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屠龙?我屠我自己吗? > 第八十二章 金发少女
    谯橹年来战血乾,烟花犹自半凋残。

    五州山近朝云乱,万岁楼空夜月寒。

    苍青点缀的高峰之上,飞鸟也在点缀蓝色的天空。

    姚广孝身着一身黑色长衫,英俊年轻的脸庞上挂着极为怪异的暮气。

    他一手点在空中,一扇金色的大门展开。

    姚广孝一步踏入了金门,世间仿佛从未有过他的影子。

    血雾缭绕,金戈铁马。

    “风!风!风!”

    手握长戈的将士们如同黑色的海洋,战马嘶吼,要天公胆碎。

    姚广孝站在黑褐色的土地上,长发被大风吹散,凛然不惧。

    越过无穷无尽的将士,是一个黑色的王旗。

    “秦”

    年轻的王坐在了至高的神座上,俯视姚广孝。

    他头戴垂旒不少于十二旒的冕冠,冠上饰天河带,身着黄色交领宽袖上衣,下身着黑色底缘裳、赤色韨,足登多色舄,腰系大带与革带,身体左侧挂玉佩和剑。

    九头鳞片狰狞的黑龙环绕在王的身侧,王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傲慢的笑意。

    狂妄与霸道的气质在王的身上展示的淋漓尽致。

    “陛下。”姚广孝俯首称臣。

    “你不是我的臣子,你的主子姓朱。”王慵懒的撑起了下巴,看着姚广孝:“蒙恬,驱逐他。”

    “谨遵吾王之命!”

    乌驹冲出了军阵,身披重甲的将军手持一杆长枪,指向了姚广孝。

    “滚!”

    姚广孝叹了口气,挥了挥袖子。

    身影消散,姚广孝无影无踪。

    “鼠辈。”蒙恬收起了长枪。

    ......

    洁白的餐桌上,放着三人份的早餐。

    备德福咸菜,豆浆,金黄色的油条,茶叶蛋。

    徐玉和路明非吃的大快朵颐,而剩下的那个女孩似乎没什么食欲。

    此时的苏晓樯还处于社死状态。

    “楼下的早餐摊还是那个味道。”徐玉喝了一口豆浆说。

    “豆浆依旧是甜到齁死。”路明非吐槽。

    “这是哪里?”苏晓樯率先开口。

    “我家。”徐玉说。

    还好小姨昨天出差了,要明天下午才回来,不然他真不知道如何处理醉酒的两个憨憨。

    “我怎么会在你家??”苏晓樯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话你问我?”徐玉看了一眼苏晓樯:“昨晚我去接小路,结果你个铁憨憨非得抱住我不放,跟八爪鱼一样。”

    “等等,你不会对我做了什么色色的事情吧。”苏晓樯捂住了胸口。

    “你想什么呢,徐玉是那种人吗?”路明非为徐玉打抱不平。

    苏晓樯瞪了一眼路明非:“关你屁事?”

    “确实,我就是炒了个菜而已。”徐玉淡淡的说。

    “炒菜?”苏晓樯一愣。

    “大火把油烧开,把大牛腰子怼进去,牛腰子这么一烫不就开花了吗。等差不多了,把大腰子捞出来,锅里留点底油,牛腰子再怼进去。挠一下翻个面借着咕嘟几分钟,再整点料油,挠一下这香味就上来了。这爆炒腰花滑不溜秋的,得亏我是三十年老厨子了,看给这整的水尿巴汤的,下次再也不炒这个菜了。”徐玉说。

    路明非直接一口豆浆喷到了桌子上,差点笑死。

    “什么意思啊,爆炒腰花,是这么做的吗?”苏晓樯猛然反应过来,脸色潮红,试图掀桌。

    在苏晓樯的想象里应该是:(╯#-皿-)╯~~╧═╧

    现实是:(\\#-_-)\\┯━┯

    有点儿尴尬,她没掀动。

    “徐玉,你个混蛋!”

    徐玉平静的从裤兜里摸出了烟盒,熟练的搭在了嘴边点燃。

    “一个小姑娘,喝那么多酒干嘛?”徐玉长吐了一口烟雾。

    “要你管?”苏晓樯感觉徐玉跟她说话的态度就和老父亲教育女儿一样。

    “这次你算是遇到了我,如果遇到了馋你身子的那可真就是爆炒腰花了。”徐玉说。

    “还有比你更混蛋的混蛋吗?”苏晓樯咬牙切齿的说:“还有你能不能不要提爆炒腰花了?”

    “你真信了?”徐玉一愣。

    苏晓樯:(′?н?‘)

    “我骗你的。”徐玉说。

    你可真是个人才!

    “我淦林奶奶!”苏晓樯彻底暴走了。

    “你看这个傻子,她还真信了,我快笑死了。”徐玉指着苏晓樯,对身侧的路明非笑着说。

    “哈哈哈哈哈嗝儿。”路明非笑的疯狂捶桌。

    苏晓樯:(╬ ̄皿 ̄)

    “我听说你不是去美国上学了吗,怎么回来了?”苏晓樯转移话题说:“你难道被开除了?”

    “这就要让你失望了,我连着八次在学院里获得了A+的成绩,校长特批我两个月的假期。”徐玉说。

    “你上的什么学校?”苏晓樯问:“连你都能当上优等生了,不会是打架斗殴学院吧。”

    “卡塞尔学院,主要研究方向是古生物种。学院对学生的身体素质要求很高,他们认为只有身体健康才能更好的去学习。”徐玉说。

    “......”

    路明非对徐玉点了个赞。

    “卡塞尔学院,怎么听着这么熟悉?”苏晓樯眉头紧皱。

    “?”路明非和徐玉看着苏晓樯。

    “我想起来了,楚子航学长不就是在毕业后去了卡塞尔学院吗?”苏晓樯惊喜的说。

    仕兰中学此獠当诛榜榜首——楚子航

    “这么算的话,卡塞尔不应该是一所大学吗?”苏晓樯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徐玉:“你这是什么情况?”

    徐玉不紧不慢的说:“本来我是预读生,不过后来因为成绩优异被学院直接提拔成了正式学生。”

    “那你见过楚子航学长吗?”苏晓樯问。

    “见过,而且他现在是叫我学长。”徐玉说。

    当然见过,而且我还成了楚子航的老大!

    他上学时要叫我会长,就算他毕业了也得叫我长老,他这一辈子的领导都是哥们儿了。

    “哒哒”

    清脆的敲门声响起。

    “你小姨这么快就回来了?”路明非问。

    “我记得应该是明天下午才回来吧。”徐玉站起身来前去开了门。

    入眼既是金灿灿的长发,门口的少女刚想和徐玉打招呼就看到了路明非和苏晓樯。

    “苏卡布列特,敌人已经入侵了!”少女大喊,熟练的摸向了腰间,却想起了自己那把随身携带的柯尔特巨蟒被卡在了海关。

    没等徐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身穿黑色西装的十几个大汉已经冲了进来,控制住路明非和苏晓樯。

    “队长,敌人已被控制,您没事吧!”金发少女将徐玉保护在了身后问。

    “啊?”徐玉一脸懵比。

    同样懵比的还有嘴里叼着半根油条的路明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