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他们签了合同,还由他搭线带她去试镜,关于家庭背景,他还真的有了几分好奇,问清楚以免出什么不必要的纰漏。

    他还记得昨天电话里给小姑娘说这个消息时,她可十分淡定的样子,换别人,就是二三线的女明星,知道这个消息都得乐一乐。

    还有大学时候,小姑娘来他店里消费多少就不提了,他当时给的报酬不低了,小姑娘拒绝的时候都没带犹豫的。

    还有那几位数的合同赔偿金,小姑娘拿着手机直接问转到哪里。

    秦甜盯着他道:“普通家庭。”

    袁一麓被噎了一下。

    得,爱谁谁吧。

    临时找了个地方当试镜场地,为秦甜单设的,因此不要等也没有其他闲杂人等。

    她进去后对方给了一张纸,让表演出来上面的内容,给半个小时的准备时间。

    她看着纸上的内容,微微皱眉。她不知道柳沐阳知不知道,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放水。

    纸上让她表演的情景和她前几天拍摄的内容很像。

    她几乎不需要磨合可以直接上场。

    但是…

    半个小时后,试镜开始。

    她走到舞台中间简单自我介绍了下,听到指示开始表演。

    这是一段没有台词只有情感表述的场景。

    她站在一颗大树下,目送男主离去,表情由最初高高在上带着仙气的疏离,不解,嘲讽,逐渐松动,淡然,蕴化出几分爱意、留恋还有不舍。

    秦甜表演结束,观众席迟迟没有动静。

    …

    柳沐阳的掌声率先打破安静,其他人也跟着鼓掌,而秦甜站在台上,宠辱不惊。

    这场试镜的题目是女主作为仙主,站在峰顶目送男主下山。而前几天袁一麓的视频片段,也是她站在一棵树下,含泪目送爱人远去。

    由于剧情保密,她无法得知此次送别的背景以及女主的性格心境,按照常理,表演哭戏更能看出一个女演员的功力和魅力,但是她不想将前几天的表演一模一样的放到这里来呈现。

    结合女主是仙,男主是凡人的设定,她假想了这一段情境,于是有了台上这一段。

    反正…不一定能过,过了不一定能演,就当她给这次机缘一个机会,也给她自己一个机会吧。

    下了场,柳沐阳问她关于刚才的设定是怎么想的?

    她道临场发挥,灵机一动。

    柳沐阳眼里明显流露过满意,没多说什么带着团队走了。

    袁一麓刚刚也在观众席,他真的被秦甜惊艳到了。

    一开始他选定秦甜当他品牌的形象模特,从最初几天的拍摄现场来看,他心里也是有几分打鼓的。

    毕竟时间就是金钱,而秦甜能不能塑造好他也不确定。

    没想到给了她几天时间的缓冲期,她就像埋在沙子里的宝石一样,一点一点亮出了她的闪光点,现在还中奖似的遇到了柳沐阳。

    几分努力加上几分天赋,还有运气,换了别人光努力不一定能悟出角色效果,有天赋不一定有她这么好的运气,有运气不一定短时间内有这么好的试镜呈现,秦甜今日的际遇,三者缺一不可。

    还有柳沐阳,但凡是筹备初期,对于秦甜这样的他都不一定愿意浪费时间给她这个机会,但现在是来试镜的女演员他一个都不满意,而资方投了钱进来,迟迟不见动静,他已经拖无所拖了。

    这个时候让他看见秦甜,不亚于看见救命稻草。

    不然他要么在之前试镜的人里面找一个最贴合角色的,要么给个机会让秦甜试一试。

    幸好,秦甜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皆大欢喜。

    袁一麓看她的眼神宛如在看一颗即将冉冉上升的新星,然而秦甜却很平静。

    他也反应了过来,先带着她离开。

    车上他试探道:“你今天走吗?还是再留几天?”

    秦甜看着窗外,道:“先回酒店吧。”

    不知道柳沐阳那边的消息什么时候过来,还是先回颖湳再说。

    袁一麓不再多说什么。

    他左右不了这个女孩,能做的他都已经做了,其它便看天意吧。

    沈辰到家后看着家里一点灯火都没有,打开灯,看见客厅有秦甜回来的痕迹,心情瞬间由阴转晴。

    他轻手轻脚的上楼,打开房门,只见秦甜睡的正香。

    大半个月没见,昨天还说过几天回,今天却悄无声息的直接到家了。

    他看着她的睡颜,感觉自己的心都变得柔软起来。

    秦甜睡着睡着感觉有什么热气烘烘的东西往自己嘴里钻。她嫌烦的扭过脖子,用手扑扇的试图躲开。

    对方却不肯,轻笑的追着她的唇。

    秦甜恼了,终于有了清醒的意识,听到一个声音道:“别睡了,天都黑了。”

    “起来吃点东西。”

    是沈辰?

    她费力的抬起眼皮,一双好看的眼映入眼帘。

    她忽然抱紧了沈辰,把头埋了进去。

    沈辰道:“怎么了?睡懵了?”

    她不说话。

    两人就这么抱了一会,秦甜松开他道:“饿了。”

    沈辰拍拍她,道:“起来吃饭。”

    因为时间匆忙,又没有买菜,沈辰点的外卖。

    秦甜看着一桌子的好菜,现在也不必为了拍摄而减肥,恨不得扑上去敞开了吃。

    沈辰给她盛了一碗清汤,道:“刚睡醒,喝点东西。”

    秦甜听话的喝了,然后盯着肉吃,手都不够用似的。

    沈辰忍笑,给她剥虾除蟹,坐到她旁边喂她。

    饭后她餍足的躺在沙发上,等着沈辰切水果过来。

    她舒服的躺在他的腿上,接收爱的投喂。

    沈辰道:“不是说过几天回来吗?怎么又突然回来了。”

    提到这件事,秦甜眼神一暗,坐直了身子道:“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