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魂大画家 > 第五十章 上帝
    四人乘坐的车,到达鹏城美术馆时,双年展已经正式开幕。

    能看到美术馆门口摆满了花篮,各种‘政府部门’‘美协’‘画廊’送来了祝福。

    鹏城油画艺术双年展每两年一次,每次都是检阅国内油画界水平的标杆性艺术活动,近十年来,大批新锐艺术家从这里展露头角,也有不少老牌艺术家在这儿焕发青春。

    本次展出共持续十天,十天后由评审委员会评出各个单元的奖项,包括‘最佳绘画作品’‘最佳年度新锐’‘最具价值作品’等等,总之,凡是参展的,理应人人有份,充分展示了国内艺术界‘官方分大饼、谁都饿不死’的传统。

    所以,更具有风向标价值的,还是国内外各个画廊、收藏家,甚至是带‘国’字头的美术馆,在双年展上的收购动作,毕竟,荣誉可以空口白话,收购却是必须真金白银的。

    本来双年展安排了吕国楹来剪彩,但吕国楹为了研究高凡的画,给耽误了,他自己也不在乎,这只能说是双年展的损失。

    所以,等吕国楹下车后,立刻看到双年展负责人,一位政府官员加几个协会代表,正在迎接他,吕国楹不太善长处理这种场面,从某个角度来看,他就是加大号的高凡,那种在艺术世界里唯我独尊惯了‘巨婴’,当然,高凡的唯我独尊,是没有物质基础只有精神建筑的。

    还好无论是天美的主任,还是方格纳画廊的老板劳伦斯,都是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场面上人物,几句话说得领导和群众们哈哈大笑,就顺势像是众星拱月一样把吕国楹给迎了进去。

    进去时,主任还特别招呼了一下高凡。

    高凡那时的注意力却不在这群‘大人物’身上,而是挥挥手,示意他们先进去,我有事。

    主任已经习惯了高凡‘嚣张’姿态,这小子永远无论功夫深不深,高手的架式天下第一,也拿他没办法。

    “快点进来,等下有讲解环节的。”主任叮嘱高凡。

    “讲解环节我肯定到。”高凡用力点头,那副仿《地狱之门》,不带话外音,收割SAN值没那么容易的。

    热热闹闹的人群先走了,离开了美术馆门口的停车场,这时高凡才蹲下,瞧着一直用抓子死扣住他裤角的那只猫。

    喵~

    一只明显品种为‘中华田园猫’的黑白灰三色猫,正勾着自己的爪子,扣住高凡,瞧见高凡低下头,它‘喵’了一声,似乎在提问。

    高凡最近挺招猫的,但在下深渊之前不是这样,昨天他在天美校园里溜达的时候,身边的草丛里、背后的树荫里、走过的灌木里,‘哗啦啦’得跟了一群流浪猫,就跟伺机想要暗杀高凡的刺客似的,鬼鬼祟祟,可可爱爱。

    大概是由于‘糜猫的注视’这个状态导致的?

    糜猫也是猫吧?

    是猫神吧?

    高凡不太喜欢人类,对小动物却很有爱心和耐心,今天下车后觉得有东西在抓它,低头一看是只猫,双方一对视,高凡觉得它可能需要帮助。

    面对三花询问的眼神,高凡点点头,没问题。

    于是高凡耐心蹲着,瞧着三花跃进车后灌木丛,没一会儿,就叼出一、二、三……三只幼崽。

    一只黄色、一只白色、一只黑色。

    哟,你还有分色打印功能。高凡赞叹道。

    三花抬起漂亮的猫眼,瞄了一眼高凡,叼起黄的,又‘喵’一声,放下,叼起白的,再看一眼高凡,‘喵’一声放下,最终下了什么决定似的,把黑的那只叼起送到高凡手上。

    高凡伸手托着这个小生命。

    只觉得它软软糯糯,温温柔柔,大概只有手掌大小,也许只有几个月大,但眼神特别坚毅,瞧着像是个小战士似的。

    喵~黑猫说。

    “余生请多指教了~”高凡开心得说。

    喵~黑猫叫着。

    高凡向三花挥手,三花又叼起自己两个孩子跃进草丛。

    这一刻,高凡觉得自己的精神世界无比慰贴,像是下了一场酥酥的小雨,滋润着他因为灵感屡次爆炸而显得特别焦灼的大脑和心脏,甚至连SAN值过低而一直听到的世界昵喃声,都变得低弱起来。

    小黑猫并不是什么神奇的猫,但高凡也的确需要陪伴,他的精神一直紧绷着,在想创作,在想神秘们,一时都不得休息,可这只小猫能给他安慰,‘撸猫’真是个奇迹般的仪式。

    “你对我来说,是个奇迹。”高凡对黑猫说,“不亚于缪斯和人类的相逢,以后就叫你上帝吧。”

    应该是‘糜猫的注视’这个状态,让高凡与猫们变成亲近起来。

    但那只三花猫的赠予,不是因为它无法抚养自己的孩子,而是可能意识到了高凡需要帮助,才为高凡留下了一个守护神。

    高凡哼着歌走进美术馆,他卫衣的兜里揣着一只猫,猫头好奇得趴在口袋边缘,张望着这个世界。

    今个真呀真高兴~

    高凡没去找吕国楹的大部队,而是自己先行在双年展上转了一圈,昨天晚上为了冲击吕国楹这座艺术高峰,他把自己‘线条’技巧冲到近乎满值,‘结构’也在90左右,这些技巧值虽然没有保留到今天,但眼界还在,这让他可以大致的分辨出,创作这些展品的艺术家们,其技艺水平如何。

    还是很精彩的。

    高凡端详着一副人物写真,这是一副描述八零年代生活场景的油画作品,人物、光影、结构都十分和谐,初步估计三大项都得在80向上,特别是色彩,色彩里有不少高凡参不透的地方,这个‘光’是怎么描述出来的?

    他一路走一路感慨,双年展还是有干货的啊,各个青年或老年艺术家们的水平,平均都在及格线上,小部分到了八十往上,有一些特别牛叉的,还有九十的水平,就是这个展,让高凡看上十天的话,他觉得自己的画家三大项,肯定能提升不少技巧值。

    观察、临摹、体验和实践,是画家不断进步的必经之路。

    一路溜达着,高凡就来到了学院单元,双年展分为很多个单元,青年展、优秀展、国外展等等,而其中学院展,无疑是最水的那个,因为其中展出的,是几大美院学生们的作品,可说是个种子培育基地吧,没什么作物长出来,当然也就没什么可看的。

    只不过,这个园子里,也偶尔会见到一株奇葩。

    比如高凡仿的那副《地狱之门》,明显比周边几个作品的水平高了一大截,有几个人围着,正在那议论纷纷,高凡听到了‘技巧娴熟’‘情感丰富’等评价,心中正乐着,忽得一个声音在旁边响起:

    “没什么好看的,这就是幅仿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