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闪婚后,病娇老公夜夜在我怀里撒娇 > 第023章 病急乱投医。
    今日到老宅来,是他的意思。

    她劝阻过,他不听,一意孤行,跟江老谈的不愉快,她还帮了他,等下,他不会怪她帮晚了吧?

    记得他拉自己离开,才出主厅,就松开了手。

    从那时起,他的脸色就不好。

    当然,等见了韩炳,脸色更不好了。

    宁棠回想着,挨着他坐,见他冷着脸,又往旁边挪了挪,不由得想笑:这也忒孩子心性了!果然男人至死是少年啊!

    她紧挨着他坐,把他挤得贴车门,他才老实下来。

    “哎,江凛,别气了,我觉得生气很影响你的颜值。”

    不知为何,知道他生自己的气,她一点也不怕,还凑近他,嬉笑着伸手捏他的脸。

    江凛不悦,拽下她的手:“别碰我。”

    “就碰你!”

    宁棠捧着他的脸,吧唧一口亲他,笑哄:“别气了。即便你没有牵我的手,我也是站在你这边的。我那时迟疑,不是衡量,而是在想怎么回话。你也知道,我人微言轻,说话做事要格外小心。”

    江凛确实气她没有第一时间站自己,现在听她解释了,心情就好了些,面上还是傲娇的:“真的?”

    “当然是真的。”

    “我又不是木头人,谁对我好,我还是清楚的。”

    相比高傲的江家人,他算是对她不错的了。

    尤其他还有点喜欢自己。

    她放弃他这棵大树,去抱江印的大腿,绝对是傻叉行为!

    江凛听她这么说,心情更好了:“还不算太蠢。”

    宁棠见他态度好转,再接再厉,继续哄他:“那必须啊。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跟你呆久了,肯定要变聪明点的。”

    聪明的江凛很好哄。

    他脸色好转,眉眼温柔了些,还伸手撩了她的头发,缠在了手掌上。

    宁棠温顺地依偎在他肩头。

    关于韩炳,还是别提了。

    死道友,不死贫道!

    韩炳,你自求多福吧!

    *

    豪车一路开到了中心医院。

    宁棠下了车,回头看到韩炳神出鬼没,又到了江凛身边,递上了一个口罩。

    江凛自然不会接的。

    于蒲也是有眼力见的,立刻接过来,递到他面前,笑着劝道:“少爷,还是戴着吧。医院病菌多。”

    江凛还是不接。

    画面有点尴尬。

    于蒲讪讪一笑,看向了宁棠:“少夫人,您劝劝?”

    宁棠没劝,而是接过来,强行给他戴上了,还训斥道:“你小孩子啊?还跟人置气?你跟人置气,也别跟自己身体过不去啊?”

    于蒲:“……”

    厉害了,我的少夫人!

    他心里悄悄竖大拇指了!

    韩炳则看得黯然,但很快恢复面无表情,也退后了一步。

    江凛戴着口罩,跟宁棠并肩走在前。

    韩炳跟于蒲跟在后面,小声交代了严硕住的楼层及病房。

    于蒲得了指示,就跑上前,带路了。

    没多久,一行人到了重症监护室。

    来探视的人很多,不仅是他的父母兄弟姐妹,还有相熟的好友,都聚集在重症监护室门口。

    他们都面色沉痛,静默不语。

    直到看到江凛出现。

    他们都不约而同站了起来,或微笑打招呼,或点头致意。

    严硕的父母更是迎上前,温和一笑:“阿凛来了。”

    “小姨,小姨父——”

    江凛点头,轻声唤人,余光扫了眼重症监护室,满面忧心:“阿硕怎样了?”

    严天衡摇头叹气,不忍多说。

    丁栗提到儿子,眼泪就落了下来:“不太……乐观。医院那边发了几次……病危通知……”

    她伤心地说不下去了。

    严硕是她唯一的孩子,她的命根子啊!

    江凛上前给了个拥抱,安慰说:“没事的,我也几次病危,不都逢凶化吉了?阿硕也会的。”

    丁栗含泪点头,视线落在他身边的宁棠身上:“这是你新娶的媳妇?”

    关于那场冲喜的婚礼,办的比较仓促、潦草,也没请什么宾客,是以,丁栗是没出席的。

    自然也没见过她。

    江凛为他们介绍:“嗯。叫宁棠。”

    宁棠见谈到自己,便上前叫人:“小姨好。我是宁棠。”

    丁栗擦擦眼泪,挤出一丝苍白的笑:“乖孩子。”

    她上下打量宁棠,不知想到了什么,忽而抓紧了江凛的手臂,激动道:“你爷爷给你找的那位大师,是个能耐人,你可知道他的下落?”

    江凛神色一顿,顿时明白了老宅里严宏坤的那句话,便说:“放心吧。严爷爷已经找过我爷爷了。”

    丁栗表情骤然放松:“那就好。那就好。”

    她喃喃了两句,似乎察觉自己失态,又强颜欢笑道:“可怜天下父母心,我也是病急乱投医了,但愿阿硕像你一样幸运,娶个好媳妇。”

    好媳妇宁棠心情复杂:这些豪门世家都中了冲喜的毒了!

    她跟江凛等到晚上10点多,严硕也没醒来,除了父母还在,他的兄弟姐妹都陆续离开了,江凛也该告辞了,但他还在等待。

    丁栗都看不下去了:“你也回去吧。身体才好,注意休息。”

    江凛倒还撑得下去,反而是宁棠,坐在休息区的长椅上,无聊的发困。

    他知道等待没多大意义,便让丁栗及时告知严硕的消息,然后才告辞离去。

    一行人打道回府。

    宁棠坐上车,来精神了:“你也觉得冲喜有用?”

    她想到了自己冲喜时喇嘛们的诵经声,觉得那才是冲喜的关键。

    喇嘛源于藏族,传闻,藏族多秘术。

    江赫也透露过,她的寿命换给了他。

    真真假假,加上那身体感应,她不敢去想。

    江凛不知她所想,就很淡然:“病急乱投医。可怜天下父母心。所谓冲喜,不过安了他们的心。且尽人事,知天命吧。”

    他祈祷严硕的命好点。

    尽管他本身是个不信命的人。

    宁棠觉得他大概是不信冲喜的,可惜,他冲喜的时候,是没有意识的,不然,自己可能就换一种活法了。

    不过,那种活法,好与不好,谁又知道呢?

    还是着眼当下吧。

    只要江凛跟她一条心,当下的生活早晚会按着她的想法来。

    两人各怀心思到了家。

    简单吃了点夜宵,便洗漱睡了。

    说实话,宁棠躺在他身边,还是有点不安的。

    早餐时,30个俯卧撑的梗,还在脑海乱窜。

    她很怕,也不是怕,而是不好意思。

    毕竟他们还没才相识没几天,就滚床单,实在是……太快了。

    江凛翻身过来,手熟稔地打在她腰上。

    宁棠呼吸一窒,脸红心跳,紧张的不行……

    本书首发来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