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承唐启明起点 > 第六十七章 贤者之石
    清晨的阳光铺满了卡塞尔,温柔清新的微风拂过草地。

    徐玉坐在草坪上,指尖是一粒晶莹剔透的晨露。

    “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

    徐玉似乎找到了自己心中一直追求的道路。

    他渴望变得更强,是想看的更远。

    如今的他,世间再难寻敌手,却依旧难以看破真相。

    蛇岐八家神社里,那个神秘的少年给了赫尔佐格圣骸,而徐玉拜托日本分部查到现在都没有一丝踪迹。

    “徐玉先生在想什么?”

    徐玉的身后,一个金发的少年坐在了草地上。

    “我在想,无欲无求的人,是什么样子的。”徐玉看向了远方的天空,太阳慢吞吞的趴在云彩上犯困。

    “世界上没有无欲无求的人,人类是贪婪的生物,永远不会知足。”少年的金色的发丝遮住了眸子,看不清他在想什么:“利益驱动胜过道德约束,如果一个人还有底线,那就只能说明他得到的利益还不够多。”

    “动物保护者麻醉犀牛,然后在犀牛角上注入一些红色液体,使得犀牛角失去药用价值,偷猎分子就不会去射杀犀牛了。”徐玉说:“霍尔巴赫有一句名言,利益是人类行动的一切动力。”

    “自我介绍一下,帕西·加图索。”

    徐玉看向了少年,冰蓝色的瞳孔温柔而平静,就仿佛只是一只温顺的猫一样。

    “你就是加图索家派来的的调查我的吗?”徐玉问。

    “准确的说是,校董会在卡塞尔学院的调查团负责人。”帕西说:“虽然调查团只有我一个人。”

    “看起来你的状态并不怎么样,不过我有些好奇...”徐玉和帕西对视:“为什么你体内的龙血纯度要比你家那位大少爷还要高?”

    以他的感知力,能轻易的察觉出十米内混血种的龙血活跃程度。

    有趣的是,眼前这位加图索家的高级秘书体内龙血比例远胜于那位恺撒·加图索,甚至很接近昂热。

    “真是可怕呀,仅仅看了一眼就能感知出来吗,你真是个怪物啊。”帕西拢了拢头发,冰蓝的双瞳一枚已经变成了诡异的金色。

    血统过高带着来的紊乱,他无法控制住体内高纯度的龙血,生命朝不保夕。

    “如果没有外力原因,他不可能活到现在。”徐玉说:“依靠的什么,药物吗?”

    帕西微笑着,手伸到了袖子中:“看来阁下对我们的招揽并不感兴趣。”

    “准去的说是,我对加图索家不感兴趣。”徐玉说。

    “有什么区别吗。”帕西问。

    “我对校董会没什么恶意,但是加图索家,吃相太难看了吧。”徐玉说。

    “砰!”

    一声枪响中,帕西手中握着象牙手枪,眼神冷漠。

    随着玻璃的碎裂声,帕西瞳孔微缩,有些难以置信。

    “贤者之石,这东西居然还存在于世界上?”徐玉手中攥着破碎的水晶,以及一丝鲜红色的细线:“你们从哪里搞到的这东西?”

    帕西没有回过神来,他还楞在徐玉攥爆贤者之石的愣神中。

    贤者之石以龙王之血打造,对于普通人来说只是一枚普通的子弹,被命中后说不定还有生还的机会。

    可对于带有龙血的生物来说,贤者之石是致命的毒药。

    它能破开言灵和龙化的防御,对目标的精神造成致命的伤害。更何况,这枚贤者之石还是用最擅长掌控精神的那位的龙血制造。

    但是却对徐玉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害。

    “我其实不太明白,为什么你要杀我。”徐玉随手丢掉了手中破碎的贤者之石,一把掐住了帕西的脖子:“混血种就是这样对待屠龙的功臣?”

    说实话,现在徐玉已经不是愤怒了,他心中已经起了杀意。

    杀人者,人恒杀之。

    他以为帕西会威胁他,利诱他,或者是其他手段。

    帕西用贤者之石偷袭他,很明显就是想要他的命。

    如果不是徐玉吞噬了白王,说不定真的会死在那枚贤者之石上。

    “徐玉,留他一条命吧。”慵懒的声音在徐玉身后响起,副校长不知何时到来。

    “他是想要我的命。”徐玉眼神冷漠,盯着喘不上气来的帕西。

    “看在我的面子上吧。”副校长拍了拍徐玉的肩膀。

    徐玉攥紧了手指,在帕西的脖颈上抓出了血迹。

    帕西被狠狠的摔在了地上,仿佛重获新生一般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副校长帮你捡回来一条命。”徐玉看了一眼副校长,转身离开。

    徐玉走后,副校长扶起了帕西:“没什么事儿吧。”

    帕西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苦笑着说:“还好,没死。”

    副校长一拳把帕西打在了地上:“我特么都想弄死你。”

    帕西被一拳打的头破血流,有些懵圈。

    “弗罗斯特这个混蛋,做事不带脑子的吗?”副校长一口痰吐到了地上,愤愤地说:“炼金之王你知道吗?”

    “他是炼金之王?”帕西比徐玉捏碎了贤者之石还要震惊:“你居然把那东西给他了?”

    “那可不是我给他的,是他自己创造的。”副校长立马和自己撇清了关系:“他自己天才,关我弗拉梅尔什么事?”

    鬼扯,在混血种界谁不知道那是独属于弗拉梅尔的技术。

    如果徐玉得到那项技术,麻烦可就大了。

    副校长并没有把弗拉梅尔立足于炼金术顶端的技术传给自己的子嗣,而是传给了徐玉。

    秘党可以失去一位超级混血种,但不能失去弗拉梅尔。

    如果没有弗拉梅尔的“炼金之王”,在副校长死后将再也没有能为秘党创造源源不断炼金武器的顶级炼金术师。

    那么这次调查团的审判,也注定会无功而返。

    “其实我们还有的谈。”帕西正想挽救一下局面,突然来了电话。

    帕西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电话。

    “帕西,是我,弗罗斯特。”

    “您好,弗罗斯特先生。”

    “你对徐玉使用那枚贤者之石了吗?”

    “很抱歉,弗罗斯特先生,我对徐玉使用了那枚贤者之石,更令我震惊的事,徐玉并没有死,甚至没有受伤。”

    “那就好。”

    帕西挂断了电话,有些迷茫。

    什么意思,不是你让我杀了徐玉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