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闪婚后,病娇老公夜夜在我怀里撒娇 > 第009章 以后我来心疼你。
    宁棠:“……”

    她觉得江凛这话说的很偏激。

    就像被宠坏的孩子,觉得全世界都对不起他。

    中二的很。

    她抿唇笑了下,沉默不接话。

    江凛大抵知道她的想法,唇角扯出个讽刺的笑容,也不多说什么。

    他没兴趣扒开伤痕给别人看。

    宁棠余光留意他的微表情,觉得自己被鄙视了,就轻声反驳了:“难道爷爷也不心疼你吗?”

    你可知道,他为了你,打压我的事业,恨不得我围着你活呢!

    剩下这句话,她咽在了嗓子眼里。

    江凛听她说起爷爷,表情不再那么冷了,却是点了头:“嗯,他不心疼我……没有人心疼我。”

    最后一句,他垂下眼眸,模样颓丧,语气低迷,多了几分可怜意味。

    宁棠忍不住说:“以后我来心疼你。”

    江凛:“……”

    他被她的话惊到了,眼睛不自觉地闪亮了一下,很快又被他遮掩住,换成一副平静漠然的样子:“哦。这也本该是你的责任。”

    有点傲娇那味儿。

    宁棠笑着坐下来,同他一样,斜靠着沙发背,几乎挨着他,眼眸含笑:“还有什么是我的责任?你说出来,我都记着。”

    江凛:“……”

    他觉得她在勾、引自己。

    相比前两天对自己的冷淡疏离,这会儿热情得让他生疑:“你……受什么刺激了?”

    宁棠:“……”

    真是敏锐!

    可她不能说出内情,只能扯谎:“你不是说不要貌合神离的婚姻么?我在努力爱上你啊!”

    江凛皱眉,脸色不悦:“爱上我,需要努力?”

    宁棠:“……”

    当然需要。

    脾气那么差,她受虐狂啊爱上他?

    真是没点自知之明。

    她心里吐槽,面上微笑:“不需要。哈哈,我紧张,刚说错话了。”

    江凛不置可否,犀利深邃的眼眸看着她,似乎能看到她心里去。

    宁棠忙转移话题:“你头还疼吗?”

    “好多了。”

    “……那就好。”

    她忽然没话可说了。

    江凛是个沉闷的人,也不知道找话题,就很专注地看着她。

    目光炙热如火。

    宁棠被他看的面红耳赤、心乱如麻,好一会,才又找到了话题:“你、你不会真让我去江明川的公司吧?”

    江凛点头:“怎么,你不想去?”

    宁棠确实不想去。

    她有自己想做的事业,虽然一时被打压了,但不会放弃。

    不过,当着江凛的面儿,话也不能说的太死:“也不是,我还什么都不了解呢。”

    江凛不以为意:“你想了解什么?问我就好了。”

    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宁棠便真问了:“他公司做什么?遇到什么问题,过来找你借钱?”

    “他公司做研发,是汽车燃料这块。这行业就是烧钱。他根本烧不起。每次没钱,就四处求爷爷告奶奶借钱。”

    “还没盈利?”

    “他没那个本事。野心倒是大,想做汽车燃料的变革者。”

    “……”

    宁棠是圈外人,听不大懂,但对江明川这个人有点另眼相看了: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何尝不是一种孤勇?

    她沉默下来,江凛也没再说话。

    两人相对无言了一会,韩炳走过来,低声说:“少爷,罗特助过来了。”

    罗特助就是那天撞到宁棠的人。

    “少爷好,少夫人好——”

    罗衡面色恭敬,躬身行了礼,递上了一沓文件。

    江凛没接,示意他交给宁棠。

    宁棠一头雾水,接过来,才了然:这是江明川公司的评估报告。

    她似懂非懂:“你想收购他的公司?”

    “他陆陆续续借我2个亿了。”

    “我可不是慈善家。”

    他是商人,从不做赔本的买卖。

    宁棠觉得自己成了棋子,面色郑重:“你想我做什么?”

    “也不用你做什么。”

    “就是想送你个结婚礼物。”

    他出手大方,要把江明川的公司送她。

    宁棠是真受宠若惊了:“江凛,君子不夺人所好。”

    她想着江明川对公司的热情,跟创业时的自己太像了,只要能救公司,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所以不忍心破坏那份热忱。

    出于这个原因,她委婉拒绝:“我不想做坏人。”

    江凛皱眉,冷嗤:“妇人之仁。”

    宁棠也不辩解,觑着他的脸色,把文件还回去。

    江凛没接,目光冷冷看着她,仿佛在说:你不要,那就扔了。

    宁棠知道他脾气不好,也不想因为别人影响两人关系,便笑着哄他:“你们到底是兄弟,能帮他一把便帮一把吧。他可是哥都喊上了。你既当了人家哥哥,那得做出点哥哥的样子来。”

    江凛:“……”

    他听了这些话,心里那股气莫名消散了不少。

    “你为了旁人,违背我的话。”

    他语气里还有些不悦,但更多的是不解:“为什么?”

    他想到江明川那张俊俏的脸,心儿不顺了:“你喜欢他?”

    宁棠听出几分醋意,莞尔一笑:“有点吧。毕竟他是你兄弟。我爱屋及乌嘛。”

    江凛皱眉:“你只要爱屋就好。”

    他要她全部的爱。

    不许别人分走一点。

    宁棠知道他独占欲发作,便顺着他的话说:“好。听你的。我只爱屋。”

    江凛:“……”

    她又在勾、引他了。

    他心里愉悦,面上淡然:“你就这么爱屋的?”

    显然要她做出表示。

    宁棠有些不好意思,余光扫了眼不远处的两个旁观者,后者们对视一眼,不等江凛发话,很识趣地退下了。

    这少夫人看着不显山露水的,还真入了少爷眼了!

    客厅里只剩下两人。

    安静的很。

    他们靠的近,几乎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

    江凛还是靠着沙发,慵慵懒懒的躺姿,配合着一张漂亮的脸,显得很无害,但那双灼亮的眼眸充满危险和攻击性。

    宁棠一阵心乱如麻,还想到了那天晚上的吻——强势、霸道、带着嗜血的狠戾。

    如果可以,她不想再经受一次。

    可他在等着。

    她不能退缩,便心一狠,闭上眼,扑上去——

    这个吻很快,如蜻蜓点水,稍碰触就分开。

    但对江凛而言,这个吻,温热而柔软,带着点香气,在他头脑中似乎炸开了一个烟花,让他心情愉悦、思绪飘散、如坠虚空。

    等他再清醒,有点不知今夕是何夕。

    待看到面前的女人,更是表情茫然:“姐姐,你是谁?我……好像见过你?”

    宁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