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听完,杨静多看了她几眼收回目光,易蓝轻佻的眼神收敛了些,带着不知名的意味,重新审量着她。

    王以纶半开玩笑的道:“那你运气很好啊”,还问她要不要和他签一个公司。

    话题一下子被带偏,变得热闹诙谐起来。

    杨静转身离开去休息。

    易蓝嘴角勾起一抹笑,看向赵洛滨那边。

    秦甜和王以纶笑闹了几句,也认真去看赵洛滨表演。

    其它都是虚无的,只有学到了真本事,才能靠实力立足。

    赵洛滨这场戏临近尾声,秦甜注意到他有几个动作有失误,镜头前的表情也有几次明显没跟上,心想原来专业的也不是无可挑剔的啊。

    心态放平,她觉得自己又可以了。

    拍了半个多月的戏,其中还拍了几天的大夜戏,云城这边临近尾声,即将转去下一个拍摄地点。

    柳沐阳给他们放了一天假,休息整顿,定了后天的航班剧组离开。

    晚上演员们约着去吃烧烤,秦甜收拾打扮一番,乘车赴约。

    经过半个多月的相处,大家稍微熟悉了一些,又有着剧里角色的情谊,关系比一开始缓和深厚了许多。

    她到的时候赵洛滨又已经到了,戴着个鸭舌帽,帽檐压的低低的,让人看不清他的五官神情。

    秦甜现在知道提前到约定地点是他的社交礼仪,熟稔的叫了一声赵哥,找了对角的位置坐下。

    赵洛滨现在对她的态度好了许多,虽然还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但起码不像开始一样,嗯了一声就不理人了。

    他随意问道:“其他人呢?”

    秦甜道:“出来的时候没看见,应该快了吧。”

    两句话说完,两人各玩各手机,不再对话了。

    第三个到的是王以纶,还有另外一个配角汪泽。他们两差不多大,房间又靠在一起,很快就形影不离了。

    四个人互相打了招呼,王以纶挨着秦甜坐了,道要不先点菜吧,毕竟烤还要烤一会的,一会其他人来了要加菜的再加。

    赵洛滨点了头,菜单先递给他。

    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云城一个偏僻小镇,镇上的人知道有剧组在这里拍戏,有人会去凑凑热闹,但真正关心的人很少,更别提追星了。

    而且说实话,他们剧组,除了赵洛滨易蓝杨静名气大些,其他人要么纯新人,要么名不经传,因此秦甜他们在这里十分自由,根本没有明星包袱,也不用担心被认出来。

    坐着也是干等着,王以纶拉着秦甜汪泽聊天。

    不一会,杨静到了,其他人也三三两两的来了,最后到的是易蓝。

    她化着极其精致的全妆,看上去不像是来路边吃烧烤的,反而像是去走红毯,还是准备领奖的那种。

    她坐下的时候,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又很快移开。

    由于提前点了菜,人到齐了大家就正式开吃了。

    后面两三天没戏,一行人吃串基本分了三类,放纵些的比如秦甜,王以纶,得着肉串吃,像是饿了十几天刚放出来似的;自律些的比如易蓝,基本咬一两口蔬菜就停了,还都涮过了水,就着边边咬上一两口,吃完了安静的坐在一旁玩手机;正常些的比如赵洛滨杨静,吃几串肉的吃几串素的,既不可着吃,也没有苛求委屈自己的胃。

    烧烤偏辣,能喝酒的点了冰啤,不能喝酒的饮料冰水,没多久,酒精起了作用,氛围更加松快起来。

    秦甜本来喝的是饮料,喝着喝着,架不住劝酒人的功力,也开了啤酒与他们一起喝。

    一行人当中有一个戏份很少的女生,叫岳思洁,她平时说话声音很小,看上去也是害羞内向型的,端着一瓶啤酒来敬秦甜。

    秦甜被她这举动弄的有点懵,毕竟她虽然是女一,但除了戏份多,平时在剧组的存在感极低,还经常被导演叫停重拍。

    她不像赵洛滨易蓝他们,拍戏有房车助理一帮子人在旁边候着,等戏拍的时候可以在车上休息,有戏的时候在车里画好妆换好戏服下来,她是跟其它配角演员一起,共用组里的化妆师,也共用一个换衣空间。

    从这点上来看,她一点都不像个女一。

    小女孩也不太会说话的样子,脸红红的道:“敬一杯秦老师。”

    秦甜也喝了点啤的,被这女孩的反应弄的有点莫名其妙,她居然也被叫秦老师了?嗯?嗯嗯?

    女孩喝完了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秦甜一看大家也都看着她们呢,仰头将杯里的酒喝个干净。

    这架势一看就是能喝的。

    喝酒的开始起哄各种劝酒。

    余下没喝酒的则看着她们闹腾。

    秦甜常年在酒吧厮混,多喝点啤的其实也没大紧要,但是易蓝似笑非笑眼里有话的神情看着她不太舒服,没多久她就佯醉说自己不行,开始推脱。

    都是年轻人,只是打趣玩闹,也不是真要把谁往死里灌酒,见她不愿便去找别的热闹了。

    秦甜一旁瞧着,那个岳思洁就成了第二个被劝酒对象。

    易蓝最晚来,最早离去,秦甜吃了十成饱,酒也不喝了,见人已经走了几个,杨静也正要走,便去搭杨静的车。

    赵洛滨见她两离去,也跟着走了。

    剩下王以纶他们,还有一堆年轻男女,商量着一会去哪K歌。

    杨静的车上只有一个助理还有司机,她和秦甜并排坐着,一上车就靠着椅背假寐。

    车子开到一半,她突然开口道:“你没喝醉吧?”

    秦甜睁开眼睛看着她调笑的目光,随意的笑了笑。

    杨静又躺了回去,闭上眼道:“你这样是对的。”

    “做我们这行的,出门在外要保护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