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夫人与女帝互换了灵魂 > 第八十四章 春花秋月何时了
    让狄云在巷子口看守马车,宁青天带着其他人一起走了进来。

    再一次来到青石小巷,此时的心情却是大不相同。

    虽然到不了视此虽近,邈若山河的地步,然而眼前的景象却依然让他心生感慨。

    巷子末尾的黑色大门此时依然紧紧关闭,透过门缝可以看到院子里原本一人高的杂草已经被清理平整。

    只是任由宁青天如何敲门,里面却没有人回应,似乎齐先生此时并不在家。

    而正当此时,狄心兰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宁大哥,齐先生家里没人吗?”

    回头看了眼身后与何春花三姐弟站在一起的狄心兰人,宁青天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看情况应该是不在家吧。”

    “要不我们等等?或许先生只是出门去了,一会儿就回来。”

    宁青天闻言心中有些犹豫,说实话,多日不回山寨,他心中本就很是想念了。

    而且他总感觉这安庆府里的气氛不对劲,或许他不应该再留在此地。

    只是,当初他答应了齐先生一回来就请他上山,如今没见到人就离开,若被齐先生知晓,终归有些不好。

    而就在宁青天心中犹豫不决之时,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突然从巷子口传了过来。

    宁青天下意识的抬头一看,只见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却不正是齐先生又是何人?

    快跑两步,宁青天直接来到齐先生的身前,然后拱手道,

    “先生,弟子落榜回来了。”

    而满头白发的齐元寿看到宁青天的出现却并没有表现的开心,反而眉头皱起,似乎很是生气。

    察觉到不对劲的宁青天看着先生面色不对劲,顿时心中一紧,连忙赔笑着问道,

    “先生,您这是去哪里了?是谁惹得您老不高兴啊,说出来弟子帮您出气。”

    齐元寿对于宁青天的突然回归并不惊讶,因为算算日子,最近也差不多该回来了。

    不过,此时刚刚经受了一场挫折的他,并没有对宁青天以好脸色,直接便继续往家里走去。

    宁青天看到这一幕,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这位老先生,只得赶紧跟上。

    不过,当齐元寿来到自家门口之时,看到门口站着的何春花三姐弟时,顿时眼睛一亮。

    而正带着弟妹在门口等候的何春花此时也看清楚了这个白发老者的面容,多日以来父母被杀,自己带着弟妹艰难求生的委屈感终于在这一刻爆发。

    “齐爷爷,齐爷爷……”

    少女直接扑到了齐元寿的怀里,便是放声大哭起来了。

    而齐元寿此时也是不住的拍着少女的后背,安抚着她,又将旁边的何秋月与何时了一起抱在怀里安慰。

    看到这一幕,宁青天有点傻眼了,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连忙上前询问道,

    “先生,你们认识?”

    ……

    半响之后,终于搞清楚事情真相的宁青天忍不住心中有些惊奇。

    这个世界上人与人的缘分就是如此的妙不可言。

    原来,自己救下的这三姐弟居然就是齐先生曾经在西城私塾教导过的蒙童。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三姐弟也算是自己的同门师弟,师妹,而自己则是他们的师兄了。

    此时,宁青天也彻底明白了为何农夫家里的姐弟三人会有如此惊艳的名字。

    同时,对于齐先生的大才,他也是更加的钦佩了。

    “哎,真是三个苦命的孩子啊……”

    看着何春花三姐弟坐在桌子上狼吞虎咽炎吃着点心,齐元寿目光充满怜惜的叹道。

    而听到先生如此说,何春花三姐弟也确实可怜,而他们的遭遇自己确实也有责任,宁青天连忙起誓道,

    “先生放心,从今往后定然会待师弟师妹们如同一家人,绝对不会让他们再受一点委屈。”

    等听到宁青天这番话,齐元寿似乎是才终于发现了宁青天的存在,看了眼他然后说道,

    “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做事顾头不顾腚,如此焉能成就大事?”

    “先生教诲的是,弟子知错!”

    面对先生的教训,宁青天没有狡辩,直接了当的低头认错,毕竟这件事确实有自己思虑不周的因素在里面。

    毕竟,那么多的人民,虽然自己一开始也是好心,但终归办了坏事。

    见宁青天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齐元寿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摆了摆手道,

    “罢了,先贤有言,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为恶,虽恶不罚。不过,尔日后行事须的再三思量,切不可再酿成今日之苦果。”

    “多谢先生教诲,学生永世铭记在心。”

    宁青天再次拱手施礼,表示自己明白。

    说明了事情之后,宁青天这才旧话重提,说出自己此行的目的,

    “先生是否现在愿意跟弟子上山,如此也好让弟子日日聆听先生教诲?”

    齐元寿也不意外,这个事情是二人早就定好的,他也不会反悔。

    不过……

    “你跟我来,为师有话与你说。”

    齐元寿站了起来,看了眼宁青天然后又安抚了下何家三姐弟,然后才对宁青天说道。

    宁青天闻言拱手领命,又吩咐狄心兰留在这里照看一下何春花三姐弟,然后便跟着齐元寿一起去了书房。

    到了书房之后,眼见四周无人,齐元寿这才将城中发生的大小事宜都仔细与自己这位学生说了一遍。

    其中包括宁青天的老爹被县令下狱之事,以及官府发布招安令之后的事情发展,还有现在的土豪乡绅联合自保之事。

    说实话,这些事情宁青天虽然有些惊讶,不过仔细想想便也觉得正常了。

    至于那个不知死活的倒霉老爹,他现在真的不怎么想管。

    当然,能救的话,他还是会救的。

    至于其他的事情,都得等他回到山寨之后与夫人商议一番再做决定。

    不出意外的话,结局无非就是一个官逼民反罢了。

    尽管他还不想这么早就扯旗造反,但是如果事情真的到了那一步,那他也不会犹豫的。

    当宁青天正在消化从先生口中得知的消息之时,齐元寿的声音再次响起,

    “其他的事情,你自己处理做主。不过有一个条件你得答应我!”

    “先生请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