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闪婚后,病娇老公夜夜在我怀里撒娇 > 第022章 彼之蜜糖,吾之砒霜。
    韩炳便低声说了:“两日前,严少吐血昏迷去了医院,听说……快不行了。”

    江凛脚步一顿,神色郁郁,咬字低而重:“而我什么都不知道。”

    “对不起,少爷,是我的错。”

    他自作主张,不想把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他。

    江凛知道他的心思,但依旧怒气难消:“你确实错了。韩炳,你怎么敢的?”

    他作为他的心腹,他的耳目,却隐瞒了这么重要的事。

    他太让他失望了。

    韩炳倏然跪了下来:“任少爷责罚。”

    江凛脸色冰寒,薄唇紧抿,不说话,径自走向前。

    他跟上了江印一行人。

    江印走得慢悠悠,在等他,这会看他跟上来,就边走边说:“你也不要怪他,是我的意思。”

    江凛脸色更冷了:“如果真是爷爷的意思,那我可不敢怪他了。”

    不敢这个词,意思可就多了。

    他甚至会把韩炳驱逐出去!

    江印知他生气了,笑着哄道:“你身体不好,不宜忧心其他。韩炳那么做,也是关心你。”

    江凛语带讽刺:“你们都不要打着为我好的名义做事。我不需要。”

    他说完,迈步进了主厅。

    主厅里

    邱顺看他们回来,上前行了礼,着人上茶水。

    江凛坐下来,直奔主题:“宁棠去明川哥公司上班的事,爷爷有异议?”

    江印目露诧异:“你为这事而来?”

    他余光瞥了宁棠一眼,觉得是她挑事,略有不悦,但面上还是温和的,甚至有些调侃的意思:“阿凛,我以为你是来看爷爷的呢。爷爷伤心了。”

    江凛:“……”

    他不配合他的煽情戏码,冷冷道:“我已经结婚了。爷爷可以放心了。”

    有些话不需要讲太多。

    他点到即止,起身要走。

    宁棠夫唱妇随,朝江印点了个头,迈步跟上。

    江印见了,喊住她:“小棠,你也这么想吗?”

    宁棠:“……”

    你们爷孙闹矛盾,关我什么事?

    真是躺着中、枪!

    她心里吐槽,面上沉默:现在他们都瞧着自己,有种逼她站队的意思。

    怎么办?

    江印是一家之主,典型封建大家长,一言一行皆是权威。

    江凛是深受宠爱的太子爷,虽然权力在握,但一人之下,到底还是欠缺点话语权。

    谁更得罪不起,显而易见。

    忽然,手上一重。

    原来是江凛握住了她的手,目光温柔坚定,像是给她勇气。

    宁棠朝他笑了下,心里有了决定:她跟江印有深深的代沟。江印屡次打压她,也没把她放眼里。若她再顺从讨好他,伤了江凛的颜面,怕是两头都讨不了好。

    况且,她因为写剧本的事,已经把江印得罪过了,不怕再得罪多一点。

    “我想……彼之蜜糖,吾之砒霜。如果一个人给的,不是另一个人想要的,那么,双方都不会愉快的。”

    她的话算是响应了江凛的话。

    夫妻一体,她站江凛了!

    江印听了,哈哈大笑:“说得好。不愧是学文学的,说话就是有道理。”

    他的夸奖透出点讽刺的意思。

    宁棠勉强挤出个笑,很谦虚:“不过是浅薄的想法。”

    江印点头,别有深意地笑笑:“有时候,头脑浅薄的女孩活得更幸福。我如果有女儿,会希望她做个美丽的傻瓜。”

    宁棠:“……”

    那真是——幸亏你没有女儿!

    说到女儿,她觉得也是神奇了:江老有4个儿子,除了早逝的幺子,也就是江凛的爸爸,目前3个儿子都娶妻生子,然,他们也都没有女儿。

    长子江咏,2个儿子。

    次子江韧,3个儿子。

    三子江齐,1个儿子。

    江家多子多孙,但严重的阳盛阴衰。

    真神奇!

    宁棠压下这个想法,面露微笑,不接话。

    江印看得心烦,挥挥手,让他们下去了。

    江凛二话不说,牵着宁棠的手就走。

    等出了主厅,那手就松开了。

    他走得很快,面色严峻,显然是不高兴了。

    宁棠察言观色,想着他不高兴的原因。

    转眼到了车前。

    韩炳面色恭敬,微微欠身,为他们打开了车门。

    江凛退后一步,让宁棠先上了车。

    同时,冷喝道:“让于蒲过来。”

    韩炳一脸错愕:“少爷?”

    他震惊过后,知道江凛还没原谅他隐瞒严少一事,屈膝要下跪。

    江凛转身上车,丢下一个字:“滚!”

    他在努力克制脾气。

    如果宁棠不在,他会一脚把他踹开!

    但他不想在她面前动用暴力!

    宁棠看到这里,觉得找到了江凛不高兴的原因——韩炳惹怒了他。

    这跟她没关系。

    那么,哄还是不哄?

    思量间,看向车窗外——

    韩炳孤单站着,脸色僵冷,打了个电话,没一会,于蒲便跑来了。

    于蒲跟江凛同龄,比韩炳小4岁,没那么老成持重,表情很丰富,见人就笑:“少爷好,少夫人好——”

    江凛点头,示意他开车:“去中心医院。”

    于蒲跟韩炳笑笑,便坐上了驾驶位。

    这位子从来是韩炳的专属,预示着江凛的心腹。

    不知多少人眼红。

    他激动地摸着方向盘,小麦色的脸隐隐浮上红色,心情那个跌宕起伏:没想到他今天有机会坐在这里,韩炳向来谨小慎微,到底做错了什么,会被少爷厌弃?

    宁棠也在想这件事。

    不过,她想的更深了一层:韩炳做事稳妥、忠心不二,江凛为了那位严少,这样落他面子,那么,严少到底何方神圣?

    豪车缓缓驶动。

    窗外景色飞驰而过。

    车厢内没有人说话。

    气氛压抑的很。

    宁棠不太适应,思前想后,还是决定说点什么,缓和氛围:“哎,那个,江凛,你别生气了。韩炳心里肯定知道错了,以后也不会再犯了。”

    江凛听了,转过头,眼神眸犀利地看着她,讥诮道:“他知道错了,你呢?”

    宁棠:“……”

    关我什么事?

    她这是又躺着中、枪了?

    江凛看她一脸茫然,便知她压根不觉自己有错,遂冷哼一声,往旁边挪了挪,跟她拉开了距离。

    宁棠:“???”

    莫名觉得好幼稚!

    她心里吐槽归吐槽,却也开始想:自己哪里做错了?

    本书首发来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