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明末有套房 > 第四六五章封爵国公
    第四六五章封爵国公

    全旭虽然给崇祯出了三个主意,事实上,崇祯根本就别无选择,他只能尽可能的利用自己的优势,利用俗套而老套的手段,利用联姻的方式,把全旭变成自己人。

    崇祯已经决定,献捷大典以后,择良辰吉日,就给自己的八妹和全旭举行婚礼,从此以后,全旭就是大明的驸马都尉,骠骑大将军、武威侯。

    正所谓人心隔肚皮,哪怕站在崇祯身边的全旭,他也不知道崇祯心中真正的想法,他只是知道,崇祯基本上同意了他的请求,向辽东移民一百万人。

    不过,全旭没有料到的是,崇祯移民不是一百万人,而是整整五百万人,洪承畴、以及满桂、包括两广总督熊文灿等击败的乱民俘虏,共计五十万余人,因孟津渡决堤,黄河发水制造了两百多万灾民。

    朝廷无力赈灾,正巧全旭要人,在官府的动员下,这些人就打包给了全旭,仅仅两个月的时候,全旭在辽东就多了一千多个镇,现在还有源源不断的灾民、流民,一股脑儿涌向辽东。

    此时的辽东,就是在辽河之东,当然,辽河以西,辽西将门也不敢跟全旭制造摩擦,要不然,他们就会被揍得很惨,全旭可不会惯着他们。

    由于电台的作用,全旭虽然留在京城,却可以直接指挥辽东,辽东的机器,开始快速运转着,大量百姓开始分批向辽东迁徙。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利用移民的方式,女真人在辽东占据百分之八十多的人口,在短短二个月内,已经变成了不足百分之十。

    崇祯开心,全旭自己也陪着崇祯玩,此时的全旭,一身亮银甲,站在崇祯身左侧,右侧则是一身文官,胸口绣着仙鹤。也代表着卢象升正式进入三品高官的行列。

    据曹化淳透露的消息,因为高迎祥等农民军进入了北直隶境内,朝廷非常担心,满桂虽然是一员忠心耿耿的悍将,然而他却不是帅才,指挥大军镇压高迎祥部,反而被高迎祥耍得团团转。

    在这种情况下,崇祯准备调卢象升以及天雄军移镇宣大,担任宣大总督、担任兼领山西、北直隶、河南、山东四省军务。

    全旭也想走后门,问问朝廷对他的安排,但是曹化淳却口风极紧,这让全旭也非常无奈,就算孙承宗也不知道具体的安排。

    “吉时到!”

    随着吉时到的声音落下,洪钟敲响。洪亮而雄浑,带出一种厚重的沧桑感,阅兵大典要开始了。

    最开心的人肯定是崇祯皇帝,随着轰轰隆隆的炮声过后,一大批留着金钱鼠尾辫的俘虏被押了上来,这些都是在广宁战场上被全家军俘虏的后金士兵。

    他们在广宁之战中被天雄军与全家军的大炮炸得灵魂出窍,这隆隆炮声让他们惊恐万状,肝胆俱裂,面如土色,有些家伙甚至小便失禁了。

    观礼的明朝官员和百姓见这些后金武士这副怂样,都愣了一下,然后哄堂大笑,那笑声就像一把把尖刀,反复的戳着后金士兵的心窝,让他们头都抬不起来。

    正所谓千人盈城,万人盈野,乌泱泱的一大片,看着着实提气,就连很多上了年纪的北京人也十分感慨的对后辈说:“还没有见过这么多俘虏被押到北京来的!”

    这些后金士兵都是经过询问,双手沾满了大明百姓鲜血的侩子手,他们没有资格用劳动还赎罪,所以,这些十恶不赦的俘虏们,就被带到了京城。

    负责押送他们全家军将士大吼道:“禀告陛下,此役我军俘虏三万四千三百二十七人,其中经过清点,蒙古人有一万四千五百二十人,汉奸二千零三十一人,真奴六千零三十五人,余者为朝鲜、索伦、以及渤海人等!”

    接着,曹化淳开始拿着早已拟写好的圣旨,开始抑扬顿挫的宣读起来,可惜,曹化淳的声音太小,被城下的百姓欢呼声给掩盖了。

    特别是崇祯二年被后金屠戮过的京畿百姓,他们对建奴有着铭心刻骨的仇恨,这次来到现场,拿着臭袜子,烂砖头,以及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殴打着这些俘虏。

    善待俘虏,不存在的。

    古往今来,对于俘虏,只怕大明才会这么干。

    等百姓们发泄得差不多了,曹公公也朗读完了圣旨。

    崇祯满脸堆笑道:“全部斩首,以筑京观!”

    大明门,也就是后世的天安门前,身穿着红衣,扛着鬼头刀的侩子手们,纷纷上前,扬起大刀,朝着众建奴俘虏头上砍去。

    想啃建奴肉,喝建奴血的百姓们一拥而上,此时,位于京城中的朝鲜、日本、以及安南等地的使节,有的不是使节,则是礼部把他们的商贾,拉来凑数,总之,这些人吓得脸色发白,身子抖动如同筛糠。

    五六千人说砍就砍了,放在蒙古、日本,这他娘差不多要将一个部落,一个国家的全部青壮一次性报销了!

    没错,对于这些四分五裂的国家来说,一场死几千人的战争,基本上就是灭国之战了!

    鲜血顺着砖缝,流入了护城河内,很快,护城河就变得一片赤红,接着,那些建奴的尸体被放在大车上,拉倒城外丢弃。

    对于城外的野狗或者秃鹰来说,这将会成为它们的饕餮盛宴。

    人多力量大,很快,大明门外的街道上,就留下一摊血迹,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有些发黑。

    阅兵开始了,崇祯望着朝鲜等使节道:“诸位,朕的军队雄壮否?”

    那些藩属国的使节们,眼睛就瞬间瞪大了,他们没有见过全家军和天雄军的行军队形,此时看着全家军的队形,着实被震撼到了。

    更加震撼的是,与天津港的阅兵不同,全旭是特意让全家军推着装备参加阅兵。

    率先登场的则是全家军的一零五野炮方阵,一前一后,两个方阵,共计三十六门一零五毫米的野炮,在全家军将士的推动下,缓缓前进。

    让所有人感觉不可思议的是,每一门火炮,炮管一致,前进的幅度一致,仿佛用尺子量过一样。

    其实,更震撼的在后面。

    足足两千余骑的天雄军骑兵,膝盖并着膝盖,手持长枪,全凭双腿控马,每一行都是一条笔直的线,两千匹马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推了过来。

    崇祯皇帝非常高兴的道:“这是大明最精锐的骑兵,广宁之战,建奴十数万人马,看到枪骑兵出现,吓得狼狈而逃,一溃三百里。”

    接着就是全家军的火铳手,他们扛着枪,迈着整齐的步伐,无论从哪个方向观看,都是一条直线,这着实震撼了到了所有人,特别是那些京营士兵,望着全家军将士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

    “这是朕的火铳兵,广宁之城,六千火铳兵,以弱克强,十三战全胜,斩首一万余级!”

    崇祯一脸自豪的道:“建奴在朕的勇士面前,不堪一击!”

    心中出了狠狠的一口恶气,砍了六千多颗建奴,这让崇祯心中像吃了蜜糖一样甜,随着火铳之后,则是全家军与天雄军的炮兵阵列,与全家军改装的火箭炮相比,天雄军的火炮则更多,多达一百零八门一零五式的野炮,再加上三十六门全家军的野炮,组成了一个庞大的炮兵队形。

    与常见的红夷大炮或佛郎机大炮、虎蹲炮相比,一零五野炮显得非常轻巧,接着炮兵后面又出现了密密麻麻的飞雷炮。

    与全旭恫吓荷兰人一样,这些飞雷炮都是用木头包裹着马口铁制造的样子货,根本就不能发射,不过,至于所有人而言,这种飞雷的炮管极粗,显得更加震撼。

    特别那些使节,看到这些飞雷炮,他们感觉呼吸困难。

    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如此巨大的火炮?

    崇祯更加自豪,此时文官们一脸呆滞,目光涣散,他们被吓傻了。

    特别是华阳社的那些官员,他们接触的情报比普通大明官员更加详细,他们接到过广宁之战的细节,知道这种鬼炮非常恐怖,一炮下去,可以炸死上百人。

    这是什么概念?

    一万大军,百炮就解决了。

    当然,这些官员不知道理论是理论,实践是实践,理论上一发子弹可以打死一个敌人,事实上在战场上,比如二战期间,美军要想打死一名日军需要打二十万发子弹,但是狙击手只需要一点三发子弹。

    火炮也是如此,运气好一炮可以打死上百人,运气不好,几百发炮弹可能打不中一个人。

    在全家军的骑兵、炮兵、火铳兵阅兵结束之后,众臣跟着崇祯返回朝廷堂,属于他们的盛宴开始了。

    论功行赏,全旭才是首功。

    内侍的抑扬顿挫的声音在大殿内显得非常洪亮:“奉天承运皇帝制曰:门下,公卿之守,明德敬上,台司之置,早纳理常,故汉以宫府,魏设阁部,皆上秉军国,下治百僚,总庶政以繁钜,治六军之宽严……太子太师、文华殿大学士、兵部尚书、蓟辽督师孙承宗,朕之肱骨,国之良实,临危不惧,督率全军,劳苦功高,加太子座师,封荣国公,赐蟒服锦带,赏雪花银万两,黄金五百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