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闪婚后,病娇老公夜夜在我怀里撒娇 > 第021章 你们新婚燕尔
    这个人是江印。

    他是下午得知消息的,立刻就传召了江明川。

    等他来了,二话不说,先让人用戒尺打了他手心30下。

    江明川跪在地上,高举着双手,给打懵了,痛得眼泪汪汪:“爷爷,我做错什么了?我最近没闯祸。”

    语气委屈极了。

    江印坐在摇椅上,冷哼:“你好好想!”

    江明川便后知后觉地想到了——求助江凛的事。

    他知道江印独宠江凛,不许家中兄弟去扰他清净,可他是为了正事啊!

    因此,他很不服气:“爷爷,我找江凛,是为了我的公司,他也很乐意参与进来,我们是双赢。”

    江印听了,抬头瞧他一眼,并没说什么,但那轻蔑的表情足够伤人.

    江明川伤了心,胆子也大了,扯着嗓子哽咽道:“我知道我处处不如江凛,可你不能因为他,就否定我存在的意义。”

    他不要像父亲一样,成为家族的附庸。

    他年轻、好学,重点是他健康,有足够的精力效忠江氏集团。

    他不懂爷爷为什么忽然选中那个病秧子,甚至还把江战驱逐出国。

    明明江战长房长孙,一早就是内定的家族继承人。

    “爷爷,我不明白,为什么非他——”

    “闭嘴!”

    江印重重放下茶杯,叱责道:“你个蠢货懂什么?”

    江明川被骂得哆嗦一下,但擦了眼泪,挺直背脊,梗着脖子,忿忿不平:“我不懂,您倒是教我啊!您教我,我肯定会懂的!”

    江印觉得他是欠打,又让人加罚10下。

    “啪!”

    “啪!”

    江明川的手心早就肿成了红色面包,火辣辣的疼,这会又挨了几下,几乎火烧一样,难受的想死,人也终于老实了,哭天抢地地认错:“爷爷,疼,疼,我不敢了。您饶了我吧。”

    江印心肠冷硬,没饶他,足打完10下,才挥手让人下去了。

    那人是管家邱顺。

    他是宅里老人,行刑不手软,事后倒是心软了,着人拿了药箱过来,还亲自给他上药。

    江明川不领情,心里还是有点怨恨他的,但双手实在太疼了,只能哭着任他上药。

    “疼,邱叔,轻点儿……”

    他疼得嘶嘶抽气,心里还委屈的不行,就说出了憋在心里很久的话:“邱叔,你不觉得爷爷偏心的没天理了吗?”

    他知道邱顺是爷爷心腹,这话不该说,可他就是想说!

    不吐不快!

    邱顺听得叹气:“傻孩子,你们这辈都有野心,可野心不见得是好事。江氏集团到了如今,已然盛极,兄弟内斗才是致命弱点。”

    “内斗?我不会的。”

    “你不会。其他人呢?凛少爷遭遇的几次绑架,你真以为是普通勒索?权力最是腐蚀人心。与其让你们成为权力的奴隶,不如让你们从一开始就不沾染权力。”

    “这不公平!”

    “世上本就没有公平。明川少爷若要公平,那就傻的无可救药了。”

    邱顺为他包扎好双手,站起来,最后叮嘱一句:“老爷不希望少夫人出去工作,江家,不要第二个丁香夫人。”

    江明川:“……”

    他到此刻,才知道自己因何受罚。

    真是冤死他了。

    让宁棠到公司上班,分明是江凛的主意。

    他回家后,就给宁棠打了电话:“我被老爷子打了。用戒尺打了40下手心。妈的,我的手都废了。好弟妹,你可饶了我吧。”

    宁棠敏锐地听出言外之意,没想到江印会这么做,气愤之余,也很同情他:“我去看看你吧。”

    “别,你可别来了。”

    江明川避她如蛇蝎,心有余悸道:“你们新婚燕尔,我就不往前凑了,祝你们早生贵子。”

    他火速挂断了电话。

    宁棠就这样还没上班,就失业了。

    许是有了编剧事业被打压在前,这次失业对她而言,没什么太大影响。

    反而是江凛知道后,冷了脸,带她去了老宅。

    老宅是四合院型的别墅,占地上千亩,雕梁画栋、曲径通幽,是南江市乃至全国都有名的一大景点。

    宁棠在冲喜时来过一次,当时,叹为观止,非常憧憬,如今,已经是心如止水了。

    再华美有什么用呢?

    不过一座牢笼罢了。

    “少爷,少夫人,请喝茶——”

    邱顺亲自端茶倒水,还让人端上精致的甜点,可谓殷勤备至。

    江凛脸色冰冷:“爷爷呢?”

    邱顺回道:“老爷陪严老在后山打高尔夫。”

    江凛起身要去。

    邱顺忙劝:“这会估计是在回来的路上了。少爷不要急躁。”

    江凛像是没听到,迈开了步子。

    他跟宁棠到后山入口时,恰好碰到了江印。

    江印须发尽白,面带微笑,精神矍铄,穿着一身白色唐装,依旧是仙风道骨的气质。

    在他身边,是个同样年岁的老人,穿着黑色西装,不苟言笑,威严庄重。

    宁棠不认识,等江凛行过礼后,才跟着喊人:“爷爷好,严老好。”

    事实上,她不喜欢严老。

    这人从她出现,就一直盯着她。

    那种审视的目光,像极了江印初见她的时候——隔着友好的外衣,充满了算计。

    “是个好姑娘。看着就有福气。”

    严宏坤看完她,又去看江凛,上下打量一番,满意地笑了:“果然,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这个喜事自然是冲喜了。

    “不久,我们阿硕也要结婚了,你们小夫妻一定要过来喝喜酒啊!”

    严宏坤留下这句话,就跟江印道别离开了。

    宁棠一旁思忖:阿硕?应该就是那位病重的严家小少爷了。看严老这意思,也要给孙子冲喜?不知道是哪个姑娘要重复自己的命运了!

    一行人往主厅去。

    江印想要揽着江凛的肩膀,被江凛躲开了。

    江凛眼眸低垂,神色凝重,还在想严宏坤的话。

    他故意落后一步,压低声音问韩炳:“严硕怎么了?”

    韩炳神色一僵,生平第一次,不知道怎么回话了。

    严硕是江凛的表弟。

    江凛虽然不待见自己的母亲,但待见这个小姨,更待见小姨的孩子。

    他们表兄弟年岁相近,同样体弱,同病相怜,感情很好。

    可他现在却不知他身体的近况。

    不,他该知道的,是他故意隐瞒了下来。

    “对不起。少爷。”

    他低头认错。

    江凛心一咯噔,脸色阴森:“说!”

    本书首发来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