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承唐启明起点 > 第六十四章 炼金术(求月票,求推荐)
    “炼金术,是中世纪的一种化学哲学的思想和始祖,是当代化学的雏形。”奥斯顿穿着破旧的衬衫,留着一圈络腮胡,为新生们演讲炼金术。

    “炼金术在一个复杂网络之下跨越至少2500年,曾存在于美索不达米亚、古埃及、波斯、印度、中国、日本、朝鲜、古希腊和罗马,然后在欧洲存在直至19世纪。”

    徐玉坐在堂下,有些犯困。

    “炼金术是使人类成为与神明同等存在的神圣技术,早在龙类文明时期,炼金术便被推演到了极致。”奥斯顿说:“而四大君主中的青铜与火之王诺顿,便是最伟大的炼金术师!从他出现开始,往前五千年,往后五千年,从未有谁能超越他。”

    “说的一些屁话,没什么有用的。”徐玉在心中吐槽。

    随之,他瞥向了身侧的那位同一所高中出来的学长——楚子航。

    不过他现在应该叫徐玉师兄,因为徐玉比他早入学几个月。

    楚子航与摸鱼的他完全不同,绷直腰板目不转睛的听讲。

    教室的门被推开,奥斯顿撇过头去:“迟到的自觉......弗拉梅尔导师?!”

    所有人的视线都放到了开门的人身上,那是一头乱毛的油腻大叔,简直和芬格尔如出一辙。

    “弗拉梅尔导师,能再见到您真是我的荣幸。”奥斯顿卑微的弯着腰,一脸献媚的上前来给搀扶副校长:“我记得您已经在教堂的阁楼上十几年未曾出面了,没想到贵为副校长的您居然还亲自来视察我的课堂,真不愧是炼金术界的‘守夜人’,没想到您还是一位伟大的教育家,我对你的敬仰...”

    “滚一边去。”副校长随手推开了奥斯顿,挺着啤酒肚站到了讲台上:“现在由我接手这堂课的演讲,我是炼金系的主人,也是你们的副校长。”

    “听见没,这可是弗拉梅尔导师,多少炼金术师每天做梦都在幻想能听到弗拉梅尔导师指导,珍惜这一堂课吧,你们下辈子都要庆幸能听到来自弗拉梅尔导师的讲课。”奥斯顿一改颓废的气质,义正言辞的说道。

    “你在那边bb啥呢,赶紧滚出去,现在是我讲课,你这个月的薪水不想要了吗?”副校长不耐烦的大吼。

    “好的好的。”奥斯顿屁话不敢说,一脚踹开了第一排的一个学生,像幼儿园的小孩一般坐的板正,认真听老师讲课。

    “你干特么什么呢,我不是让你滚出去吗?”副校长一个粉笔头丢到了奥斯顿额头上。

    “您误会了,现在我是卡塞尔学院一年级学生奥斯顿。”奥斯顿躲都不敢躲,硬挨了一枚粉笔头。

    “你特么......算。”副校长摇了摇头:“你三个月的薪水没了。”

    “要不您扣我一年的薪水吧,不然这堂课我上的不踏实。”奥斯顿说。

    “闭嘴。”

    “好的。”

    副校长咳嗽了两声,严肃的说:“我不跟你们扯那么多虚的,就讲讲实在的。”

    “看看,这才是真正的炼金术导师!”奥斯顿一巴掌抽醒了身侧犯困的学生:“你居然在弗拉梅尔导师的课上睡觉?”

    被抽醒的学生一脸茫然,卧槽,刚才是不是有人抽我了?

    “我特么弄死你!”副校长的黑板擦丢了出去:“你让不让老子讲课了?”

    后面的徐玉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

    “好了,现在正式开始讲课。”副校长说:“炼金术的精髓在于什么,你们知道吗?”

    知道的话还需要你来讲课吗?

    “既然没人知道,那就由我来说吧。”副校长说:“炼金术的精髓就在于——杀死物质。”

    “我说这个你们可能不太明白,这么和你们说吧,就是提纯物质,用最高温的火焰撇除物质中的杂质,让物质纯净到成为新的物质,懂了吗?

    中世纪的炼金术师‘点石成金’也是同样的道理,用极致的高温杀死普通的石头,让石头变成黄金。至于为什么是黄金,因为他们认为黄金是珍贵的东西,所有的矿石的终极就是黄金。”

    副校长继续说:“虽然‘点石成金’注定是失败的道路,可他们的大致方向是对的,杀死物质,得到新的物质。我们可以尝试杀死龙血,得到纯粹的龙血,这样一来,人人都可以是S级...”

    演讲着这些大逆不道的话题,副校长的唾沫星子喷满了身前奥斯顿的脸,但奥斯顿的眼中不仅没有恼怒,反而是无尽的推崇和狂热。

    ...

    副校长喝了一口水,挂着一丝轻松:“下课。”

    “弗拉梅尔导师,要不再拖会堂?”奥斯顿大惊,他以为才过了一分钟不到。

    所有人的视线都放到了奥斯顿身上,恨不得弄死这个崽种。

    “滚。”副校长毫不客气的骂了一句。

    “弗拉梅尔导师...”

    “滚你大爷的!”

    副校长终于忍不住了,一脚踹在了奥斯顿的身上。

    “......”

    在奥斯顿恋恋不舍的眼神中,只能随着人群离开教室。

    “徐玉,你留下。”副校长突然说。

    “啊?”徐玉明显有些懵圈。

    凭特么什么单独给我留堂啊,奥斯顿那怨妇的眼神你没看到吗??

    楚子航深深地看了徐玉一眼,随着人群走出了教室。

    终于,教室里安静了下来。

    “你知道为什么奥斯顿那么崇拜我吗?”副校长开口说。

    “因为他喜欢你这样油腻的大叔,想做你的基哥...”

    “??”副校长差点一口老血喷到了徐玉的脸上。

    “是因为我是弗拉梅尔!这个姓氏在人类历史上,永远是最伟大的名字!”副校长没好气的说:“也好,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炼金术师吧。”

    副校长抬起手来,以他为中心,在一瞬间展开了无形的结界,覆盖了整间教室!

    “寂静阵法,能隔绝结界内外一切的传导声音,如果由普通的炼金术师来施展,最起码也要六个小时才能完成。”副校长淡淡的说:“以我为阵,逆乱阴阳!”

    抬手之间,阵起!

    副校长实力从不依靠他的言灵“戒律”,而是能混乱世界法则的炼金术。

    虽然徐玉不知道为什么副校长一个法国人会讲出中国的文言文来,不过听起来真的比博燃啊。

    等等,我为什么会想到这个,比博燃又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