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承唐启明起点 > 第二十二章 白王
    “他看上去没什么大问题。”

    “?”

    “身体没有龙化迹象,只是血统的纯度又提升了,该死,纯血种见到这家伙都得怀疑自己的种族了。”

    “校董会有个尼伯龙根计划你知道吗?”

    “这小子是你的私生子吗?”

    “......”

    徐玉在混沌的世界中徘徊,记忆的画面断断续续,仿佛被无上的剑刃斩碎了一般。

    终于,他撕开了黑暗,光明出现在他的世界之中。

    徐玉努力睁开了双眼,竭尽全力也只是睁开了一个小小的缝隙。

    他见到的第一个人是......一个风骚的老男人,昂热。

    “不错,我们预测的是你会沉睡七天,而你三天就醒了。”昂热说。

    “已经过去三天了吗?”徐玉声带嘶哑的说:“这里......是哪里?”

    “弗拉梅尔的研究室,除了秘党的那位元老‘心外科之父’的救护室,这里是整个卡塞尔学院医疗机构最完善的地方。”

    昂热介绍道:“那位世界上最好的医生用世界上最先进的医疗设备给病人续命,而弗拉梅尔研究室则用最古老的炼金术起死回生。”

    “弗拉梅尔......副校长?”徐玉诧异的说:“他还会治病?”

    “弗拉梅尔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炼金术师,他精通炼金阵法,炼金武器铸造,炼金医疗术......所有的炼金术他都登峰造极。”昂热说。

    徐玉努力的抬起了头,查看了一下周围。

    古老的六芒星复古铜色穹顶,用几个世纪之前的古铜油灯照亮,墙壁上刻着神秘复杂的炼金阵法,室内没有多余的装饰,摆满了炼金仪器,神秘而又玄奥。

    昂热从徐玉的床头拉过来医用小推车,在小推车的木架上摆放着五支试管。

    试管内是颜色深浅不同的鲜红血液。

    “菜昂纳多提取了你的部分血液,而这里还有其他四支隶属于四大君王的三代种龙血。”昂热给徐玉介绍道:“龙类分为两大类,黑王系和白王系,而学院里大部分的混血种体内都流淌着黑王的血统,只有极少数是白王血脉。

    而黑王系则分为四小类,分别隶属于龙类的四大君王。

    四大君王之间的血脉在交融时,会发生奇妙的化学效应,相互排斥。”

    “所以?”徐玉挑眉问。

    昂热拿起了两根试管,颜色相差不大,都是鲜红中透着黑色。

    剩下的三支颜色里两支都是红中透黑,不难猜到这四支便是三代种的龙血,而另一支偏粉红色的则是徐玉的血液。

    昂热将一支试管中的龙血的一部分倒入另一支当中,宛如在油锅中倒入了冷水一般沸腾了起来。

    “这就是我刚才说的血统排斥。”昂热将沸腾的试管放回了木架,取出了装着徐玉血液的试管。

    昂热将龙血倒入了粉红色的试管当中,神奇的是这一次并没有沸腾,反而格外的安静。

    龙血在徐玉的血中逐渐溶解,直至彻底合二为一。

    徐玉沉默了。

    “出现这种情况,我和弗拉梅尔得到的结论是你是白王血脉。

    白王又称白色皇帝,黑王尼德霍格制造出的仅次于自己的强大龙类,她被描述为黑王最伟大的创造,唯一能挑战黑王的存在,地位高于四大君王,是龙族大祭司,是“精神元素“的掌握者。

    精神元素是人性压制龙血最重要的方式,所以你的血可以压制住其他纯血种的血,最重要的是,你的血统纯度相当的高,比三代种还要高。”昂热起身悠悠的说道:“我反复观看了你在科苏梅尔岛的表现,根据我的猜测,你应该觉醒了另一个言灵,对吗?”

    徐玉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言灵·风铃。”

    昂热沉默了一下,感叹道:“出乎我的意料。”

    言灵·风铃,序列号107,隶属于天空与风之王的言灵,在天空与风之王的言灵之中,仅次于那个灭世级的言灵,风铃没有上限,由血统纯度和释放者的力量来决定风铃的威力。

    在风铃响起的时候,死亡的钟声也将响起。

    “你知道白王的故事吗?”昂热说。

    “以贱民之血染红白银的王座。”徐玉说。

    “白王预言书中描述了她君临整个世界的“战胜之日“,那一天将会是白王血裔统治世界之日,白色的皇帝端坐在几百人扛起的大撵上,她的足迹越过海洋和欧洲,去往大地尽头红色的高原,披挂着铜和金的侍从们为她扬起遮蔽了天空的长幡,敌人的鲜血溅落到那些高耸入云的长幡上,要经过足足三日才流淌到土地里,她所到之处以敌人的枯骨为地基立起城池,所有的城连成坚不可摧的巨墙,从此巨墙以南都是她的皇都,被征服的一切族类都被流放到巨墙的的北方,唯有在冰天雪地中哀号,祈求着太阳早一点升起赐予他们一点点温暖。”

    昂热不紧不慢的说道:“《圣经·启示录》中说,堕天使‘路西法’在叛变之前,曾经是天国所有天使中最美丽、最有权柄的一位,其光辉和勇气,没有任何一位天使能与之相较,但太骄傲,拒绝向圣子基督臣服,对这个世界太愤怒,所以变成了复仇的魔鬼叛离了天国,化为赤龙带着三分之一的星辰从天而降,那三分之一的星辰就是天使军团的三分之一,他们花费了七天七夜才穿越天地界限和地面相撞,自此罪、病、死终于遍布地面。”

    “听起来像那位黑色的皇帝。”

    “《冰海残卷》中记载,黑王以无上伟力摧毁了白王,把她钉死在擎天铜柱上投入咆哮的冰海深处,位置据推测在如今的冰岛以北;黑皇帝在冰封的海面上划下了长达一百公里的两道裂痕,裂痕纵横交错,形成巨大的十字,命令来自两极的洋流改变方向汇聚到那片冰海,把那片海变成世界上最寒冷的海,那是为白皇帝设置的“处刑之地“,一切生物被禁止进入,连鱼群的洄游都要改道;那片海被封冻了六个纪元,永远不见天日,在那六个纪元里,欧洲大陆上的皇族向北方眺望,都会看见通天的铜柱从冰海中升起,处刑之地的上方永远弥漫着黑云,咆哮的暴风雪不断地加固着那个冰囚笼。

    经过六个纪元的冰封,白皇帝的力量终于衰竭,于是黑皇帝将白皇帝和铜柱一起沉入海底的火山之中,把她化为灰烬,又吞噬了那些灰烬,取回了之前他赐予白皇帝的力量,认为自己已经彻底抹掉了白皇帝和她的血脉;黑王吞噬白王之后,痛苦地吼叫着飞到天顶最高处,又直坠入海底最深处,撞破严冬的坚冰,来回往复七次;黑王镇压了这次叛乱之后以冰海铜柱表记录了漫长的战史和叛军的下场。”昂热说。

    “所以我体内流淌着白王的血脉,为什么还会觉醒黑王后裔的言灵。”徐玉问。

    昂热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白王和她的后裔,拥有能‘拷贝’其他君主言灵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