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甜道:“经纪公司,静姐有推荐吗?”

    她目前没有签约的意思,但是杨静再三提起,她便顺口问一问,以备不时之需。

    杨静给她推荐了几个。

    秦甜敏锐的发现杨静自己的经纪公司不在里面,问其原因。

    她一脸自然的夹起一筷子菜放进嘴里,道:“我那个不太好,就不祸害你了。”

    秦甜不知她什么意思,顺着她的话问道:“既然不好,为什么不走?”

    娱乐圈解约,不续约的案例太多了。

    她道:“不太好,但是也不想折腾了。”

    “我没什么事业心,间接性的有戏拍,赚点钱可以了。”

    秦甜想到网上对她的评价,妥妥的童年古装女神,颜值和演技都不错,但接的戏大部分不怎么好,她本人似乎也比较懒散佛系,所以一直不温不火,没什么太高成就。

    如此结合着看下来,这段评价还真是蛮中肯的。

    她一点没有高颜值女星的傲气,十分随和,从她作息看来,本人也确实比较懒散…

    只是这样的人,怎么突然亲近了自己,提点自己那么多呢?

    秦甜想不通。

    两人吃完饭,收拾一下一起出发去机场,准备去下一个拍摄地点,东阳。

    几个主演和导演制片安排在头等舱,其他工作人员在后面的经济舱。

    秦甜注意到,易蓝没有上飞机。

    飞机落地的时候临近傍晚,她远远的看见沈辰,跟他招了招手,回头对大家道:“我朋友来接我,我先走,晚上再去酒店集合。”

    柳沐阳无所谓的摆摆手。

    秦甜又看向杨静,只见她脸上神情瞬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

    她来不及细想,跟她拜拜,这才提着行李向沈辰走去。

    沈辰接过她的行李箱,瞥了一眼后面众人,没有攀谈的意思,牵着秦甜走了。

    副导演道:“我们女一号的男朋友是明星吗?好像没见过啊…”

    没有人接他的话。

    秦甜上了车后很兴奋,她真的没想到沈秘书会来接她啊!

    他们都多久没见了。

    昨天她跟他说今天去东阳,飞机大概落地的时间,下飞机刚开机就见到沈秘书给她发的信息,说自己在出口等她。

    她问道:“你怎么会突然过来啊?”颖湳到东阳,也要几个小时的。

    沈辰转动方向盘,道:“特意飞过来看你。”

    “后天走。”

    秦甜后知后觉的看了眼日期,原来今天是周五。

    拍戏拍的都分不清周末工作日了。

    “那你今天是翘班了吗?”这个点在机场,从颖湳过来,肯定中午就上飞机了。

    沈辰“嗯”了一声,道:“这几天不忙。”

    秦甜心里喜滋滋的,道:“你定房间了吗?”

    “晚上住哪?”

    她晚上肯定回剧组报道的。

    沈辰道:“你没有独立的房间吗?”

    秦甜顿住,道:“有…”

    但是之前在云城,住宿条件不是很好,她的住宿规格也是一般标准,不知道东阳这里什么情况。

    沈辰看她一脸为难的样子,道:“我们先去吃饭,晚上送你过去看看情况。”

    也只能这样了。

    东阳是个县级市,有个影视基地建在这里,来拍戏的剧组多,所以这里的发展还不错。

    他们找了个餐厅吃饭,然后往剧组定的酒店开去。

    一路上沈辰感觉秦甜变了很多,不像之前无法无天,什么都漫不经心的样子,这样的转变,是因为真的喜欢拍戏吗?

    他不愿深想下去。

    天擦黑的时候他们到了汇合地点,门口停了一堆车,沈辰帮她拿着行李,到前台登记入住。

    房门一打开,普通的大床房,面积也不算大,装修么…陈旧简陋。他回头看了一眼秦甜,她居然已经准备放行李了。

    见他望过来,她道:“要不…你再去定一间?”

    一副乖乖巧巧惹人疼的样子。

    他坐在床边,道:“过来。”

    秦甜关上门,搂住他的脖子坐到他腿上,低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沈辰亲了亲她的额头,道:“你们剧组,都住这里吗?

    “之前在云城,也是这样的?”他看了看房间。

    云城的,比这个还要差…

    她没敢吱声,晃着他的脖子撒娇道:“应该都住这里吧。”

    “但是咖位大的肯定好一点,或者人家自己有安排。”

    沈辰的唇不老实起来,在她面部蜻蜓点水,道:“那你呢?”

    “是什么咖位?”

    “我们秦大小姐不是女主角吗?”

    秦甜一半是被撩拨,一半觉得沈辰在取笑她,微红着脸推开他道:“别闹了。”

    她一个初出茅庐连经纪公司都没有的新人,哪来的咖位。

    沈辰明显是在逗她,拍拍她让她起来道:“我订好房了,这两天跟我去住吧。”

    秦甜眨眨眼,道:“不行,我要在这里住。”

    沈辰撇了一眼房间设施,道:“这里都是你剧组的人,人多眼杂。”

    “你确定要在这里?”一副他无所谓的样子。

    秦甜想了想杨静给她看的昨晚的事情。她和沈辰一起住,知道的说他们是男女朋友,不知道的说不定背后传出什么瞎话,这样就不好了。

    而且沈辰还是公务人员,万一有个什么事情,对他影响不好…

    她道:“你定哪儿的房间啊?”

    沈辰指了指窗外,道:“就在对面。”

    这么近,那…应该没什么事。

    秦甜点了头,沈辰拎起还没收拾的行李箱,打开了门。

    剧组通知明天下午开始拍摄,而下午的场次没有秦甜的戏,所以明天约等于放假一天,全部陪沈秘书,开心心。

    晚上沈辰和秦甜小别胜新婚,不只是心里,身体也思念极了对方。

    折腾到半夜,她依偎在他怀里,感觉自己骨头都懒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