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承唐启明起点 > 第八十九章 胜邪
    “有趣的把戏,只是也仅仅局限于有趣罢了。”五色道人似乎陷入了回忆:“在七十多年前,我有一个师弟也很擅长这种江湖把戏,但面对绝对的实力,他死的很惨,从那以后我便一把火将这些把戏的秘籍烧净。”

    “将炼金术成为把戏吗?”徐玉眼神威严而冷漠,和五色道人对视:“那就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实力吧。”

    在一声怒吼之中,巨人挥下了石斧,连空气都被包裹斧刃的飓风撕碎!

    以巨人的强大的力度,哪怕是五公分厚的合金铁板都要在这一斧中粉碎。

    但五色道人却轻松的抓住了斧刃,身体不见丝毫颤抖,仿佛只是抓住了一块巨大的泡沫板。

    接下来的操作便让徐玉格外熟悉了,五色道人一把将斧头捏碎,就如同之前捏碎那把顶级炼金刀剑须佐切一样!

    而真正令徐玉感到压力的是,五色道人并没有动用言灵的力量,而是以肉身硬撼巨人。

    “这老头是芬里厄吗?”

    这种对力量绝对的掌控,也只有大地与山之王能做到了。

    五色道人似乎看透了徐玉的心思,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说:“道门很普通的借力打力而已。”

    扯淡呢??

    卡塞尔学院里也有《太极拳》这一门功课,徐玉也不是没有见过那些太极宗师。

    哪怕是混血种,在不使用言灵的情况下打碎一块坚硬的岩石就是极限了。

    而在五色道人的手上,直接将石斧打碎成细微的石粉,被狂风一吹即散。

    “我和你说了,别搞这些无聊的把戏。”五色道人身上焚烧起了金色的火焰,炙热的高温将空气却融化到变形!

    “荧惑,一名罚星。南方火德,朱雀之精,赤熛怒之使也。”

    黑色的地面上,卷起了金色的火海,火浪犹如金色的雄狮咆哮。

    身上焚烧着黑色火焰的丧尸面对这无尽的金色火海,仅仅一瞬间便被吞没,化作了一缕黑烟消散。

    五色道人脚踩火莲,宛如一位无上的尊者。

    “撤销。”

    在五色道人惊愕的眼神中,无边无际的火浪猛然消散,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没有火莲的支撑,五色道人落在了地上,与普通人无异。

    “火始出色赤而芒角,军在必战,无兵兵起,随芒所指,破军杀将之象也。”

    哪怕五色道人用尽全力,空气里的火元素也无动于衷。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徐玉,眼神钦佩:“古往今来,我只见过天师使用过这种手段,没想到今日还能再见一次。”

    “天师?”徐玉眼神锐利:“你不是玄牝门的老大吗?”

    “我只是一个求学者罢了。”五色道人抽出了青铜剑,剑身被铜锈覆盖。

    这是之前风和的那把破伤风之剑,名为“胜邪”。

    老人沧桑的大手拂过剑身,眼神有些怀念。

    “真没想到,我还有一天需要借用胜邪剑的力量来退敌。”

    剑身绽放出刺眼的光芒,一块块铜锈竟自然的破碎,从青铜剑上跌落!

    一朵黑色的莲花绽放在剑尖之上,整把剑已经从青铜升华成了黑曜石般深邃光滑。

    黑色的雾气从胜邪剑上的莲纹烙印钻出,环绕在了五色道人身上。

    莫名之间,徐玉感受到这把剑竟和自己产生了诡异的共鸣。

    “此剑内有一头名为‘胜邪’的千年恶鬼,被天师以无上的法力封印在剑身之中,而如今我解开了封印,在这一战之后,我的魂魄将被恶鬼当做祭品吞噬。”五色道人淡淡的说:“而我将暂时得到恶鬼的力量,化身为胜邪的躯体。”

    “我看你仿佛有那个大病。”徐玉骂道:“我们之间有不死不休的深仇大恨吗?”

    “玄牝门的敌人,便是我的死敌。”五色道人迎风而立,无畏生死。

    “那你可真是敬业,自己玩去吧!”徐玉一手撕碎虚空,试图逃离这里。

    然而令他意外的是,他穿过虚空之后,由重新回到了这里。

    “没用的,这里是我的领域,除非我死,否则不可能解除。”五色道人说:“堂堂正正的与我一战吧!”

    “我真特么谢谢你。”徐玉闭上了双眼屏住呼吸,强迫自己心律加速。

    正在五色道人迷惑徐玉在做什么的时候,他突然表情凝重了起来。

    金色的钟楼在一瞬间破碎,化作细小的碎片聚集成了金色的光柱,贯彻在徐玉身上。

    庞大的光柱之中,徐玉猛然睁开了双眼,他的眼神高傲,仿佛有熊熊金色烈焰在燃烧,与之前判若两人。

    执行部黑色的风衣破碎,而高档的定制白衬衫也随之化为灰烬。

    黑色的鳞片覆盖了徐玉身体的每一寸皮肤,鳞片上烙印着古老的象形文字,散发着微弱的金色光芒。

    而随着鳞片的不断钻出,而新生的鳞片将已经长好的鳞片顶开,但被顶开的鳞片并没有脱落,而是覆盖新生的鳞片上,不断叠加,坚硬的黑鳞释放出诡异的黏液,犹如黑色的龙血一般,在徐玉身上打造出一副厚重的黑色甲胄。

    这副甲胄犹如用黑色熔岩打造一般狰狞,错杂的流淌着暗红色的鲜血。

    一阵飓风被卷起,徐玉的脊背处钻出了巨大的膜翼,不断增长出饱满的肉质,最终变成了一副巨大的黑色羽翼!

    这副羽翼是多美的完美,足矣令世界上所有的艺术家疯狂。

    徐玉飞舞在空中,宛如那位被邪恶玷污的堕天使路西法,高傲而令人着迷。

    “吾名拉冬,世人尊称吾为明月与幻之王,但吾更喜欢另一个称号——月神!”

    徐玉从脊背里抽出了一整条完整的脊骨,鲜红色的龙血在一瞬间修复了他的伤势。

    徐玉手握修长的脊骨,宛如握住了一杆狰狞的长枪:“吾以布里欧纳克,赐汝一死!”

    五色道人攥紧了轻轻颤鸣的黑色长剑,低声喃喃:“胜邪剑啊,你愿意追随我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战至流尽鲜血吗?”

    黑雾环绕在了五色道人的手臂上,仿佛做了应答。

    五色道人用胜邪剑指向徐玉:“我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你呢!”

    徐玉俯视五色道人,犹如在看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

    “神傲慢而高贵,但也不会丢失礼节。哪怕是对于凡人,神也会赐予汝体面的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