做一下试衣模特。

    他道就穿着身上衣服拍摄几张照片,场地就在后头。她当时没什么事,也有点兴趣,便答应了。

    没想到作为原创作者设计师的眼光果然毒辣。

    成片出来,无论是气质还是脸蛋,都十分贴合他的设计理念,着装效果也远远超过了之前的品牌模特。

    袁一麓大喜,邀请她做他们品牌的模特,给出了不低的酬劳。

    秦甜抱着玩玩的心态应了,当天就进行了几组拍摄,满载而归。

    有次从学校回家的时候,她跟父母提起这件事,并给他们看了几张自己做模特的照片,没想到秦父秦母看了之后却并不怎么高兴。

    晚上秦母找她聊天,给她涨了一波零花钱,又另外给了一张卡,委婉的道让她不要再去拍摄了,缺钱的话跟家里要。这种事情不适合她们这样的家庭,家里也不需要她去赚这个钱。

    秦甜回学校思索了几天,去了趟上海,说明缘由,把这份工作辞了。

    模特没做成,衣服却是一直有买,因而和袁一麓的联系也没断过,还因为投契处成了朋友。

    在颖湳的这段时间,还有之前在南昭的时候她就认真梳理过,自己到底能做什么,想做什么。

    被她想起了这段旧事。

    她不知道同样的事情沈辰会怎么看,但她真的没什么想做的,除了这个——

    袁一麓的品牌模特。

    今天过来照旧买了几件衣服,她走进后面袁一麓的办公室。

    此刻他正在忙着裁衣,比对着设计图选材料,见她来了让她先坐,道自己马上就好。

    秦甜不急。

    沈秘书惹她生气了,她能在上海住上十天半个月,再看心情决定回不回去。

    袁一麓瞄了眼她拎进来的袋子里的衣服,道:“眼光不错,又挑走了我们家的走秀新款。”

    秦甜玩着手机,漫不经心道:“看见衣服了吗就知道是哪件?”

    袁一麓道:“我自己做的,哪怕一个边角,我都能认出来~”

    袁一麓只有上海一家店,大部分在售的衣服都是限量销售,价格不算昂贵,风格独特鲜明。

    小有名气,供不应求。

    他停下手里的工作,道:“这次想好了?”

    秦甜懂他的意思,别又像大学时一样,拍了几次就断了。

    她放下手机,道:“一会你先看看我还能不能做吧?”

    这是一件双方都需要考量的事。

    袁一麓继续手里的工作。

    没多久,他坐不住了,道:“走吧,去看看。”

    秦甜稍稍动了点妆发和妆容,再穿上刚买的走秀新款,往镜头下这么一站,整个人透出来的气质就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