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闪婚后,病娇老公夜夜在我怀里撒娇 > 第001章 他让自己脱衣服。
    宁棠破产了。

    她穷得卖身了。

    卖给一国首富江印的娇娇孙儿冲喜。

    那娇娇孙儿宁棠见过几面,白嫩嫩的脸蛋儿,生的是祸国殃民的漂亮。

    可惜是个病秧子。

    大夏天的穿着毛衣,围着毛巾,戴着口罩,坐在轮椅上,露出一双水光潋滟的桃花眼,明明是笑着,却寒湛湛的渗人,下一秒,他拿起蛋糕,摔在了他亲妈脸上。

    全场大乱。

    那好像是他16岁的生日。

    天之骄子,万千宠爱,纵得一身坏脾气。

    宁棠想想就脑壳疼。

    她站在病房门口,对新上任的小老公充满了抵触。

    “宁小姐,请进。”

    门口保镖为她打开了门,善意提醒:“少爷等你好一会了。心情不大好。”

    宁棠点了头,迈步进去了。

    病房豪华、宽敞,设备齐全,就是满满刺鼻的消毒水味。

    她下意识看向病床——

    小老公江凛正看着一沓文件,侧脸冷白,鼻梁高挺,削薄的唇线凌厉,下颌线条流畅完美,如她记忆里一样,矜贵的漂亮。

    “宁棠?”

    江凛听到脚步声,抬头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的俊脸,语气却轻佻:“脱了。”

    宁棠:“……”

    她觉得自己没听懂,但似乎又懂了:他让自己脱衣服。

    有点羞辱人。

    她料到他会刁难,但没想到会这么刁难:“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不管你怎么闹,这是不可更改的事实。”

    她试着理解他:才20岁的男孩子,自然不乐意被婚姻束缚。但如果可以,谁乐意呢?

    “废话少说,不脱就滚!”

    江凛耐心不多,随手扔了文件。

    文件落在地上。

    赫然是宁棠的资料。

    宁棠今年25岁,出身普通,学历普通,但经历不普通,大学写小说,毕业当编剧,2月前风风火火成立公司,准备拍电影,结果投资拉到一半,后院起火,好闺蜜勾搭他男朋友携款潜逃。

    宁棠公司破产,一夜间负债8000万。

    什么叫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这便是了。

    宁棠为了钱,只能脱。

    好在,她也不是扭捏的人,扫一眼紧闭的病房门,就解开了衬衫扣子。

    她是个一心搞事业的人,不怎么打扮,低扎马尾,妆容素淡,穿着黑色西装裙,老气横秋的味道。

    她长得也不算多好看,起码没江凛好看,但身材还不错,胸前膨胀的几两肉是她的本钱。

    “行了么?”

    她上面就剩胸衣了。

    江凛没说话,目光盯着她,落在她饱涨的胸口。

    男人就是这么直接。

    宁棠觉得胸口烧了起来,两分钟了吧,还没看够?

    她红了脸,咳嗽两声:“咳咳,哎,江凛,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吧?”

    江凛还是没说话,但转开了视线。

    按着他本来的想法,应该再“欺负”一点,比如让她脱光光,跪在地上,自扇耳光,反正女人为了钱、为了地位,都是毫无下限的。

    但为什么不继续了呢?

    他看她穿回衣服,系上扣子,又恢复了从前古板无趣的样子。

    “我本来想自我介绍的,但显然没这个必要了。”

    宁棠扫了一眼地上的文件,上面记录着她的黑历史,她脸更红了,觉得刚刚脱衣服都没这么丢人。

    妈的,陈璐,林东洋,等着吧,我卖身钱到手,你们就凉凉了!

    “江少,你也没必要刁难我,咱们这就是权宜之计。婚后,我不会干涉你任何事。”

    只要你行,随你在外面怎么玩。

    后面这句,她看着他输液的手,苍白的皮肤,青青紫紫一大片,也不知鼓了几个包,就没说了。

    这病秧子啊,啧啧,怕是不咋行!

    江凛听出她言外之意,嗤笑了:“想跟我玩貌合神离?宁棠,我不是那种人。你有那心思,早点掐了。我的婚姻,只有丧偶,没有离婚。”

    宁棠:“……”

    靠,这婚还离不掉了?

    她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

    神经病笑意森冷:“想好了。上了我的床,可就下不去了。”

    宁棠被他笑出一身鸡皮疙瘩,但面上淡定:“我求之不得。”

    她能攀上江家这棵大树,一本万利,一劳永逸,确实是求之不得的事。

    但为什么……感觉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呢?

    “咚咚——”

    门口响了两声。

    随后是熟悉的保镖声音:“少爷,车子准备好了。”

    宁棠微微诧异:“你要出去?”

    江凛点了头,没说话,手上扯下输液管,也不管手背出了血,下了床,赤脚走向了衣橱。

    他要换衣服。

    回头看一眼,脸色漠然:“出去。”

    宁棠看他个高腿长,宽肩窄腰,身材很不错的样子,忽然来了点兴味:“我觉得欣赏老公的身体,是每个妻子的权力。”

    她刚刚被看了,这会肯定要看回来,才不算吃亏。

    江凛知道她心中想法,笑得冰冷,声音更是倨傲:“不,我有权力,你没有。”

    宁棠:“……”

    日!

    霸道!

    她翻了个白眼,打算死皮赖脸不走了。

    江凛扬声:“韩炳——”

    宁棠知道他要喊保镖,果断让步:“行了,行了,我不看了,这就出去。”

    她心情不快,自然也不让他如意,讥诮道:“你那瘦竹竿身材,姐姐还不稀罕看呢!”

    江凛:“……”

    他气得摔了病号服,狠狠捶了下衣橱:“宁棠——”

    “咚!”

    动静有点大。

    宁棠吓得一哆嗦:害,冲动了,这病秧子气不得!得宠着!

    “我说着玩的。我可稀罕了。”

    她赶忙哄两句,轻轻关上了门。

    保镖韩炳再次善意提醒:“宁小姐,您是生意场上摸爬滚打过的,想哄人开心,肯定是信手拈来。我家少爷脾气不好,您可多包涵。”

    这哪里是让她多包涵?

    分明是让她多哄着、顺着。

    宁棠自知人微言轻,便敷衍一笑,坐旁边长椅上去了。

    没等几分钟,门开了,江凛出来了,一身黑色休闲西装,勾勒出修长劲瘦的好身材。

    他头发乌黑,刘海有些长,微遮着精致的眉眼,神色冰冷,漂亮的像个假人。

    “走吧。”

    他像是对宁棠说,又像是对韩炳说。

    宁棠愣了两秒,跟上去:“去哪里?”

    她只听首富公公江印的吩咐,过来医院见江凛一面,至于接下来的安排,就不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