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闪婚后,病娇老公夜夜在我怀里撒娇 > 第015章 虐狗,过分了啊!
    疯子今晚运气不怎么好。

    他输了一次又一次,依旧云淡风轻的,还有心情陪他们闲聊,关键聊的话题很散,没什么营养,都是些狗血的豪门八卦。

    原来男人也这么嘴碎!

    宁棠看得也是佩服了。

    实在没趣,她又犯困,就脑袋一点一点的,昏昏欲睡了。

    迷迷糊糊似乎听到他们在谈论自己:

    “赫少,你女人睡了,隔壁房间有床。”

    “不用。就这里睡吧。别的地,我不放心。”

    “哈哈哈,没看出来,赫少还是个怜香惜玉的。”

    ……

    宁棠听了个大概,心道:怜惜个毛啊!真怜香惜玉就放我回家睡觉去啊!这么睡,真的太不舒服了!

    她扭扭屁股,寻了个舒适位置,枕着他的肩膀,再次睡去了。

    当然,睡得不舒服。

    醒来时,看到他还在玩牌,面前砝码堆得很高,惊醒了:“赢钱了?”

    江赫:“……”

    一惊一乍的,吓得他砝码都差点拿掉了。

    “是啊!赢钱了!”

    “赫少可是赌神,怎么可能输钱?”

    “宁小姐,看来你还不够了解赫少啊!”

    ……

    他们的吹捧逗乐了江赫。

    江赫温柔笑着揉揉她的头发,看了眼砝码,估算了下:“还行。7000多吧。”

    宁棠刚睡醒,脑子还不灵光,忘了后面单位是万,就很嫌弃:“才7000啊!”

    顿时引起一片唏嘘:

    “哈哈哈,这姐姐格局可以,我喜欢!”

    “听见没?老关,再多输点,不然赫少回家要跪搓衣板了!”

    “去你妈的,彭驰,老子裤衩都输没了!再输,你们就等着给我收尸吧!”

    ……

    他们都是输家。

    还输的很惨。

    江赫通杀全场,笑得狂妄:“行了,一个个没出息的东西,我足够给你们手下留情了。”

    这是说他之前输钱的事。

    他们便识趣地谢他不杀之恩。

    纵然如此,玩兴不减。

    他们玩得起,自然输的起!

    江赫见她醒了,便有些心不在焉,看一眼牌,丢那里,跟她说话:“饿不饿?渴不渴?我给你叫点东西吃吧。”

    宁棠摇头:“不用了。”

    江赫已经叫了。

    他刚刚只是例行询问。

    很快,甜品跟果汁便端来了。

    宁棠看着精致的甜品,其中一块粉色兔子蛋糕,软软香香的,还真来了食欲,便拿了起来,刚吃一口,剩下的便被江赫吞了。

    故意的!

    肯定是故意的!

    她气呼呼拿起新的蛋糕,自己不吃,先喂他:“吃吧。”

    江赫摇头,满眼嫌弃:“不了。甜得发腻。你吃吧。”

    等宁棠吃了一口,他就又来抢食。

    分明是口嫌体正直。

    宁棠打死不相信——他就是想跟她同吃一块。

    偏关山粤大咧咧说了出来:“赫少,这时候还来虐狗,过分了啊!”

    其他人纷纷附和:“爱情事业双丰收什么的,忒招恨了!”

    招恨的江赫吃饱喝足,玩得尽兴,便丢了牌,要退场了。

    众人挽留不成,便结了账。

    现金自然是没有,都给支票。

    江赫一张张收完支票,全部上交了:“你拿着,算他们的见面礼。”

    这话一出,自然又收获一片羡慕妒忌恨。

    宁棠就傻眼了,看着动辄千万的数字,觉得烫手。

    不过,也没当着他们的面,还回去。

    在外面,绝不能伤男人的面儿。

    她把支票放回包包里,笑着跟他们道别。

    江赫不喜欢她对别的男人笑,扳住她肩头就把人带走了。

    两人经过外场大厅时,看到一个输疯的赌徒闹自杀。

    “我需要筹码!”

    他粗喘着,脸色涨红,额头都是汗,血红的眼尽是癫狂,已经浸染鲜血的水果刀抵在脖颈上,威胁着看场的经理:“你们不借给我,我就死给你们看!”

    鲜血直流。

    很凶险。

    经理也是满脸大汗,正竭力安抚:“方先生,你冷静下,我们有话好好说!”

    围观者们则看热闹不嫌事大,纷纷起哄:

    “快点动手啊!”

    “有本事,你就死!”

    “谁不死谁就是怂蛋!”

    “天生贱命,活该输钱!”

    ……

    他们刺激着男人的情绪。

    男人落下眼泪,表情几近绝望。

    江赫看到这里,走上前,二话不说,抬脚踹倒几个叫嚷的看客,喝道:“这几人记黑名单,拖出去!”

    他这一行为,成功震住了场。

    没人再敢煽风点火。

    经理看到他,面色发白,冷汗淋漓:“赫少——”

    江赫懒得看他,径自走向自杀的男人。

    经理惊叫:“赫少,危险!”

    连宁棠也提了心:“江赫,别过去!”

    这男人疯了!

    什么危险干什么!

    江赫面无表情走向自杀的男人。

    男人哆哆嗦嗦往后退:“别过来!站住!”

    他满身血渍,濒临崩溃。

    江赫便停下了脚步,不说话,扭头看向不远处点烟的秃顶男人,走过去,抢了烟,抽一口,慢悠悠吐了个烟圈,笑了:“不知道今晚禁烟吗?”

    声音很轻。

    笑容也很好看。

    但就是妖孽邪肆的骇人。

    秃顶男人头皮一麻:“我忘——”

    正解释,便有两个保安跑来,捂住他的嘴,把他拖走了!

    江赫没理会这件小事,继续抽烟,同时,悠哉游哉地走到了自杀男人面前:“兄弟,输钱了?多少啊?”

    自杀男人以为有戏,很激动:“没多少。我还得起。只要借我500万筹码。我是借!我是借!”

    显然是在自欺欺人。

    经理怕江赫上当,便跑过去,小声说:“赫少,你别听他的,都借了2000万了,实在不能再借了,他那边也没什么能抵押——”

    话没说完,人就被江赫踹飞了。

    “砰!”

    经理撞翻了赌桌,痛得龇牙咧嘴,却不敢吭声。

    江赫一眼没看他,视线全在自杀的男人身上,笑盈盈的一派纯良:“500万啊。确实不多。我做主借了。”

    自杀男人瞬间两眼放光:“真的?”

    江赫没说话,勾勾手,韩炳便端来了500万的砝码。

    他拿了一枚,把玩着,笑着:“我甚至不要你还。”

    自杀男人两眼更亮了,清晰可见的贪欲在他眼里疯狂涌动。

    江赫笑意渐冷,砸了手中砝码,逼视道:“我只要你一只眼。动手吧。将你那刀子往上面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