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闪婚后,病娇老公夜夜在我怀里撒娇 > 第010章 他还真是人格分裂?
    什么情况?

    宁棠蹙眉打量他,脸还是那张脸,但气质全变了,不再是慵懒的躺姿,不知何时面对她跪坐在沙发上,像是看到了什么稀罕物,忽闪着两只黑亮的眼睛、兴致勃勃地瞧她——

    “姐姐,你怎么不说话?”

    他眼里带着笑,声音变得孩童般童稚可爱,还探头探脑、东张西望:“韩哥哥呢?”

    宁棠看得愣怔,一个大胆的想法窜上心头——人格分裂?

    “韩——”

    他张嘴喊人。

    宁棠伸出手,不受控制地捂住了他的嘴:“别喊……你叫什么?”

    她觉得这是个了解江凛的好时机,不想韩炳过来打扰。

    “我叫江小野。姐姐你呢?”

    “我叫宁棠。”

    “哦,宁姐姐——”

    江凛,不,应该是江小野,性格很活泼,笑嘻嘻凑过来,神秘兮兮问:“宁姐姐,你是韩哥哥的女朋友吗?”

    宁棠:“……”

    他还真是人格分裂?

    连她也不认识了?

    她眼神复杂地摇头:“不,我不是他女朋友。”

    江小野听得皱眉,白皙修长的食指抵着唇,猜测了:“那你是谁的女朋友?阿凛哥哥的吗?”

    宁棠:“……”

    他知道江凛?

    不同人格间互相感知?

    她思量着点头:“是的。我是他女朋友。”

    “啊?是他女朋友啊!”

    语气里透露丝丝嫌弃的意味。

    宁棠觉得有趣,笑问:“怎么了?”

    江小野撇撇嘴:“阿凛哥哥脾气可差了。你眼光真差。”

    宁棠:“……”

    这算什么事?

    官方吐槽?

    果真致命!

    她想附和,可没搞清怎么回事,怕江凛会知道,就违心地说:“怎么会呢?你阿凛哥哥很好的,长得好、出身好,哪哪都好。”

    江小野不认同:“才不是。他脾气不好,总不让我出来玩。阿赫哥哥才不那样。”

    宁棠:“……”

    阿赫?

    是谁?

    又一人格?

    多重人格分裂?

    她想着,正要打听,一阵脚步声传来——

    “韩哥哥——”

    江小野见到他,很高兴,跳下沙发,伸开双臂就扑过去了。

    对此,韩炳只诧异了一秒,就恢复如常,笑着拥抱他,还揉揉他的头发,温柔宠溺的口吻:“小少爷来了,真巧,凛少给你买了新玩具,要不要去看看?”

    江小野点头,跟他走了两步,回头喊:“宁姐姐,一起来玩啊。”

    这话正合宁棠的意。

    她对江凛了解太少了。

    还不如韩炳。

    作为妻子,实在是失职。

    三人沿着长长的走廊,绕了个弯,来到一间上锁的房门前。

    宁棠刚住进来,还没逛过,并不清楚这顶楼的布局,可以说,是第一次看到上锁的房间,几乎是下意识,她看了周边的房间,果然,又看到了一个上锁的房间。

    所以,是三重人格分裂么?

    正想着,韩炳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里面宽敞明亮,装饰的很有童趣,奥特曼、超人、小飞侠等超大手办摆满了房间。

    除了玩具,房间更多是油画作品,画得多是鲜花、小动物,或靠着墙角,或挂在墙面,每一幅都那么明艳绚烂,饱含着蓬勃耀眼的生命力。

    太美了。

    宁棠自觉是个没什么审美细胞的人,但还是被惊艳了。

    她站在那里,几乎能共情到创作者的心情,是以,久久不能平静。

    “我的小樱桃不见了。”

    江小野一进来,就东翻西找,还把画架给碰倒了。

    画架上有没完成的油画作品,这要是倒了,估计就毁了。

    还好宁棠眼疾手快扶住了。

    “江凛,你小心——”

    她一急,都忘了面前的人是江小野了。

    江小野还在满屋子找东西,似乎没听到她的惊呼声。

    宁棠及时捂住了嘴,看着画架上的半成品,应该是人物画,侧面像,乌黑的长发随风飘扬,发尾的位置,一个红樱桃发圈将落未落。

    等下,这红樱桃发圈有些熟悉?

    “找到了!”

    一道惊喜的童音唤回她的思绪。

    江小野俊脸含笑,伸着手,晃着红樱桃发圈:“姐姐,我给你扎头发吧。”

    宁棠:“……”

    果然是她丢失的红樱桃发圈。

    好像是跟江凛领证那天,被他拽头发时丢掉的。

    那么,江小野捡到了?

    “我就说我见过姐姐的。”

    江小野走到她身后,动手给她扎头发,因为不熟练,系得很松散,还有些鬓发没拢住,显得凌乱,但他很满意的样子,笑得天真无邪动人心。

    宁棠看得心情复杂,有点相信江凛是真的有人格分裂了,不然,绝不会露出这样纯真的笑容。

    “小少爷,要玩吗?”

    韩炳拆开纸箱,拿出了电动智能玩具狗。

    玩具狗是博美犬的品种,浑身雪白,眼睛黑珠子一样,特别漂亮。

    江小野孩子心性,瞬间被吸去了注意力。

    “起名了吗?叫什么?”

    他跪坐在地上,抱起狗狗,爱不释手,还亲了下它的额头。

    韩炳摇头:“还没。小少爷起吧。”

    江小野便咬着食指,很认真地想名字了:“……芒果?奶茶?樱桃?”

    他转头问:“姐姐,你喜欢哪个名字?”

    宁棠随口说:“奶茶。”

    “那就奶茶吧。”

    “……”

    她跟韩炳陪着他玩了半小时的奶茶。

    江小野才尽了兴,拉她去画画,要她当模特。

    宁棠多少猜出这些有童趣的作品出自江小野之手,但亲眼看他画画,还是震惊得不行:手法熟练。上色非常大胆、夸张,一点不像个孩子。

    “你多大了?”

    “5岁了。”

    “……”

    她算是亲眼看到天才了。

    天才画家江小野为她画了幅肖像画,侧面轮廓柔美,笑容温柔淡雅,还有些神秘。

    让她想到了名作《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送给你。但不要让阿凛哥哥看到。”

    等韩炳把画作装帧好后,江小野如是说。

    宁棠有点懵:“为什么?”

    “如果阿凛哥哥跟你分手,你就把画卖了。很值钱的。”

    “……”

    这是替江凛给分手费吗?

    她听乐了,觉得江小野可爱的不行,忍不住逗他:“你还送过别人吗?”

    江小野摇头:“没有。别人不像你,眼光不好,会看上他。”

    宁棠:“……”

    得,还是她的不对了!

    她忍着笑,心想:如果江凛知道自己的人格这么瞧不起自己,会是什么反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