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佛授予了衣服以灵魂,衣服也突显了她骨相灵透的一面。她与衣服互相辉映,成就彼此绝美瞬间。

    袁一麓越看眼睛越亮。

    大学时是青春灵透,现在带了点小女人的成熟风情。她仿佛和自己的设计理念同步成长了,每个年龄段都穿出了“袁一麓”最美的样子。

    妙哉。

    妙哉。

    秦甜拍完一组去试衣间换衣服,他巴巴的跟了上去。

    秦甜淡淡的道:“怎么样?”

    袁一麓道:“合同我去准备,你…签一下?”怕她反悔似的。

    秦甜闭着眼,由化妆师帮她改画眼影。

    她其实,还没有完全想好。

    家里本身是不同意的,沈辰那边虽不用太顾忌,但到底是男女朋友,不该声息都不透一声。

    她被改弯的眉秀气的蹙着。

    没人催促着她工作赚钱,但她想实现自己的一点点人生价值。

    譬如韩绍筠;

    譬如吕婧;

    都有一份自己的事业为之努力着,她虽然不一定能做的很好,但总比像一条咸鱼一样无事可做的好。

    袁一麓拿来合同,道:“你看看?”

    她睁开歉意的眼光,道:“我再想想…”

    …

    晚间她在浴室洗澡,没注意到外间的座机电话响了几声。

    她敷着面膜走出来,心不在焉的向飘窗走去,对着窗外的江景发呆…

    不一会,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她慢吞吞的走过去,显示沈辰来电,她看了一会,接通电话。

    谁也没说话。

    安静了几秒。

    沈辰道:“你在哪个房间?我上去找你。”

    语气还算平和。

    她这次带着点赌气成分来的上海,来了之后故意发朋友圈假装不经意带上这家酒店的logo。

    一半抱着故意表现她出来玩好吃好的样子,一半有让他寻着蛛丝马迹找来的意思。

    所以他现在出现在酒店楼下给她打电话她一点都不惊讶。

    内心小小挣扎了下,不想让他在酒店大厅太难堪,她报出房间号,等他上来。

    黑色西装外套松松的搭在沙发边上,沈辰随意的看了她一眼,目光里流动着不知是什么,松了松领带,道他去洗个澡。

    秦甜看着他走进去,内心感慨老男人就是老男人,气场不一样,整的这里跟他家似的。

    她对着他放在沙发上的衣服发呆,想着今天是周五,他应该是下了班就过来的。

    从颖湳到上海,几个小时还是要的。

    这个点到了这里,应该一点没耽搁就来了,

    也不知道晚饭吃了没有。

    风尘仆仆的,怪不得一进来就要去洗澡。

    她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刚刚洗完澡随便穿了件睡裙出来,头发也是湿的。

    这幅样子,不适合吵架,倒更适合…

    她心里盘算着要不要走。

    沈辰洗完澡出来看她对着窗外,慢慢靠近。

    秦甜看见窗户上一点点出现他的倒影,隔着玻璃和他对视。

    沈辰从后面抱住她,浅酌着亲吻她细白的嫩颈。

    秦甜内心抗拒,他们和好了吗他就亲她?

    她躲开他的怀抱。

    那天她没打招呼来了上海,沈辰联系了她几次她都没理,之后他再也没发过消息。

    按照她的理解,他们这是在冷战。

    怎么这会他过来什么话也没说,先亲她呢?

    这是馋她的身子吗?根本不在乎她心里想什么?

    色相大过一切?

    沈辰道:“还在生我的气?”眼神温柔。

    秦甜目光别开,不说话。

    他又低声哄道:“是我不对。”

    “出来玩了几天,心情好点了吗?”低头欲吻她的手指。

    秦甜不耐烦甩开了他。

    诚然她这几天表面上玩的开心,但内心无一刻不纠结着他两的事。

    怎么他就开始打了几个电话,后面再也没有联系她,现在突然跑过来道个歉就当这事过去了?

    她站起来,道:“你晚上住哪里?”下逐客令。

    沈辰凝望着她。

    小姑娘炸毛了啊。

    之前他和尹嫣姌在一起时,他几乎从未花过心思哄她,她也不需要。

    那个时候她扮演着高情商知性温婉的角色,从来都是大大方方站在他身旁,让他觉得体贴舒服,偶尔的小脾气也是一种情调,不会真的闹脾气。

    与秦甜截然相反。

    当时他觉得尹嫣姌可娶,堪为人生佳配,长相他也喜欢,可爱不爱的,却没有往心底深究过。

    现在和秦甜处了一段时日,感受到她个性鲜明的一面,她易怒易嗔,易喜易笑,活色生香,从不做作,让他觉得无比真实,眷恋喜欢。

    此时见她恼怒发作的样子,落在眼里全部化为喜欢。

    他一点没有脾气的道:“酒店没房间了,晚上我只能住这里了。”含沙射影透着可怜。

    秦甜又不傻,道:“你去别的酒店。”

    沈辰看着她,起了身子,向门口走去要离开的样子。

    秦甜的眉蹙了又松开,背对着他坐到了床上。

    门口传来声音,她侧耳听着。

    等了一会感觉声音不对,她疑惑的转头,微张的嘴唇被另一副唇舌堵住。

    她意会过来,恼羞成怒的捶打着他。

    沈辰道:“别气了好么?”

    “是我不对。”

    “开了几个小时的车来找你,你真的要我走么?”

    秦甜的手顿住,心神刹那松动,沈辰趁虚而入,咬上她的耳珠,研转厮磨。

    那是她的敏感点。

    她的手慢慢垂下,闭上眼睛。

    一夜纠缠,色授魂与。

    第二天,秦甜觉得硌的不舒服,离开他的怀抱,睡远一点。

    沈辰不自觉地贴了过来。

    秦甜又挪动了一下,整个人却被他捞了回去,面对面的抱在怀里。

    热气哄哄,她挣扎着要离开。

    这么一番动作,两人都醒了。

    沈辰松开她,看了眼时间,上午十点多,还早。

    秦甜睡不着了,起床梳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