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闪婚后,病娇老公夜夜在我怀里撒娇 > 第014章 掠夺的力道,让人畏惧。
    江赫点了个头,肉眼可见的兴奋了。

    宁棠瞥一眼擂台,看到几处血红,知道刚刚那场比赛的凶险,就更不肯让他去了:“不许去!江赫,你玩什么都可以,这个不行!”

    “别闹!”

    “放开。”

    “这个我玩多了,有分寸。”

    他不理解她的隐忧。

    宁棠跳上他的背,两手圈住他的脖颈,威胁说:“行,你想玩,带我一起上吧。到时候上了擂台,让人先打死我好了。”

    江赫皱眉:“下来!你脑抽了?”

    宁棠不听,两条大长腿环在他腰上,八爪鱼一样缠得死紧。

    江赫差点被她缠出身体反应,怒道:“现在这么热情,早干嘛去了!”

    如果在床上,让他碰了,哪里还有这些事?

    宁棠:“……”

    谁热情了!

    这神经病就会胡说!

    她余光看着还没离开的徐荣达,也不管丢人不丢人,亲了下他的脸颊,放软声音哄道:“阿赫,你想玩,我陪你玩别的,好不好?”

    江赫被她亲得耳朵都红了:“你能陪我玩什么?”

    “什么都行。你有力气,也别浪费在这里啊。”

    这话说的太撩人了。

    江赫心动了:“行吧。胆小鬼。”

    他只觉得她是害怕,才不让自己玩。

    女人就是这么麻烦。

    早知道不带她来了。

    他有点后悔,但更多的是期待,摆手让徐荣达出去后,把她拽下来,狠狠按在玻璃墙上,抚摸着她的脸,似吻非吻的靠近,呼吸交缠间,非常的折磨人。

    “怎么玩啊?嗯?小棠棠?”

    他压低声音,温柔缠、绵的冒火。

    宁棠脸红得像被火烧:“不要在这里。”

    江赫调笑:“你想去哪里?”

    宁棠说不出所以然:“反正不要在——”

    江赫堵住她的唇,掠夺的力道,让人畏惧。

    宁棠真怕了他的吻,结束时,身体软的很,脑袋也晕乎乎的。

    她缺氧了。

    江赫跟病弱的江凛不同,他年轻、热血、生机勃勃,贴近时,能听到咚咚有力的心跳。

    她切身体会到——江凛那健康,不,那堪称健美的好身材归功于谁了!

    “还能走吗?”

    他俊脸含笑,语气里充满了得意。

    宁棠揉了下红肿的唇,恶狠狠瞪他一眼:“能!”

    她硬着头皮往外走。

    外面徐荣达抽着烟,在跟韩炳说话:“嗯。我知道。你放心。我办事——”

    说到一半,韩炳朝他做了个噤声动作,躬身行礼:“赫少,少夫人——”

    然后,为他们让开道路。

    江赫冷着脸,视若无物,揽着宁棠进了电梯。

    当然,他没离开,而是去了地下赌、场。

    赌、场比拳场更热闹。

    烟酒味弥漫,也更呛人。

    宁棠一进去,就咳嗽个不停。

    她不喜欢烟味,抽烟、喝酒是她不能容忍的行为。

    她曾庆幸江凛没这些毛病,但江赫全都有!

    江赫看她这样子,就知道带她来错地方了,很烦躁:“你比那病秧子还娇贵啊!”

    说是这么说,却也没不管,吩咐韩炳道:“你赶紧让人去通通风。今天禁烟。谁想抽烟,就他妈滚!”

    韩炳领命而去。

    他做事麻利儿,很快就有了效果。

    空气清新了些,还燃了香薰。

    是玫瑰花味的。

    这少爷排场比江凛还大!

    宁棠心情复杂地跟他去了个包厢。

    里面的人正骂骂咧咧:“哪个傻逼下的命令啊?不让抽烟,我打个牌,还得禁、欲啊!”

    “我下的。”

    江赫走进去,声音清凉凉的,本来热闹的场子因他一句话也凉了。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讪讪一笑,默契地安静了十几秒,才热络起来:

    “得,我傻逼,咱们赫少的命令,自然是英明的。”

    “老关,你个怂货,我早让你别抽了,你不听,赫少一发话,啧啧,看来还是咱们赫少说话给力啊!”

    “哈哈哈,那必须啊,咱们赫少是谁!”

    “哎,你们知道吗?严家那位小少爷吐血进医院了,肺癌,才20岁啊!”

    “卧槽,老关,赫少这是在救你啊!”

    ……

    他们七嘴八舌,都在捧着江赫。

    捧完后,目光转到了他身边的女人身上。

    那个自嘲傻逼的男人眼睛一亮,很新鲜:“哟,稀罕事儿,咱们赫少今天带女人来了。”

    他说着,一把推开身边的女人,自己也让位了:“来来来,赫少,这里坐。”

    江赫没跟他客气,拉着就宁棠过去了。

    宁棠顶着众人的目光,保持淡然的微笑。

    这些人一看就是超级富二代,跟她以前的圈子不同,她都没见过,自然也谈不上认识。

    “赫少,介绍下啊?”

    “对,美女芳名啊!”

    “看着面生,美女哪里人啊?”

    ……

    满场美女很多,宁棠还真称不上美女。

    不过,谁让她是江赫带来的人呢?

    身价自然非比寻常。

    江赫言简意赅两个字:“宁棠。”

    宁棠被他拽坐到大腿上,实话说,这个坐姿很不正经,她很不喜欢,忍不住挣扎两下:“我坐旁边。”

    江赫不同意,按住她的腰,低声警告:“老实点。别乱扭。”

    宁棠:“……”

    她也不想扭的啊!

    这都什么癖好啊!

    江赫体会着温香软玉在怀的美妙滋味,心情不错,眉宇飞扬,为她介绍:“这个废话最多的是关山粤。他爸在关山挖煤时,把他挖出来了。”

    关山粤便是主动让位、自嘲傻逼的人。

    他皮肤黑,经常被江赫打趣是挖煤的。

    不过,他还是很喜欢这个介绍的,笑嘻嘻接了话:“对,我爸挖煤发的家,我这名字充满纪念意义,不过,粤是粤语的粤,宁小姐,幸会,幸会。”

    他高高大大,但是个憨厚可亲的面相。

    如果宁棠刚进来时,没听到他骂人,一定会这么想。

    “你好。关少。”

    她看他伸出手,本想着握一下,但中途被江赫破坏了。

    江赫一把拍掉关山粤的手,使唤道:“我玩几局,你发牌去。”

    关山粤就这么从玩客变成了荷官。

    他当荷官,还是乐呵呵的,洗牌时,调侃道:“赫少,你这人忒小气了!握个手都不行啊!”

    其他人大笑:“瞧你那手黑的!换我女人,也不给你握!”

    “你们这群有异性,没人性的东西!”

    关山粤笑骂一声,开始发牌。

    韩炳不知何时到来,还早已准备好了筹码。

    筹码是纯金打造的圆形硬币,大小不一,背面有数字,单位是万。

    江赫单手圈着美人,一手捏着几个硬币,放在唇边亲了下,也不看牌,便扔了过去。

    富贵险中求。

    无知者无畏。

    他在赌、场就是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