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闪婚后,病娇老公夜夜在我怀里撒娇 > 第007章 阿凛,你救救我
    再一次同眠。

    她有点忐忑,很怕他像昨晚那样发疯。

    但她多虑了。

    他很安静,躺在身边,呼吸很轻,温热的体温传来,存在感很强,但少了危险的攻击性。

    许是因为昨晚没睡好,她没一会就睡着了。

    再醒来,身边没了人。

    看一眼时间,下午3点了。

    她走出去,寻了韩炳,问江凛的下落,得知他在书房工作,也安心忙活自己的剧本了。

    不知为何,她不想让江家知道她写剧本的事。

    一写一下午。

    沉迷工作,时间过得很快。

    她在晚上时,收到了导演谭敏的电话。

    关于投去的剧本,她是满意的,点评说:“以梦境的方式,演绎两段截然不同的爱情。现实与梦境的影响与重合,有点乌比莫斯的无限循环的意思。最后爱情的反转,倒也催泪。小棠,你从来没让我失望过。”

    宁棠很谦虚:“谭姐,你谬赞了。还需要您指教。”

    “指教谈不上。我们约个时间,细说吧。”

    “好。”

    她们约了明天下午3点在宜笑茶馆见面。

    宁棠觉得这个剧本大概没问题,就是价格不好说。

    按着她以前的名气,单集剧本在5w+,现在,圈子里都知道她公司破产,负债累累,非常缺钱,那么,有可能面临压价。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宁棠可以说盛装打扮。

    她从衣橱里选了件香奈儿经典小黑裙,腰间系了条6000多的白色丝巾当腰带,还拎了个lv的最新包包。

    至于手上的钻戒,足有5克拉。

    她发誓,最有钱的时候,都没这么奢侈过。

    等电梯时,借着光可鉴影的墙面,她看到了不一样的自己:身段高挑、婀娜多姿,优雅华贵、不失美艳。

    果然,人靠衣装啊!

    “要出门?”

    江凛不知何时从书房走了出来。

    他穿着白衬衫,黑色西裤,袖口挽起来,很干净利落,除了手上一款深蓝色钻石腕表,低调得像个普通上班族。

    但他气质很好。

    背脊挺直,站姿优雅,一举一动,矜贵迷人。

    宁棠迎上去,笑说:“嗯。屋里闷。出去逛逛。”

    话音落下,电梯门开了。

    她走进去,见他还在,深邃的眼睛一眨不眨盯着自己,不得不开了口:“你要一起吗?”

    幸而他摇了头。

    “不了。我还有工作。”

    他说是这么说,但还是站着不走,一直看她。

    宁棠被他看的心里发毛:“江凛……你有事?”

    “没。”

    “那我走了。晚点见。”

    她敷衍两句,关了电梯门。

    真看不懂他啊!

    当坐上车,于蒲一句话似乎解开了她的疑惑。

    “少夫人今天真漂亮。”

    “……”

    江凛刚刚不会是觉得她漂亮,才一直看她吧?

    妈的,她自作多情的毛病又来了!

    宁棠怀着这些乱七八糟的心思到了宜笑茶馆。

    寻到订好的包厢,一坐下,就给谭敏发了信息:【谭姐,我到了。】

    那边没有回复。

    等了约10分钟,才收到了电话:“哎,宁棠,不好意思,我这边出了点事,咱们改天约吧。”

    宁棠预感不妙,忙追问:“改天是哪天?”

    “啊?哪天啊,我看下我的时间安排……对不起,我最近都很忙。”

    “……好。”

    她听出她的婉拒,也不死缠烂打,直接挂断了电话。

    不对劲。

    谭敏是个爱才的导演,遇到喜欢的剧本,哪怕合作不了,也不该是这个态度。

    她遇到什么事了?

    隔壁传来一阵潺潺流水般的美妙琴声。

    古色古香的包厢,香烟袅袅,宁心静气。

    她端起茶杯,喝了几口,给一个相熟的经纪人打电话。

    寒暄几句后,一提到剧本,对方就支支吾吾,避而不见。

    真相越来越近。

    她最近没得罪什么人,也没遇到什么人。

    尤其是有能耐的人。

    除了江家。

    她给江印打电话:“爷爷,您忙吗?”

    江印笑呵呵的慈爱口吻:“是小棠啊,找爷爷什么事?”

    宁棠旁敲侧击:“爷爷,您知道我是个劳碌命,闲不住的,最近也没什么事,就想找点事做。”

    “你想找什么事做?”

    “什么事都可以。”

    “既然什么都可以,那么就去照顾阿凛吧。对你而言,照顾好他,就是你天大的事。”

    果然是他。

    打压了她的编剧事业。

    为什么?

    宁棠捏紧了茶杯,克制着怒火,低声问:“所以,爷爷,我以后都得围着江凛活,是吗?”

    “宁棠,你是个聪明的人,我希望你能一直聪明下去。”

    这个回答让她抓起茶杯,狠狠砸到了墙面上。

    “砰!”

    茶杯撞击得四分五裂。

    江家是个牢笼。

    他们娶了她,原因不堪,用心更可耻。

    她怒极,几乎生出恨意,说话声音也大了:“江老,我是个人。活生生的人。我嫁给了江凛,我是他的妻子,照顾他是我的责任,但是,我没有义务围着他活,你们也没有权力操控我的人生。”

    “这些话,我不想再听第二遍。”

    江印的声音平静中带着威压,说完便把电话挂断了。

    对他这样时间就是金钱的人,如果不是江凛,她都没有跟他对话的资格。

    他瞧不起她。

    只不过,他的瞧不起裹着一层布,是隐晦的,而江母,是赤·裸·裸的。

    她还想到了江凛在医院里让她脱衣服的画面。

    江凛,那个名义的丈夫,何尝瞧得起她?

    呵,真可怜!

    而害她落得这般可怜的狗男女,绝不能放过。

    宁棠给侦探打电话,催促他们快点寻找陈璐、林东洋的下落,挂断电话后,恨得一下下捶桌子,手很痛,但就这样,咬着牙,靠肉体的疼痛把这些精神上的痛苦压下去了。

    既然江印要她围着江凛活,那么,属于江凛身上的光环也该是她的。

    “少夫人,您还想去哪里?”

    于蒲没想到宁棠这么快就出来了,不知她接下来安排,就问了出来。

    宁棠上了车,从包里拿出化妆镜,对着镜子整理了妆容,美丽的脸,笑容冷漠:“去你家少爷心里。”

    她决定了——她要江凛的心。

    既然他们控制她,那她就以爱为刃控制江凛。

    于蒲不知她所想,诧异了下,反应过来:“少夫人,要回去吗?”

    她闭上眼,没有回答。

    于蒲默认她是同意,便发动了引擎。

    豪车行驶了20多分钟,抵达了目的地。

    宁棠下车,大步走进大厅,在一众佣人的躬身行礼中,进了电梯。

    直达顶层。

    顶层很热闹。

    江凛躺卧在沙发上看书,很悠闲的姿态,像是没看到脚边跪着的年轻男人。

    年轻男人相貌极好,上挑的丹凤眼,唇红齿白的漂亮,哭起来也梨花带雨:“阿凛,你救救我,就这一次,最后一次,不然,爷爷会打死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