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闪婚后,病娇老公夜夜在我怀里撒娇 > 第008章 废话少说,你滚吧。
    江凛冷着脸,无动于衷。

    韩炳站在他身侧,倒是开口劝了:“明川少爷,您还是回去吧,少爷向来不管这些事,若是让老爷知道,您过来找他,怕是真会被打死的!”

    他确实是好意。

    江凛身体不好,平时也就处理一些江氏集团决策方面的大事,被江老知道,他因为创业失败来麻烦他,少不了一通教训。

    江明川也知道自己不该来,可他除了求江凛,没别的办法了。

    “闭你妈的嘴!”

    “韩炳,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江明川哀求了半晌,没得江凛一个好脸,正羞愤、恼恨得心里喷火,韩炳算是撞他枪、口上了。

    他朝他怒喝两句,摆着少爷的谱儿,下一秒,胸口一疼,等反应过来,人已经被江凛踹倒了。

    “滚!”

    江凛脾气不好,但自持身份,很少发火。

    江明川能把他气得踹人,也是一个本事。

    这会儿,他实实在在挨了一脚,也不恼,爬起来,抱着江凛的腿,没脸没皮地笑:“哥,我喊你哥,成不?好哥哥,你别气,我的错,我刚急昏头了——”

    打狗还得看主人呐。

    刚刚是他莽撞了!

    韩炳是江凛的心腹,他不给韩炳脸,那就是自找没脸。

    “韩哥,对不起,刚刚是我说话不经大脑,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一般见识。”

    他反省过后,立刻认错。

    堂堂江家三房独子,江家排行第四的少爷,摆出这么卑微的姿态,也是能屈能伸了。

    江凛却最看不惯他这样子,摆手赶人:“废话少说,你滚吧。”

    “江哥,我那公司——”

    “你那公司早点关门大吉。我给你2000万的零花钱,你爱怎么玩怎么玩。”

    他宁愿花钱让他玩,也不想让他去创业。

    对他们这样的家族,宁愿养个败家子,也不想养个打着创业名头的败家子。

    创业可比败家更败家。

    “江哥,我不想玩,我就想救我的公司,8000万,不,6000万,真的,只要你给我6000万,我那公司马上就能起死回生了。”

    江明川不是经商的料,但他志向不小,人也跟小强似的,抗击打能力超强!

    当他余光看到宁棠进来,立刻计上心头:“弟妹,好弟妹,你来的好,你也是创业过的人,你说句公道话,那公司对我们的意义,就是我们的孩子,哪能见死不救?”

    宁棠:“……”

    她公司破产时,不是见死不救,而是求救无门,当真是痛死她了。

    哪怕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一想起,还是痛彻心扉。

    这个江明川还真是会扎人的心!

    她觉得自己受了无妄之灾,脸色不太好,站在一旁,安安静静不说话。

    江凛看她面上似有痛色,眼眸转了转,轻声问:“是吗?”

    宁棠迎着他深邃幽暗的眼眸,不知为何,点了头:“是。”

    她不觉得自己能左右江凛的决定,只是表个态罢了。

    不想,江凛说:“好吧。”

    好什么?

    她还在困惑。

    那边江明川已经喜大普奔感谢上了:“江哥,你是我亲哥,此番大恩大德,小弟以后给你当牛做马——”

    江凛冷着脸打断他的话:“你别高兴的太早,我既然给了钱,那就是入股,以后公司的决策权归宁棠了。”

    宁棠:“……”

    这下还真的是无妄之灾了!

    她可没一点觊觎别人公司的意思!

    江明川不知她所想,笑意渐渐僵硬了:“江哥,这样不好吧?弟妹那么忙,我不好打扰她啊。”

    江凛听了,嗤笑:“蠢货!”

    他让宁棠进公司,是看得起他,他倒还小人之心了。

    韩炳也觉得江明川很蠢,而他这么蠢,还想着创业,实在“可敬”,便出声提醒了:“明川少爷,您是傻了,跟我们少夫人上了一条船,那不就是跟我们少爷上了一条船?有我们少爷在,您那公司,以后还怕什么?”

    江明川:“……”

    他终于开窍了,笑着一拍脑袋:“对对,瞧我,都高兴糊涂了。”

    糊涂人江明川糊涂了半生,终于聪明了一时:“好弟妹,明儿去我公司逛逛,想要什么职位随便挑。”

    宁棠回了个笑,并不接话。

    她对去他公司做事没兴趣,但也不当面落江凛的面子。

    江凛捏了会太阳穴,神色不耐,再次摆手赶人了。

    这次江明川很听话,笑嘻嘻道了别、离开了。

    宁棠送他进电梯,回来时,见江凛靠着沙发背,脸色苍白的很,忙问:“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江凛闭着眼,神色恹恹:“头疼。”

    他这是老毛病了,头痛时,恨不得撞墙!

    “医生有开药吗?”

    “……开了。在这里。”

    韩炳端了杯水、拿药过来。

    宁棠接过来,问了韩炳吃法,抠出几粒药丸,准备喂他吃。

    江凛意外了下,伸出手:“给我吧。”

    宁棠摇头:“不给。我喂你,来,张嘴——”

    江凛:“……”

    他顿了下,深深看她一眼,顺从地张了嘴,吞药时,舌头舔到了她的掌心。

    痒痒的。

    她忽然觉得他很像儿时养过的小狗,不自觉地看他看了很久。

    江凛微皱眉:“在想什么?”

    宁棠自然不敢说想他像条狗,就敷衍一笑:“没想什么。就觉得你很好看。江凛,其实,我以前见过你。”

    江凛似乎对这个话题有点兴趣,单手支着下巴,慵慵懒懒接了话:“什么时候?”

    “好像是你16岁生日。”

    她那时大三,写小说卖了个影视版权,赚了些钱,也认识了些有钱的朋友,就有幸跟着参加了他的盛大生日宴。

    江凛回想16岁的生日宴,不算多愉快,即便他是主角,碍于身体不好,也没出场几分钟,对她自然没印象。

    现在听她说出席过,不知为何,竟有些遗憾。

    “然后呢?”

    他想知道她对他的印象。

    他记得那时听到了一个残酷的消息,心情很不好,切蛋糕时,拿蛋糕砸在了那女人脸上。

    宁棠不知他心中所想,斟酌着语言说:“然后我就想着……有机会亲口跟你说句生日快乐。”

    这话有点表白的意思。

    江凛愣了一会,目光变得玩味:“是吗?”

    宁棠皮笑肉不笑:“……当然。”

    实则心里很虚。

    她那时很震惊——他在生日宴,也就是他母亲的受难日,竟然拿起蛋糕摔他母亲一脸。

    哪怕到了现在,都想知道原因。

    想着,她忍不住问:“你跟你妈妈……关系似乎不是很好。我觉得她还挺疼你的,你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

    江凛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脸色冷得很:“你错了。宁棠,这世上没有一个人真的心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