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闪婚后,病娇老公夜夜在我怀里撒娇 > 第006章 你也矜持点
    宁棠:“……”

    他们昨晚没圆房。

    但这事属于隐私,也没什么好说的,索性就沉默了。

    沉默等于默认。

    再说,江母也很笃定:“你也矜持点,怎么能把阿凛咬伤呢?”

    宁棠:“?”

    她懵了一会,想起昨晚怒极、恨极,在江凛锁骨上狠狠咬一口,还见了血。

    偏不巧,他今天穿的白衬衫,扣子抠得松散,隐约可见那道咬痕。

    一时无从辩驳。

    她只能再次保持沉默。

    沉默等于默认。

    江母就皱着眉头提醒了:“他那身体还没好,你当媳妇的,还年长他几岁,多少该知道点轻重,不要纵着他胡来。一时贪欢,贻害无穷。”

    宁棠:“……”

    说得好像她是个吸男人精气的狐狸精。

    她尴尬之余,还觉得羞耻,想反驳说没那回事,又怕她细问为什么没圆房?或者猜测江凛不行。到时候搞得江凛知道了,伤了他男人颜面,她绝对没好果子吃。

    所以,还是沉默吧。

    沉默是金。

    江母见她沉默,觉得她是闷葫芦,算是找到训话的由头了。

    宁棠听训了十几分钟,才借口去卫生间躲开了。

    她没吃饱饭,也没回餐厅,躲卧室去了。

    豪门媳妇不好当。

    她觉得还是重操编剧旧业,自力更生,比较可靠。

    但电脑在租房。

    她便先在手机上写了几个灵感,等江母离开,才去书房跟江凛说:“我要回租房收拾点东西。”

    其实,这里什么东西都有。

    但她还是想用自己的。

    江凛俊颜清冷,正神情专注地敲着键盘,像是没听到她的话。

    宁棠默认他是同意,就悄悄推出去,拎包出了门。

    她乘电梯到1楼,才出去,就见于蒲迎了上来。

    “夫人,我送您。”

    “谢谢。”

    她没多想是谁吩咐的,韩炳还是江凛,于她而言都没什么意义。

    她坐车回了租房,收拾了点日用品,主要是电脑,还有些写作方面的书籍,带过去了。

    再次回到那栋豪华公寓后,没见到江凛,倒是韩炳主动说了:“少爷陪几个朋友在20楼玩,如果您想去——”

    “我不打扰他们了。”

    她才不想去。

    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写剧本、搞事业。

    她寻了个客房当书房,让人搬了个桌子过来,打开电脑,就开始写剧本了。

    这个剧本是一个奇幻爱情故事,前半段是女主角疯狂暗恋男主角,为此,耍了不少小心机,依旧爱而不得,后半段反转,是男主角泥足深陷、寻觅女主角、差点疯魔的故事。

    从来虐恋,易成经典。

    她好久没动笔了,一写起来,还很顺畅,不到1小时,就写了3000字的剧本大纲,发到了常合作的导演邮箱。

    因为知道导演很忙,也不急着等结果,就直接动笔了。

    一直写到中午。

    佣人来叫午餐。

    她也饿了,就出了书房,去了餐厅。

    餐厅里

    丰盛的午餐已经摆好了。

    江凛也坐好了,但没动筷,似乎在等她。

    宁棠很有自觉,坐下后,就道了歉:“不好意思,我来晚了,下次你可以先吃,不用等我。”

    江凛皱眉,冷冷淡淡的口吻:“家里规矩,人不到齐,不可用餐。”

    宁棠:“……”

    没看出来他是个守规矩的!

    她应了个“好”,见他动了筷,才跟着拿了筷子。

    如昨天一样,很沉默的用餐。

    他不说话,她也不开口,就闷头吃饭,连菜都不怎么碰。

    江凛看得皱眉:“菜不合胃口?”

    言外之意似有——如果菜不合胃口,那就换了做菜的人。

    宁棠愣了下,忙摇头:“没有。挺好的。”

    她知道他不满自己不吃菜,就多夹了点菜。

    果然,他没再说什么。

    宁棠觉得他主动说了话,便也问了句:“听韩炳说,你的朋友来了?怎么没留下来吃饭?”

    江凛言简意赅:“嗯。他们太吵了。”

    宁棠:“……”

    竟然无言以对。

    因为朋友吵,所以不留他们吃饭。

    他这样交际,还有朋友来往,估计也是奔着他的身份了。

    “其实,热闹点也好。”

    “嗯。”

    他真的太寡言了。

    还有点话题终结者的意思。

    她莫名想到了昨晚的他,觉得夜晚的他,虽然危险,但比较热情。

    “我的性格是比较喜欢热闹的。”

    她不想学他那么沉闷,就表达自己的诉求:“别看我职业需要安静创作,但是,创作前,我就喜欢找朋友聊灵感,就脑洞风暴,你懂吗?一个脑洞抛出来,四五个人一起想。集体智慧,很容易出爆点。”

    江凛听了,没什么情绪波动,就别有深意地看她一眼:“你随意。楼下有娱乐室,你想要朋友来,都随你。”

    宁棠:“……”

    她不是要借用地盘搞聚会的意思啊!

    虽然这地盘请朋友过来,是很有牌面的,但卖身冲喜得来的牌面,实在拿不出手。

    “谢谢。”

    她觉得他是好心。

    言语间,虽然冷淡,但还是比较尊重她的。

    相比昨晚诡异的温柔,现在的他,更讨喜一些。

    讨喜的江凛在吃好饭后,要韩炳给今天做饭的厨娘发个奖励。

    宁棠不想自作多情——是她后来吃菜很猛的原因。

    两人转去了客厅。

    当着江凛的面,她不好撇下他,去忙自己的事,只能陪他干坐着。

    佣人很快端来了两份水果拼盘。

    宁棠陪着他吃了会,留意他的喜好,很惊喜:“真巧,我也喜欢吃芒果。”

    江凛顿了下,便改吃别的水果,把芒果留下给她了。

    宁棠:“?”

    她看着递到面前的果盘,觉得他误会了,忙解释:“我刚刚那么说,不是想要吃你的芒果。”

    江凛点头:“我知道。你吃吧。”

    宁棠:“……”

    怎么感觉他在对自己好?

    她是自作多情吧?

    正怀疑着,他又出了声:“你还喜欢什么,吃的,穿的,用的,尽可以告诉佣人。她们会准备好的。”

    宁棠:“……”

    他好像就是在对自己好。

    有点受宠若惊。

    她接过果盘,点头微笑:“谢谢。”

    如果这样相处下去,似乎也不错。

    可昨晚的他……还有那奇怪的身体感应……

    像一个梦。

    “我去午睡,你要一起吗?”

    他的邀约彬彬有礼,更像一个梦。

    宁棠鬼使神差地点了头:“好。”

    不是她不矜持,而是她很清醒——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跟江凛闹得关系不睦,绝对是最蠢的行为。

    两人移步去了卧室。

    卧室没有燃助眠香,但空气里还是漂浮着香味。

    很好闻。

    很温暖、安全。

    她简单铺了下床,跟他一起躺到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