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闪婚后,病娇老公夜夜在我怀里撒娇 > 第003章 果然是鸿门宴啊!
    宁棠坐在出租车内。

    乌黑顺滑的长发不知什么时候散落下来,在微风的吹拂下,一个劲儿扇她的脸。

    烦!

    她随手顺了顺,想要扎起来,发现丢了发圈。

    包包里也没有。

    她没办法,只能随地取材,从包包里拿一根眉笔当发簪,暂时拢住了头发。

    手机在响。

    是首富公公江印。

    这电话来的时间很巧妙啊!

    她看了眼,没有立刻接,心里琢磨了会江印的来意,那边挂了,就给拨回去了:“嗯,爷爷,是我,刚刚在忙,没来得及接。”

    “没关系。在哪里呢?过来陪爷爷喝茶。”

    喝茶是假,谈心是真。

    江印一定知道她跟江凛闹矛盾的事了。

    不然,不会这么突然的召见她。

    这是一场不对等的婚姻。

    饶是她说的刚,关键时候,还得去装孝顺孙媳。

    妈的,该死的陈璐、林东洋!

    *

    宁棠到达宜笑茶馆的时候,也巧,在包厢门口遇到了徐荣达。

    徐荣达28岁,身材高大挺拔,长得也英俊潇洒,就是品味忒俗,脖颈、胳膊、手指全是金链子,那招摇的土豪派头,让宁棠非常欣赏。

    可惜,徐荣达这人只欣赏钱。

    不然,宁棠可以换个人卖身。

    “恭喜你啊,宁妹妹,一招飞上枝头了啊。”

    徐荣达染着时尚黄毛,穿着花色衬衫,嚼着口香糖,一身流·氓气质。

    他晃了晃手里的支票,意思是债务两清。

    宁棠见了,知道是包厢里的江印帮自己还了债,也就领了情,笑说:“既然知道妹妹飞上枝头,徐哥,以后有发财机会记得带上我啊。”

    徐荣达是个奇人,没什么文化,但就是运气好,跟欧皇似的,投资什么,赚什么。

    她眼红很久了。

    虽然现在上了江家大船,吃喝不愁,但她不想做花瓶,能自力更生,就自力更生。

    何况搞钱,其乐无穷。

    “行啊。就怕妹妹看不上我这点小钱呐。”

    徐荣达说着,目光瞅着她的头发,伸手抽掉她发间的眉笔,看她长发披散下来,笑得浪浪荡荡。

    宁棠:“……”

    神经病啊!

    怎么都喜欢拽人头发?

    她心里骂娘,面上微笑:“怎么会呢?徐哥一如既往的低调。”

    她想想他的身家,酸的很,暗暗诅咒他爱上个拜金女,败光他家底。

    两人各怀心思,没聊几句,就告了别。

    宁棠整了整衣装,推门进了包厢。

    *

    包厢里

    一国首富江印在喝茶。

    他盘腿而坐,留着胡须,面容温和可亲,穿着白色的唐装,很飘逸宽松,仙风道骨如同世外高人。

    很难想象他是一国首富、满身铜臭。

    “爷爷——”

    宁棠刚被他给还了债,所谓拿人手短,也就面朝着他,席地跪坐,乖乖认错了:“爷爷,我刚跟阿凛闹了点别扭。对不起,让您失望了,一会我就去跟阿凛道歉。”

    江家娇宠的宝贝,她一个冲喜的媳妇,有什么资格冲人家发火?

    江印喝着茶,听着孙媳的话,笑了笑,语气慈爱:“喝茶吧。你们小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合。无碍的。”

    宁棠:“……”

    果然是鸿门宴啊!

    如果她刚刚不先认错,这会是不是就有碍了?

    罢了,既然认了错,那就好好认吧。

    “爷爷不在意,我这会是心里难受了。都那么大人了,还那么冲动,不对的,也该成熟了。”

    她最后一句何尝不是反讽呢?

    江凛那少爷脾气,一看就是溺爱出来的!

    可他们似乎还在继续溺爱着,并且要她给以同样的溺爱。

    江印多少听出点怨言,不过,一笑而过:“你也不用逼自己那么紧,在我们长辈面前,你们都是孩子。不过,阿凛年纪小,你年长他几岁,不要跟他一般见识,就顺着他些,不然,他气着身体,我们当长辈的心疼,你当媳妇的,不也心疼?”

    场面话总是很漂亮。

    言外之意就让人心寒了——是她做的不好,没有照顾好江凛。

    宁棠一脸乖顺地听了半小时的说教,才借口去洗手间,舒了口气,活了过来。

    她拧开水龙头洗脸,看镜子里眼圈微红的自己,觉得很可笑:有什么可委屈的?不就是被人掐了脖子?不就是被人暗示放低姿态、顺从讨好?

    真特么越活越没个人样了。

    宁棠嗤笑了声,拍拍脸,走了出去。

    再回包厢,江印已经离开了。

    她没走人,坐回原位,拿了手机打电话。

    这订好的包厢,不用就浪费了。

    宁棠请了几个熟识的朋友来喝茶,聊了2个多小时,算是重回编剧这个老本行了。

    “那我回去想想。这个都市的剧本,我有点想法。跟组编剧那个,我怕是没时间。”

    江凛的病情还没稳定,她这个冲喜的媳妇,看江印的意思是,就得24小时贴身守着。

    听听,电话来了。

    是韩炳,问她在哪里,派人来接她。

    宁棠说了个地址,又聊了几句,才告辞离开。

    外面天黑了。

    她在路边站了约2分钟,一辆黑色迈巴赫就停了下来,车窗降下,男人脸面陌生,语气却尊敬:“少夫人,请上车。”

    宁棠点头,上了车,听男人自我介绍,是江少的保镖,叫于蒲,负责暗中保护。

    她忽然想到什么,拧眉问:“我身边也有吗?”

    于蒲顿了一会,沉默下来。

    沉默便是默认。

    宁棠瞬间了然:既然她身边有人,那么,之前踹江凛车子的一幕,肯定被人告知江印了,怪不得他召见自己。

    谈心是假,敲打是真!

    宁棠告诉自己:有钱人嘛,都这样。以江凛那个矜贵地位,她的身价水涨船高也是很正常的事。

    可纵使如何开解,她知道,有些东西,比如尊严,比如自由,从她答应的那一刻,就永远的失去了。

    *

    黑色豪车驶进了地下停车场。

    于蒲停下车,见宁棠下来,一边为她带路,一边介绍:“这栋大楼是夫人送少爷的10岁生辰礼。如果不出意外,少爷婚后定居这边。这里1层是佣人活动区,2层到10层暂时空置,11层到20层是休闲娱乐区。21层到29层是收藏品区。少爷喜静,住在顶楼30层。”

    宁棠:“……”

    所以,他一人住一栋楼!

    还是市中心、寸土寸金的地方!

    妈的,原谅贫穷限制了她的想象。

    “少夫人好。”

    佣人们站成一排一排的,穿着统一的黑色制服,看到她,纷纷躬身见礼。

    宁棠:“……”

    这个时候似乎也可以原谅下江凛的坏脾气!

    天之骄子在云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