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闪婚后,病娇老公夜夜在我怀里撒娇 > 第002章 你刚刚外遇了!
    江凛也不告诉她去哪里。

    他坐上车后,就闭上了眼,一副拒绝交流的意思。

    宁棠叹气,开始怀疑:这卖身是不是个错误的决定呢?

    她可以卑躬屈膝一阵子,但不可以卑躬屈膝一辈子。

    该死的陈璐、林东洋!

    如果不是他们,她何须为了钱出卖婚姻?

    她气得咬牙,从包里拿了手机,发了一条信息:【一周时间。你们找到人,我给你们酬劳翻倍。】

    尽管她是个身无分文的穷鬼,但她有钱捶死那对贱人!

    车子渐渐停下。

    宁棠看了窗外一眼,见是民政局,瞬间明了江凛的意思——领证。

    说实话,她都忘了,他们结了婚,还没领证。

    想到结婚,那也不是结婚,应该算是冲喜吧,中式的婚礼,入目之处都是红色,他那时昏迷着,被韩炳背着跟她拜堂、送入洞房。

    她还记得他躺在婚床上的样子,一身大红的喜服,惨白的俊脸,紧闭的双眼,呼吸微弱不可闻,像一具美丽的尸体。

    外面很吵。

    喇嘛们敲木鱼的声音伴随着诵经声,绵延不绝了一夜。

    她其实很害怕,觉得像是在做什么仪式。

    一夜过去。

    他醒了,但还是很虚弱,说不出话,被紧急送去了医院。

    再次见他,便是现在了。

    江凛下了车,扫一眼车里不动的女人,扯了扯唇,目光轻蔑:“害怕了?”

    宁棠有那么一瞬是想退缩的。

    江凛看着年轻,但少年老成,阴晴不定,不好相处,跟这样的人在一起,可以想见的麻烦,但想想那对贱人,毁了她多年事业,害她身败名裂,似乎什么麻烦都能忍受了。

    “怎么会呢?”

    她下了车,笑着去挽他的手,意有所指:“你不害怕我缠着你就好了。”

    江凛没拒绝她的亲近,由着她挽住自己手臂。

    因为打过招呼,所以流程很快,没多久,结婚证就到手了。

    宁棠看着鲜艳的红本本,才有了结婚的实感。

    既然结婚了,那就对老公好一点。

    于是,她笑容温柔地唤了句:“小老公,接下来去哪里呀?”

    江凛脸色冷冷:“把小字去掉。”

    宁棠:“……”

    她比江凛大了五岁。

    但一点便宜占不得。

    *

    两人上了车。

    江凛接了个电话,应该是首富公公江印询问领证的事,他冷着脸敷衍两句,就挂断了。

    这被宠坏的小少爷!

    宁棠正想着,手机响了,看一眼来电,是江印,忙接通了:“哎,是我,谢谢,嗯,爷爷,我知道。”

    是江印恭喜她领证后,让她劝江凛回医院休养。

    宁棠很听话,挂了电话,就开始劝:“那个……江少,你身体还需要调养,爷爷让你——”

    话没说完,被他一个冷眼冻住。

    “不去。不要违抗我。”

    他脸色冷冷,不容抗拒。

    宁躺想打人,但握着拳头,微笑点头:“好的。少爷。”

    哼,这病秧子作死随他去!

    *

    江凛带她去吃午饭。

    很高档的西餐厅,优雅浪漫的装饰,还有舒缓悦耳的钢琴曲。

    他举止优雅地用餐,全程一句话没跟她说。

    宁棠觉得跟猪吃饭,都比跟他吃饭有意思。

    白瞎了这张脸。

    不过,快吃好的时候,还是有了个小插曲。

    那弹钢琴的小姑娘十六七岁,一袭白裙,袅袅走来,离得近了,雪肤花貌,像是误入人间的小仙女。

    “江哥哥,好久不见了。”

    奈何小仙女一出口,满满的绿茶味。

    宁棠有些失望,觉得剧情很俗烂,但是,周边不知何时被清了场,实在无聊,也只能看他们互动了。

    江凛点点头,对小姑娘很温柔,脸色缓和了些,还夸一句:“钢琴弹得不错,进步很大。”

    小姑娘笑得甜美耀眼,声音软得带点媚气:“我如果不进步,多丢江哥哥的人啊。谢谢江哥哥给我介绍工作。”

    “嗯。应该的。”

    江凛放下刀叉,拿锦帕擦了下嘴,示意她坐下,似有长谈的意思。

    宁棠觉得自己是个大灯泡。

    担着正宫的身,操着小三的心。

    她准备尿遁,给他们空间。

    江凛看出她的意思,冷冷瞥她一眼:“坐着。”

    宁棠:“……好的。”

    面上微笑,心里暗骂他是个神经病!

    她坐下后,拿着刀叉划盘子,那声音很刺耳,让江凛脸色很难看,不过,倒也没说什么。

    他思绪在小姑娘身上,问及她的概况。

    “我很好啦。你请的阿姨对我很好。哥哥放心吧。”

    金屋藏娇?

    还是未成年?

    妈的!

    江凛这个渣渣,身体都不行了,还去祸祸小姑娘。

    宁棠咬牙切齿,后悔自己嫁了个禽兽。

    禽兽江凛的脸色微微僵硬。

    因为小姑娘满面羞涩地拿出了一个精致的护身符:“江哥哥,送你的,希望你平平安安。”

    江凛没接,好看的眉头微皱,须臾,转过头,终于想起介绍宁棠了:“这是我的妻子。今天刚领证。叫宁棠。你可以喊她宁姐姐。”

    宁棠:“……”

    她不出所料看到了小姑娘如遭雷劈的震惊脸,下一秒,变得泫然欲泣、楚楚可怜。

    真渣啊!

    还拖她下水,想借她的名义,打发这姑娘。

    想得美!

    她忙笑着安抚:“哎,你别哭,我不棒打鸳鸯,我们是合约夫妻,互不干扰的,你尽管留在他——”

    “宁棠!”

    江凛听着她的话,怒喝一句,止住了她的声音。

    下一秒,他揪起她的肩膀,把她拽出了餐厅。

    宁棠想挣开,竟然没成功,这病秧子力气真大!

    她被拽出去,粗鲁地推进豪车里,下巴给捏得痛死了。

    “放手!疼,疼,江凛,我疼——”

    “你是不是忘了我说什么?”

    江凛眉眼冷厉,眼眸戾气横生:“我的婚姻,不要貌合神离!”

    宁棠反驳:“可你刚刚外遇了!”

    “我没有!”

    “对,你没有,是我的错,我是小三。”

    “你不是!”

    他低喝,觉得她蠢得不可救药。

    他只是来吃个饭,碰巧遇到了阮璃。

    阮璃是他救命恩人阮莹的妹妹,他照顾一点,她都在胡思乱想什么?

    而且,他带她来,宣布她的身份,他的用意还不够明显?

    太蠢了!

    还敢说他外遇!

    蠢死算了!

    宁棠艰难掰开他的手,结果又被他掐住了脖颈,难受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好,好,我错了,你说什么是什么!快放手!”

    妈的,这神经病肯定有暴力倾向!

    她修长白皙的脖颈后仰,喘息急促,饱涨的胸口一起一伏,白嫩与嫣红,活色生香的美显露无疑。

    江凛:“……”

    他为这波涛荡漾的美所惑,愣了好一会,渐渐放开手,眼眸幽暗,低下头,不说话,情绪有些低迷。

    他还是冲动。

    一直冲动。

    越是在乎的人,越是控制不了情绪。

    宁棠不知他所想,几乎他才松手,她就推开车门,逃下了车。

    “砰!”

    “砰!”

    她也是个有脾气的,狠狠踹了两下车门,情绪崩溃地大骂:“江凛,你个人渣、变/态,你有病就去吃药!妈的,姐姐,不伺候了!”

    骂完,跳上一辆出租车,真不伺候了。

    江凛:“……”

    他没想到宁棠是这个反应。

    在她之前,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这个样子。

    他懵住了,大脑一片空白,表情茫然而无辜。

    韩炳坐在驾驶位上,一直沉默,待看到江凛这个表情,几乎是变脸一样,笑了起来,声音带着几分邻家哥哥的温柔:“小少爷,我们去喝奶茶,好不好?”

    “好。”

    “我想喝奶茶了。”

    “也给阿莹姐姐带一杯。”

    他笑起来,漂亮的眼睛像是含了星星,闪亮闪亮的迷人。

    忽然,他看到了旁边座位上的红樱桃发圈,好看的眉头皱了皱,拿起来,轻轻摸了会,抬起头,眼里带着困惑:“韩哥哥,刚刚有人在么?”

    韩炳发动车子,笑说:“没有人。”

    他没再问,把发圈戴到左手腕,低着头,揪着上面鲜艳的红樱桃玩了一会,笑得天真而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