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炮灰女配从捡宝箱开始 > 第339章:玩脱靶了?
    “小伙子,来,找根绳子捆住这为胡姑父。”

    花小满笑吟吟的冲一旁的伺候的男人招手。

    胡大夫脸显出一丝惊悚,“什,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这引渡过程中,难免身体会有些不适……”花小满抿嘴而笑,“不过您别误会,这可不是怕您反悔,我们大家都知道您对周天,周老大衷心的很,甚至可以为他去死,就是啊,怕您乱动,坏了我的引渡法子。”

    她模样生的好看,此番戏谑胡老头,又带了三分灵气、三分使坏,顿时灵动的就像草丛里一株妖媚的芍药。

    周天野此刻大概猜到了她的意思,八成是看到胡大夫看不起她,生气了,故意使坏吓唬人呢。

    胡大夫果然脸上惊悚之色更甚,“身体不适?怎么个不适法?”

    “没什么的,小痒小疼的,对您这样的大英雄啊,那可根本不算啥。”

    花小满冲旁边的男人招招手,“快点呀,两位都等着呢。”

    男人和周天野一个想法,以为是这小尼姑吓唬胡大夫,便爽快的上前,三两下把胡大夫给绑了。

    “行了,你去守着门,我不说开,谁都不能进来。”

    花小满不怕别的,就怕胡大夫家那泼妇来闹事。

    “哎,哎,不是吧,你来真的?”

    胡大夫的惊恐已经遮掩不住了。

    这人吧,不落到自己头上的时候,永远不相信这世上有鬼神。

    真落到头上了,明明没鬼,也能被鬼吓死。

    “别吵,别吵,吵到我做法。”

    花小满随手拿出一块沾满了香粉的帕子塞进他嘴里,谁知道他舌头三顶两顶就把帕子给顶出来了,嚎叫道,“救命啊!大外甥!救命啊!”

    花小满回身从门口拿了一块大帕子,使劲塞到他嘴里,塞的结结实实的,确认他吐不出来了,这才笑道,“救什么命,又不会要你的命。”

    周天野笑道,“行了,你别吓唬他了,周秦,过来给他解开。”

    门口守门的小伙子是周天野的近卫兵,闻言才要过来,被花小满挥手止住了。

    “解什么解,还没引渡呢。”

    “你还真要引渡?”

    周天野怕不是又圣母婊上身了。

    “不然呢,你的伤已经被耽搁的时间太长了,病毒几乎快如肺腑,再晚些日子,引渡都没办法救你了。”

    不过没关系,我有复活卡,嘿嘿,能不浪费就不要浪费了。

    “不可!”

    周天野果然圣母心泛滥,“怎可用别人的性命换我的性命?我宁愿死。”

    “呸,用不着他的性命,这毒刚引到他身上,我能解啊。”

    花小满睁着眼睛说瞎话,能不能解,得看她摸到的宝箱是什么,万一一直没有解毒丸,那就白费了。

    等等!

    她忽然想起一件事,她曾经在守门小和尚身上摸到过解毒丸的,现在她的解毒丸去哪了呢?!

    记忆翻腾,博观和尚对她施暴的那天,她把解毒丸给他吃了!

    不是说幻觉吗?

    为何解毒丸不见了!

    就知道有猫腻!

    她眯了眯眼,眼里凶光一闪,好你个色和尚!还说是幻觉,呸!

    “你在说谎。”

    周天野看到她脸上表情变幻,虽不知她在想什么,却几乎判断出她在说谎。

    “没有。”

    花小满敛神,把博观狗和尚从脑海里暂时踢了出去。

    “不过,确实也要找到一些药引子才能救他。”

    她补充道,“不过,不难找,你放心。”

    周天野这个圣母还想说什么,花小满忽然伸手往胡大夫额头晃了一晃。

    胡大夫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发出激烈的“嗯嗯嗯”声。

    “你,你做了什么?”

    周天野从床上翻身起来,被花小满一把按住了。

    “得了,他已经抹上了我的药引子,这下引渡法不做也得做了。”

    周天野坐在床边,无奈的看着眼前古灵精怪的小尼姑,问道:“不做会怎样?”

    花小满装模作样的道,“如今你俩已经被我的药引子引到一起,也就是你们的命的捆在一起的,若是不做引渡法,你死了,他也活不了。”

    周天野不相信的看着她,“你说的越发的邪乎了。”

    “你要说坚持不做,你可以看看——得,那时候你死了,你也见证不着,就让他见证吧。”

    花小满指了指旁边的周秦。

    周天野看着胡大夫陷入沉思。

    胡大夫嗯嗯的越发大声,花小满走过去把他嘴里的帕子拽了出来。

    “你给我抹了什么?你给我抹了什么?!”

    胡大夫发疯一般的嚎叫,接着便开始咒骂,每一句都脏话连篇。

    花小满捂上耳朵,等他的嘴不瓢了,才笑嘻嘻的放下手来。

    “怎么了胡大夫,不是你一心要为你们大人去死的吗?本来做了引渡法,你也不用死,不过如今,你们大人不肯做,那就没办法了,你大人死,你也只能跟着死了。”

    发泄了一通的胡大夫终于安静下来。

    说实话,他不太相信什么引渡法,可这丫头刚刚在他额头抹的那一下,又凉又火辣辣的痛,他反而更担心被她下了什么毒。

    他被捆跪在地上,膝跳着往周天野的床边挪了挪,一头狠狠的磕在地上,“老夫原为大人去死,求大人成全!”

    周天野似有不忍,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花小满取出那张置换卡,嚎,竟然还有多人模式,也就是说,可以把周天野的伤病一起置换给好多人。

    博观和尚,嘿嘿嘿,占了我的便宜便去死吧。

    穗谷尼姑,呵呵呵,还想用蛊虫弄死我,我先弄死你吧。

    当然,不能忘了眼前这个吃里扒外的胡大夫。

    完成。

    胡大夫呆愣愣的看着她,“引渡完了?我,我怎么什么感觉都没有呢?”

    他这么一说,花小满倒是没底了,不是吧,伤口没转移?

    她故作高深的笑了笑,“急什么,会有感觉的。”

    说着,她看向周天野身,“你有感觉没——咦,你怎么满头大汗?你怎么了?”

    她快步走过去,看向趴在床上的周天野,他如今眉头紧锁,脑门上的汗顺着他的抬头纹淌成了一条条小溪。

    “哎,你没事吧?”

    周天野虚弱的睁了睁眼,艰难的吐了一个字出来,“疼。”

    不是吧,玩脱靶了?

    不会把他治死了吧?

    她小心翼翼的探过身去,看向他的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