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承唐启明起点 > 第五十一章 容器(求收藏)
    “猛鬼众的首领并不是徐君,而是王将。”风间琉璃说:“他牢牢的把控了猛鬼众,试图复活神。”

    “该死的家伙。”昂热骂道:“简直比弗罗斯特·加图索还要混蛋!”

    “是吧,我也觉得他是个混蛋,可是他死在里徐君的手上。”风间琉璃看向徐玉:“你总能做到不可思议的事情。”

    “不,他并没有死。”徐玉淡淡的说:“你为什么会觉得他死了呢?”

    “他不可能还活着,他被你碾压成了血雾,就算是水熊虫这样顽强的生物也不可能在那种条件下存活。”昂热说。

    “那个人,一定是王将吗?”徐玉说:“白色的面具可以遮挡住他的面容,所有的罪恶都在面具上,而并非他本人,没有人知道他长什么模样。所以说,王将可以是任何人,包括橘政宗。”

    “如果他是橘政宗的话,那乐子可就大了。”昂热说。

    “很遗憾,他就是橘政宗。”徐玉说:“一切罪恶,都源于他——赫尔佐格。”

    “那可真是太妙了。”昂热虽然不知道赫尔佐格是谁,但这丝毫不影响他震惊于王将和橘政宗是同一个人。

    那么这么多年来蛇岐八家和猛鬼众的厮杀成了什么,我打我自己?

    “橘政宗的真名应该叫邦达列夫,他在黑天鹅港中欺诈了赫尔佐格并且杀死了他,最终利用维尔霍扬斯克来的苏-27战斗机中队引爆了黑天鹅港的48枚真空炸弹,摧毁了所有的痕迹。”风间琉璃皱眉说:“邦达列夫窃取了赫尔佐格的所有研究成果,成为了和黑天鹅港中唯一的幸存者,而赫尔佐格早已经被一枚钢芯子弹穿透了心脏,尸体被真空炸弹粉身碎骨。”

    “这是谁告诉你的?”徐玉淡淡的说。

    “王...将。”风间琉璃很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见鬼,王将编的故事他居然信了!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昂热问。

    “这你们就不用管了,你们只需要知道这是真相就可以了。”徐玉总不能告诉昂热这是一头龙王告诉他的,而自己也是一头龙王转世。

    “他的目的是什么?”风间琉璃有些疑惑。

    难不成赫尔佐格是个精神病,喜欢自己打自己?

    “如你之前所言,复活白王。只是不太完整,他的真正目的是...”徐玉说:“取代白王!”

    “这怎么可能?”风间琉璃震惊了:“人类怎么可能取代王!”

    “说实话,我也觉得挺离谱的。”昂热皱着眉头说道:“龙怎么可能吧自己的力量交给人类,就算他移植了人类的身体,也只会吞噬人类的意识,彻成为没有情绪与感情的龙类!”

    “可是人类总能找到一些奇奇怪怪的方法,来做到世间最肮脏的事情。”徐玉说:“圣骸是世界上最危险的东西,他可以将人类转化为白色的皇帝,但人类明知道圣骸的危险,却又觊觎白王的力量,他们用几千年的时间都没想出来怎么吞噬白王,可却被一个外人想到了办法。”

    昂热和风间琉璃屏住了呼吸,看向徐玉。

    “如果能做到在一个完美的容器身上留下可以操纵他的后手,再将其和圣骸融合,刚刚复苏的白王实力虚弱,就成了可以被操纵的神明。”徐玉缓缓说道。

    风间琉璃声音颤抖地说:“如果这时候和容器换血,就等于没有反噬的和白王融合,成功窃取了白王的血统?”

    “没错,听起来如何,是不是很下贱,很肮脏。”徐玉说:“可他确实是一条成神之路,让人类升华成神明的通道。”

    “那可真是盖了帽了我的老baby。”昂热口中喃喃。

    副校长是个喜欢喝二锅头的北京通,他传授了昂热一系列地道的方言,而此时此刻昂热脑中只剩下了这么一句话可以形容他的心情。

    “你想怎么做?”风间琉璃问徐玉,他已经彻底丧失了思考能力,只能询问眼前这个无所不知而又强大的少年。

    “这还用想吗,当然是杀了他!”徐玉撇了撇嘴:“圣骸如今还在高天原打盹,直接宰掉赫尔佐格,然后我们再把圣骸彻底从世界上消灭,一切都将被平定了。”

    “你知道赫尔佐格在哪里吗?”昂热问。

    现在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杀掉那个崽种,来平息他的怒火。

    “蛇岐八家的神社。”徐玉说。

    苏醒之前,他在无尽黑暗之云端上透过镜面看到了赫尔佐格的踪迹,隐藏在本家的神社,似乎在等待什么。

    等待死亡吗?

    “你说的完美容器是什么?”风间琉璃问。

    “这个完美的容器是赫尔佐格计划中必不可少的一环,所以她必然在赫尔佐格的掌控之中,而且这个容器的智慧不能太高,不然如果溜了那赫尔佐格就傻眼了。”徐玉说:“最重要的是,容器能够完美的接纳龙血。”

    “上杉家主。”风间琉璃顿时明白了:“那位上杉家主就像一个小孩子一般天真,被赫尔佐格一直死死的抓在手上。难怪你在劫走上杉家主之后王将像疯了一样要我杀了你从你手上夺走上杉家主。

    他在看到我不愿意和你为敌之后,宁愿亲自下场也要杀了你。”

    “原来如此。”昂热有些无语:“所以说在看到我来东京后他们跟狗一样的围剿我们,是害怕我和徐玉联手啊。”

    “等等,上杉家主呢?”风间琉璃突然想了起来。

    “东京萨德罗斯酒店...”昂热想了想:“他连圣骸都没有,那位上杉家主就没有任何用处了,而且他应该把人手都集结在了他的所在地准备和我们殊死一搏,哪来的人手去找那位上杉家主。”

    “不对,我感觉有些不安。”徐玉感受到内心的一阵心悸:“哪里不太对劲!”

    “你应该是想多了...”风间琉璃安慰着徐玉。

    “不可能,我的感觉不会出错。”徐玉肯定的说。

    生物能够通过察觉环境中发生的微妙变化,来感知迫在眉睫的危险。

    生理学上将人类的感官分成5种:视觉、听觉、嗅觉、味觉和触觉,而在五感之外,则还有一种偏于神学的“第六感”。

    科学家曾根据这个感觉的特征一一直接影响人们感情、情绪,提议将其命名为“类嗅觉”或者“情觉”,而国外目前通常的称法为“费洛蒙感觉”。

    第六感研究领域最主要的讯息来源是动物界。动物心理学家丹尼斯?巴登在《动物心理学》一书中,用很大的篇幅描绘了动物的“第六感”。书中提到,1940年希特勒对伦敦进行大规模轰炸,在德国飞机袭击前数小时,有一些猫就在家中来回走动,频频发出尖叫声,有些咬着主人的衣裙拼命往外拉,催促他们迅速逃离。动物发出的种种奇特信号,使得科学家开始破译动物神秘的第六感。

    体内高纯度的龙王之血在给徐玉预警!

    这是来自龙王的天然能力,不可能会出错。

    “你们开着车往哪里赶,我自己先去。”徐玉推开了车门,一跃而下。

    “他神经病吧!”风间琉璃说。

    “我也这么觉得,他是认为自己能跑过这辆奔驰S600L吗,这特么可是V12发动机!”昂热摇了摇头,将油门踩满,全速前进:“等一会他追不上了我在停下了等等他吧。”

    “或许不用等他了。”风间琉璃平静的说,眼神放在了窗外。

    “你什么意......思?”昂热看着防风玻璃前一闪而过的人影,揉了揉眼睛,又看了一眼自己的车速表:“见鬼,230迈的时速!”

    甩开了奔驰的徐玉双眼中黄金瞳点燃,在厚重的夜色中点亮了一丝光芒。

    言灵·风王之瞳

    御风而行,泠然善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