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承唐启明起点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獠牙的邀请
    窗外雨声滴滴答答,路明非坐在了床榻上,一言不发。

    “不适应吗?”徐玉长吐一口青烟,望着窗外,身形显得有些消瘦。

    “我感觉我们之间陌生了许多。”路明非垂下了眼帘,眼神落寞:“以前的你和我一样,像没人要的衰小孩一样没心没肺。可现在的你,就和刽子手一样双山沾满洗不干净的血迹。”

    “我这样的人,不会善终的。”徐玉淡淡的说:“每晚做梦的时候,我都仿佛看到无数的怨魂在找我索命,他们浑身浴血,狰狞的爬向我,每一个人我都认识,他们都是死在我刀下的人。”

    “那为什么你还要去杀戮?”路明非有些不解:“难道你就没有一丝人性吗?”

    “人性?对于我来说未免太奢侈了些。”徐玉冷冷的说:“在光辉的世界下,是无限的恐怖与黑暗,我是持刀人,所有的梦魇都由我在斩碎,我无畏死亡和罪孽,因为我拥有强大的力量,这一切都应由我背负。”

    没人知道,徐玉无时无刻不再和心底那暴虐的情绪对抗,那是属于古老的本性,而徐玉仅剩的人性早已被磨灭,能制衡他的只剩自己的理智,当他属于人类的那部分理智失控时,这个世界的灾难才将真正开始。

    那意味着,一头千年前的君主被释放在人间。

    “你不曾见过这世界真正的阴暗,如果恶鬼来到人间,见到行走的人类也会吓得魂飞魄散,比起虚无渺茫的恶魔,人类的本性才是最肮脏的。”徐玉说:“人行道上人来人往,地上却只有狗的影子。”

    路明非沉默不语,他无法反驳徐玉。

    “小路,你不适合卡塞尔这个地方。”徐玉弹了弹烟灰:“我不忍你和我成为同一类人,变得杀人如麻的冷血动物。”

    “那你为什么还要把我带进学院?”

    “要你进入学院的不是我,是昂热。”徐玉把烟头熄灭在烟灰缸里:“昂热是极少数我看不透的人,他的所作所为超乎纲理。你被他盯上,最终的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变成屠龙的工具,到死都不明不白。”

    “这么说还是你在保护我?”路明非笑了,笑意中不知是高兴还是自嘲。

    “你以为我在做什么?”徐玉说:“我能做的便是让你跟随在我身边,这样一来,杀戮和罪孽便只需我一人背负。”

    路明非无法理解徐玉这种畸形的帮助。

    可笑,还是可悲?

    “你为什么要帮我?”路明非问:“你可别告诉我你是我未曾谋面的爸爸。”

    “我们年龄差不多,就算有血缘关系也应该是兄弟,你这么想看来我对你真的是有些父爱如山了。”徐玉淡淡的说。

    “去你大爷的。”路明非差点想一拖鞋呼上去。

    “笃笃笃...”

    清脆的敲门声响起,路明非微微一愣,而后起身上前开门。

    门前毕维斯恭敬的站着。

    “毕维斯管家,这么晚了您还没睡吗?”路明非回头看了下悬挂在墙壁上的钟表,时针停留在了三点钟上。

    凌晨三点,徐玉真够崽种的,这个点把他吵醒了。

    “实在不好意思,打扰您的休息了。”毕维斯歉意的说:“我想问一下徐先生有时间吗?”

    “进来说话吧。”房间内传来徐玉清冷的声音。

    “不必这么麻烦了,我只是传一下话。”毕维斯说。

    “什么话?”路明非问。

    “楼上的獠牙邀请徐先生去他的房间一叙。”毕维斯说。

    路明非看向了徐玉,徐玉点了点头。

    ……

    毕维斯停在了房间门前,向徐玉微微躬身:“这里就是獠牙的房间。”

    “行,你回去睡你的吧。”

    “好的。”

    毕维斯退下,徐玉直接推门而入。

    白色印花的窗帘,健身器材堆满了房间,只剩一张低脚木桌摆放在房间中央,一张黑色的真皮沙发被拉到了墙角。

    墙壁上架着一把木梯,上方连接着天花板有一扇铁窗。

    赤着上身的男人坐在木桌旁的地上,桌上摆着一叠麻酱拍黄瓜拌粉皮,和一叠油炸花生米,上面撒着些许细盐。还有两只玻璃杯和一瓶贴着二锅头包装的酒瓶。

    在男人的身侧,是一把包裹着白色绷带的老式L115A1狙击步枪。

    “你都不带敲一下门儿的吗?”不知为何,眼前这个看上去应该是法国人的男人说中文带着一股北方的口音。

    “你这样的人还在乎这些?”徐玉关上了房门,走上前做到了男人的对面。

    “我那样儿人啊?”男人问。

    徐玉自顾自的把酒杯倒满,提起了筷子把花生米送入了口中:“臭名昭著的杀手,在体面别人也不会觉着你是个绅士?”

    “操,真特么有意思。”獠牙把酒杯倒满:“来,碰一个!”

    徐玉和獠牙碰杯,一饮而尽。

    “你是哪国人?”徐玉问。

    “倍儿地道,法国人,出生在巴黎。”獠牙说。

    “就你丫还法国人呢?”徐玉笑了:“你要法国人你不应该整一桌鹅肝羊排或者奶酪,再开一瓶特贵的红酒吗,你整一桌凉菜再开一瓶不到二十块钱的二锅头怎么回事儿?”

    獠牙又自己闷了一杯,开口说道:“我在中国的北方生活过十五年,每天过着流浪汉的生活,宿醉街头,早晨被环卫工人拍醒才知道天亮了。”

    “没想到在猎人网站上被列为2007年最恐怖杀手前十的獠牙曾经还有这样的经历。”徐玉掏出了烟盒,抽出两根,将一根递给了獠牙。

    獠牙看了一眼烟盒,不由有些惊喜:“卧槽,红利群,我都好久没抽过了。”

    徐玉掏出打火机,给獠牙点上。

    獠牙深吸了一口,长吐一口青烟,一脸享受:“还是这烟带劲儿。”

    “你练红利群都抽不起了?”徐玉问。

    “自从我成为獠牙之后,就与过去告别了。”獠牙夹起一块黄瓜咀嚼。

    “那你当杀手之前是干什么的,刷厕所?”徐玉开了个玩笑。

    “富家公子,每天有人给我送钱都不要,如果我想,随时都能从流浪汉摇身一变成欧洲贵少,低于一亿欧元的生意我都不带搭理的那种。”獠牙说。

    “你逗我玩儿呢?”

    獠牙笑了笑问:“你知道我的真名叫什么吗?”

    “尼古拉斯·獠牙?”

    “夏佐·洛朗。”

    徐玉猛然抬头和獠牙对视。

    獠牙的眼神认真,全无开玩笑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