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闪婚后,病娇老公夜夜在我怀里撒娇 > 第024章 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相比她的紧张,江凛就平静多了。

    他才从医院回来,表弟还在重症监护室,自然没有花花心思。

    因此,躺到床上,没一会就睡去了。

    宁棠听到他平稳的呼吸声,渐渐放下心来,闭上了眼。

    正要睡去,一只温热的手在腰上游弋,所过之处,一片火热。

    “江凛,别——”

    她惊呼、推搡,下一刻,下巴被捏住,一道阴冷的声音传入耳朵里。

    “睁开眼,看看我是谁?”

    是江赫!

    宁棠睁开眼,微微皱眉:“江赫,你、你——”

    她觑着他森冷的眼眸,到底没说:你怎么来了。

    好像不欢迎他似的。

    他肯定要发火的。

    “你来了,有什么事吗?”

    她朝他微笑,拿开他放在胸口的手,声音温温柔柔的。

    江赫伏在她身上,离她很近,灼热的呼吸都喷在她脸上了:“你觉得呢?我来有什么事?”

    他低头,更欺近她一些,声音压低,喑哑而危险:“小棠棠,睡你,算不算事?”

    宁棠:“……”

    她的心随他的话跳了下,很快,恢复镇静,含笑反问:“你想睡我?”

    江赫眼眸暗沉:“当然。你是我的女人。”

    他早当她是所有物了。

    刚刚宁棠以为他是江凛,拒绝了他,多少安抚了他,不然,他这会就把她吃了。

    宁棠点头,不跟他强辩,只说:“但我们需要培养感情。一上来就滚床单,我接受不了,我想你也不缺滚床单的女人。”

    江赫:“……”

    他一时竟反驳不了她的话。

    确实,他不缺滚床单的人。

    只不过,想跟她滚床单罢了。

    就是她不听话,扯什么培养感情的借口。

    他知道她在拖延时间,也可以随她,但有条件:“别让他碰你。”

    这个他自然是江凛了。

    宁棠很无语:“你是不是忘了,江凛才是这具身体的主人?”

    江赫目露不屑:“你别激我。我暂时不想霸占这具身体。”

    宁棠:“……”

    她百度过人格分裂,知道人格间会互相厮杀以争夺身体所有权。

    因为知道,更觉江凛是个人才,竟然可以维持人格间的各司其职、相安无事。

    “我也没有那个意思。”

    她觉得江凛斗不过这个疯子,并不想他受伤害。

    江赫似有察觉,眼眸幽深:“不过,你想他消失吗?我跟他之间,你想谁消失?”

    这妥妥是个送命题!

    宁棠傻了,才会回答。

    她把他推到一边躺下,笑说:“你听过一句话吗?小孩子才做选择,成年人当然全都要。”

    江赫没听过这句话,愣了下,明白过来,讥诮道:“倒是贪心。也不怕自己吃不消。怪不得人说,女人三十如猛虎。”

    宁棠:“……”

    这话题怎么聊着聊着就带颜色了?

    她羞赧:“你胡说什么?”

    江赫掐着她的下巴,一脸凶恶:“我最好是胡说!你要敢脚踩两只船,我必让你后悔。”

    “疼!疼!放——”

    剩下的话全被他吞去了。

    江赫的吻跟人一样,霸道凶狠,带着让人窒息的力道。

    结束时,宁棠憋得脸通红,额头都出了层薄汗,整个人急喘个不停,胸前起起伏伏,一派活色生香的美。

    江赫看得双眼通红,又低下头,想在她身上作乱。

    宁棠羞恼极了,双手握拳,砸他的胸膛:“够了!你杀人啊!”

    单是亲吻,都能把人闷死。

    这要是滚床单,按着他粗鲁的劲儿,那不是杀人现场了!

    她又怒又怯,不敢让他近身:“离我远点!”

    江赫抓住她的手腕,意有所指:“看到没?你吃不消!”

    他刚刚的粗蛮,更多是想吓唬她!

    宁棠:“……”

    妈的,没完没了啊!

    她抬脚踹他:“我吃不消,你也别想吃到。”

    江赫改抓她的脚踝,抱在怀里,摩梭她嫩白的脚丫,跟恋脚癖似的,吓得宁棠赶紧缩回去。

    当然,没成功。

    他抱住了,不撒手,下一刻,挠了挠她的脚心。

    宁棠痒得很,身子乱哆嗦:“放手!江赫,你神经病啊!”

    江赫确实神经病。

    他喜欢她的头发,喜欢她的胸,现在又喜欢她的脚了。

    “别动!”

    他揪着她的小脚趾,突发奇想——给她涂指甲油。

    然后,他就真跳下床,翻箱倒柜,找来一瓶红色指甲油给她涂上了。

    宁棠就很懵:“你到底发什么疯?”

    江赫神情专注,一边涂,一边说:“不是你说的培养感情?”

    宁棠很嫌弃:“这算什么培养感情?”

    她不喜欢这个培养感情的方式。

    真的好痒啊!

    忍不住想缩脚。

    江赫立刻轻拍她的脚心:“别乱动。”

    宁棠顿时痒得乱哼哼。

    非常惹人遐想。

    江赫听得身心躁动,额头都出汗了,忙低斥:“你别乱叫!”

    涂个指甲油,怎么哼得跟叫床似的?

    有那么舒服吗?

    难道是敏感点?

    宁棠不明所以,就不服:“谁乱叫了?”

    她实在不喜欢别人碰自己的脚,皱着眉,催促:“你快点!”

    江赫不听,慢悠悠的,跟雕琢艺术品似的,很温柔细致:“这事能快吗?”

    宁棠气急:“怎么不能快了?随便涂涂不就行了?”

    江赫抬头瞧她一眼,眸色深沉:“反正男人就是不能快。”

    宁棠:“……”

    好像……明白他的意思。

    妈的,又开车!

    她羞恼地瞪他:“你今年多大了?成年了吗?”

    怎么满脑子黄色思想啊!

    江赫听她这么问,果断谎报年龄:“26。比你大。”

    宁棠摇头:“我不信。”

    就他这心理年龄,跟未成年没差了。

    江赫面色郑重:“我真26。”

    其实,他比江凛大2岁,今年22岁。

    可他不想比她年纪小。

    宁棠自然还是不信,但也不跟他争辩:“随你说。你开心就好。”

    江赫:“……”

    就很无奈。

    也不能逼着她相信。

    他换另一只脚,给她涂好指甲后,觉得雪肤之上,一颗颗鲜红,如亮晶晶的红宝石,特别漂亮。

    他欣赏了好一会,很满意的样子,甚至想一亲芳泽。

    宁棠看得心里瘆得慌,忙缩回脚,催他去洗手。

    江赫还算配合,去洗了手,回来后,看她躺下睡了,便把她拉起来,按着她的肩膀,眼神诚恳而认真:“小棠棠,我会对你好。比那病秧子对你好。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本书首发来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