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闪婚后,病娇老公夜夜在我怀里撒娇 > 第016章 你别碰我。脏。
    “妈的,你玩我!”

    男人觉得自己被耍了,恨恨瞪着他,想杀人!

    江赫摊手,很无辜的口吻:“我怎么玩你了?你连死都不怕了,还怕缺一只眼睛吗?”

    男人被堵得无话可说。

    却也更加愤怒:“你们这些败类!我这样,都是你们害得!”

    他怨恨起赌、场了!

    下一刻,持刀就刺了过去。

    江赫早料到他的举动,行动迅速,闪身躲开,同时,一脚踹他小腿,趁他踉跄时,几步追上去,伸手圈住他的脖颈,掰折了他持刀的手腕。

    “啊!”

    男人痛叫一声,刀子落到了地上。

    韩炳忙捡起来。

    江赫按着男人跪在地上,随后抓着他的头发狠狠撞向了地板。

    “砰!砰!”

    两声下来,男人头破血流,晕头转向,死尸一样瘫在了地上。

    江赫面色如常,呼吸平稳,就是手上溅了点鲜血。

    韩炳立刻递了块洁白的手帕。

    他接过帕子,擦了擦,蹲下来,看着瑟缩着的男人,轻声问:“还想死吗?”

    男人摇头,满脸鲜血,哭着痛吟:“不想死了。饶了我吧。”

    江赫没说话,拿了帕子,温柔地为他擦脸。

    男人感觉到危险,全身颤抖个不停:“我不敢了。我错了。”

    江赫还是没说话,继续温柔地为他擦脸。

    终于,他的脸干净了。

    他满意了,笑着说:“我说我要你一只眼,是你动手,还是我动手?”

    男人满面惊恐,吓得磕头:“不要。求求你。我还钱!我还钱!”

    江赫摇头,朝旁边伸手。

    韩炳很默契地递上刀子。

    江赫拿着刀子拍他的脸:“下次想死,找个安静点的地方,临死前,记得签份器官捐献同意书,那是你对这个社会最后的贡献,懂吗?”

    男人呜呜哭着摇头,额头冷汗如雨,哆哆嗦嗦的狼狈可怜。

    江赫不为所动,刀尖一转,眼里发狠——

    “够了!江赫!”

    宁棠看不了血腥场面,大喝一声,快步离开了。

    江赫见她走了,皱紧眉头,把刀子扔给了韩炳,追了出去。

    他在电梯口拉住她:“怎么了?”

    宁棠甩开他的手:“你别碰我。脏。”

    江赫很无辜:“我擦手了。”

    “还是脏。”

    “……你应该不是嫌我脏吧?”

    他眼神微变,声音已然冷了。

    宁棠避而不答:“我累了。想回去休息。”

    回去时,他们没再坐机车,而是坐了豪车。

    豪车里很安静。

    没有人说话。

    气氛有些压抑。

    韩炳安静开着车,透过后视镜留意两人僵冷的脸色,几次想开口,调节下氛围,都忍下了。

    他是江凛的心腹,应该维持江凛的利益。

    看今晚江赫对宁棠的态度,显然也把宁棠当自己的女人了。

    这不是件好事!

    所以,这样不欢而散也好。

    韩炳想着,看一眼窗外,东方泛起了鱼肚白。

    “赫少,天快亮了。”

    他的提醒刺痛了江赫的神经。

    江赫属于黑夜。

    他跟江凛一直保持这种默契。

    可该死的默契!

    他没多少时间了,这女人还在给自己甩脸色呢!

    想着,他握拳,冷冷盯着她:“宁棠,你到底跟我闹什么?”

    宁棠其实没想闹的。

    她起先没忍住,发了通脾气,冲出会所后,就后悔了:江赫是个疯子,他们是命运共同体,她惹恼他,绝没什么好事。

    正想挽救,见他跟上车,冷冰冰,一个人生闷气,忽然福至心灵:或许闹一闹也行,试探下江赫的底线。

    她是个坏女人,清楚地感知到了江赫的心——他喜欢自己。

    虽然不知道自己怎么入了他的眼。

    “我没闹。”

    她不冷不热回一句,打开包包,拿出那些支票:“还你。”

    江赫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什么意思?”

    以他贫瘠的常识,女人不要他钱,就是在跟他划清关系!

    而他绝不允许!

    宁棠不知他所想,回道:“没什么意思。本来就是你的。”

    “我说了给你的。”

    他脸色焦躁,很不耐烦,音量也抬高了:“你不是向我哭穷?说被骗钱了,哭得稀里哗啦,让我安慰你?”

    宁棠:“……”

    那糗事!

    好好的,怎么还扯人黑历史了?

    等下——

    她恍然大悟:“你不会以为我穷,才去玩赌的吧?”

    “不是。”

    他撇嘴,脸色臭臭的:“本来打场拳赛,就能解决的事,非要耗费我一个晚上。”

    宁棠:“……”

    倒是她误会了?

    他带她出来,只是想弄点钱给她?

    妈的!

    突然好感动是怎么回事?

    活这么久,还没男人这样为她搞钱!

    不过,这个搞钱方式真心要不得啊!

    遵纪守法好公民宁棠表示:“谢谢。但是,这个钱,我不能要。”

    江赫皱眉:“为什么?”

    宁棠委婉说:“我现在不穷了。”

    江赫一语拆穿:“嫌是不义之财?”

    宁棠:“……”

    确实是不义之财啊!

    当然,就算是有义之才,也不能要。

    “我现在真不穷了。”

    她说的是真话,作为江赫的妻子,出入都有保镖、佣人服务,还真没什么用钱的地方。

    “刺啦——”

    江赫把一张支票撕了。

    宁棠震惊:“你干什么?”

    江赫又拿一张支票,做出撕碎的动作:“要不要?”

    宁棠果断妥协:“要!要!要!”

    妈的!

    这败家子!

    撕一张就是百万、千万啊!

    她忙抢回其余支票,小心翼翼放回了包包里。

    江赫看她这样,总算心情好了些:“你还没回我,跟我闹什么?”

    宁棠不敢“闹”了,如实说:“我不喜欢那场合。觉得那是违法的。”

    江赫:“……”

    这解释,在他意料之内。

    “呵。”

    他扯唇,嗤笑:“果然是胆小鬼。”

    胆小鬼犹豫了下,说教了:“你那样,很危险。以后别做了。”

    江赫还没听人说过这种话,觉得新鲜,就问:“那我做什么?”

    车子渐渐停下来。

    闲谈间,他们到家了。

    乘电梯间时,宁棠给出回答:“你想做什么?或者擅长什么?违法乱纪的不算。”

    江赫觉得自己就是太无聊了,才会顺着她的话去想了。

    他擅长什么呢?

    抽烟?

    喝酒?

    打架?

    赌、博?

    想着,想着,身子骤然一歪,直直倒了下去。

    宁棠吓了一跳,惊叫出声:“江赫!”

    电梯是可视的。

    彼时,外面一轮红日缓缓升起。

    新的一天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