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欢迎回档世界游戏 > 二百五十八章·BE11·傲慢(“好夢如空”舵主加更)
    庭院阳光明媚。

    连着的,将庭内合拢的蓝白色长栅栏,颜色温柔明丽。

    鸟羽飘落,灿金光辉于眼前一闪而过。

    苏明安伸出手,去接飘下的鸟羽。

    染着光的尾羽飘落在他的手上,细嫩的洁白绒毛刮擦着他的手掌心。

    在他面前,大道通向铁栅栏之外,森林碧绿苍翠。

    “大哥,附近没有侦察到敌人。”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抱着剑的青年,镀着满身灿烂的阳光,走到他的旁边,剑身上刻印的签名闪烁着粼粼的纹光。

    青年笑着,脸上没有血,阳光洒在他的身上,一切都干净灿烂。他笑得像个刚出象牙塔的大学生。

    “大哥?”

    没得到他的回应,莫言探过头来。

    苏明安朝他笑了笑。

    莫言立刻又把头缩了回去:

    “大哥,大哥你笑的好恐怖……大哥你还是别笑了……”

    “有吗?”苏明安还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连笑一下都变得可怕了。

    他没有过多关注这种事,而是抖落手上的羽毛。

    羽毛飘落在地,像星子般闪闪发光。

    他紧了紧拳,而后迅速,转身,伸手——

    【HP-2280!(战力压制!精神压制!罹难者伤害抵免!)】

    鲜红的数字,带着一连串的描述,一瞬跃动出来。

    空气在眼前剧烈震动,像煮沸的开水。

    站在后面的,黑发的,小巧的女孩,眼中还残余着茫然。

    下一瞬间,她的身躯猛然被无形的力量撕扯地粉碎。

    她甚至连发出技能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突然降临的空间震动瞬间压制。

    她的整个躯体,被无形的力道寸寸撕扯而来。血液飙射,溅在铁板之上,于阳光下亮晶晶的。

    血肉模糊的小巧尸体,倒在了地上。

    “啊——!”

    旁边的庄国吓得整个人都一抖,险些坐趴在地上。

    ……

    【存活人数:4人】

    ……

    苏明安收回手。

    他忽地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笑着笑着,就好像停不下来了一般,面对着铃奈子血肉模糊的尸体,他笑得像要喘不过气。

    在他的视野里,像有着无数零碎的碎片正在拼接在一起,零碎的血点炸开在他的眼前,在他眼里像是午夜烟花那般绚丽。

    黑色的曲线如同幻觉停留在他的眼前,他的记忆仍残留在那片昏天黑地的大雨中。

    血水流成的溪,冰凉的雨点,蚂蚁般啃噬他的幻痛……

    水岛川晴当初那,恍若狼一般,恍若闪烁着血光的眼睛,此时还残留在他的记忆里。

    【我赢了,这一次。】

    她当时的话语,此时显得无比讽刺。

    他笑着笑着,忽然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

    “大,大哥……”旁边的莫言被吓得瑟瑟发抖。

    他吓得剑都不抱了,伸出手,似乎想要碰碰苏明安:“大,大哥,大哥你没事吧,大哥,大哥你不会是脑子坏掉了吧,好可怕啊大哥……”

    “我没事。”

    苏明安反手握紧了他,笑得极为灿烂:“你也没事,我们都没事。”

    谁都不会再有事了。

    莫言愣了愣神。

    旁边,冬雪茫然地看着这一幕,她不清楚阳夏为什么突然对同伴出手。

    “阳夏,阳夏,怎么回事,是铃奈子做错了什么吗……?”冬雪出声。

    她攥着胸口的红宝石吊坠,指腹不断抚摸着那明亮的晶石,态度看上去很珍视。

    毕竟她并不知道这吊坠漂亮外表下隐藏着的危险。

    她看着铃奈子恐怖的尸体,问着问题,原以为阳夏会像以往一样,轻言细语地回答她。

    可事实上,苏明安却只是抬脚,前往了旁边的建筑,再也没看她一眼。

    ……

    “唰。”

    将最后一份档案整理好,夏洛阳理了理身上的白大褂,从档案室走出。

    他看了眼腕表,确认了时间,而后开始思考起明天的工作内容。

    ——正是因为这份思考,让他在推开自己办公室的门后,才发现他的办公桌旁,原来早已坐了个人。

    那个人也套着一件同样的,宽大的医生白大褂,正斜靠着坐在他的办公软椅上。

    那人的手中转着一支钢笔,姿态极其悠闲散漫。

    一双深灰色的,带着点颓废感的眸子,正观察着办公室的布置。

    在看见夏洛阳进来后,青年望过来的眼神带着点审视。

    “阳夏?”夏洛阳不感到意外:“这一次,你选择了出逃的线路吗?”

    “夏洛阳,聊聊吧。”

    苏明安忽地扬起手。

    “哗啦啦——”

    原本攥在他手里的一张张档案纸,此时如同雪花般四散而落。

    他坐在纸张飘飞之间,眼神紧紧定格在夏洛阳身上:

    “——和我聊聊,关于,白沙天堂的毁灭问题。”

    夏洛阳闻言,手迅速一动,朝着怀里摸去——

    “轰——!”

    空气瞬间蒸腾。

    【HP-238!(削弱!)】

    鲜红的数字,从夏洛阳身上跳动出来,波动衡扩在他的身上,他顿时感到胸腔间一阵气血翻腾。

    “不要动,夏洛阳。”苏明安盯着他,手上熨烫着漂亮的光泽:“……不然我不介意直接杀了你。”

    面对着这样的苏明安,夏洛阳暂时放弃了拔枪的想法。

    他感觉到了一股如同针刺般的危机感,正在从办公桌旁的这个青年身上压来。

    他平复着胸腔间的恶心眩晕感,将口中的血强行压了下去,吸着气,缓缓问着:“……所以,阳夏,你这一次,是准备要毁灭白沙天堂?”

    “嗯。”苏明安说:“这里太恶心了,我要毁掉它,你有什么建议吗?”

    “但你对于这里的真相,几近一无所知。”夏洛阳说:“你就要这么快地毁灭掉它?”

    “不。”苏明安手指点了点桌面,他笑着,言语间不留一丝余地:“不要问多余的话,你只要负责说建议就可以了。”

    夏洛阳皱了皱眉。

    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今天的这个阳夏……格外不正常。

    虽然在之前他就隐约感觉到了,对方的性格很特别。但在今天,他从对方那注视着他的眼珠里,读出了一个极为清晰的词语。

    【傲慢】。

    ……这个在他面前,主动坐上他办公椅的家伙,今天真是出奇地傲慢。

    “我也是这里的教师,我为什么要给你提供毁灭这里的建议?”夏洛阳说。

    话一出口,他就感觉右臂一痛,一低头,他看见自己的手臂,正在脱离他的身体。

    鲜血飙射而出。

    疼痛一瞬袭来,擂鼓般剧烈敲击着他的神经。

    闪动着空间十字光的苏明安,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手里的剑刃覆盖着漆黑的阴影。

    “现在可以说了吗?”苏明安问。

    “你今天真是相当傲慢,阳夏。”夏洛阳说:“想知道的话,就说服我。”

    “唰!”

    听见夏洛阳的话语,苏明安毫不犹豫地挥剑。

    鲜血一瞬炸起,剑刃一划而过,没有遇到任何阻碍。

    “啪嗒”一声闷响,夏洛阳的左臂掉落在地。

    夏洛阳猛地吸了口气,但没有叫出来,神情还是一如既往地平静:

    “……武力的法子,在我这里走不通,阳夏,别试了。”

    他的语气很静。

    他知道,这个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只找到些零碎线索的阳夏,必然不会轻易杀死他。

    顶多就是用这种近乎于用刑的法子,想要从他口中逼问出情报罢了。

    但这条暴力汲取的线路,在他这里,走不通。

    他受制于整座白沙天堂,即使他是难得的觉醒了部分自我意识的存在,在一开始就帮助阳夏做了融入这里的手术,但在该闭嘴的时候,他还是必须闭嘴。

    ……除非对方能够说服他。

    这是规定,隐藏的校规。

    他沉着眼神,等待着阳夏的询问。

    而后,他看见了在自己左肩膀处,迅速偏过来的,一片漆黑的剑身。

    “嗯……好吧?”

    阳夏在对他说着话:

    “那么再见,夏老师。”

    下一刻,鲜血呈喷射状飙出,视野天旋地转。

    夏洛阳的头颅飞起,眼中仍有惊愕。

    ……夏洛阳未曾明白,为什么面前的这个阳夏,会一言不合直接杀他。

    明明,让他活着,哪怕只是询问只言片语,也能从他口中获得线索。

    ……但对方却直接动了手。

    夏洛阳的头颅掉落在地板上,渐渐滚开,流下一条鲜红暗红夹杂的道路。

    血渗透进地板,将其染得透红。

    【*你杀死了夏洛阳(白沙天堂所属),Exp+8000!】

    动人的系统提示,跳跃出来。

    苏明安蹲下身,在夏洛阳身上迅速翻找,找到了一盒抽了一半的香烟,一个打火机和一盒火柴。

    “咔哒”一声,火光亮起,幽蓝的火焰“簇”地一下冒出来,于他的手指间幽幽舞动。

    漂亮的火焰,如同蓝色精灵一般。

    他持着飘着火焰的打火机,走出办公室,一路走过吱呀作响的地板,走到大门前。

    他开启了门,出门,指腹摩擦着打火机光滑的机身,而后将其扬起。

    幽蓝的颜色划过一条抛物线,流星一般。

    火焰染在地板上,像星子一般坠落。

    他取出那盒火柴,刮擦了一根。

    “簇”。

    带着点磨砂质感的声音响起,橙黄的火在小巧的木棍末端舞动着,在阳光下,那抹火焰如同光下的一枚萤火虫。

    他甩手,澄黄抛物线亮起。

    火焰掉落在地,迅速染开,蔓延。宛如刷油漆一般迅速刮过了整片木板,肆无忌惮地乱窜而开。

    “簇”。

    又一枚“萤火虫”,在他的指尖跳跃。

    他伸出手,升起的焰火,在门内的黑暗中耀眼夺目。

    火焰蔓延。

    他站在一线天光处,背对着漫天的灿烂阳光,看着一层火红的薄暮迅速泼洒开来,火焰吞噬着木质的地板。

    之前他还奇怪,白沙天堂的建筑,为什么全都是木质的。

    木质的门,木质的地板,木质的楼梯……而且,他这一路看来,也没有看见消防设施。

    现在看来,这是给他们留的机会。

    ……为了毁灭这里,留的机会。

    他不断刮擦着火柴,将火焰送进门内。

    火焰跳动在他的眼前,渐渐有烟尘漫出。

    火舌吞吐,赶来的白色怪人,轮廓在火海里若隐若现。

    而在他们开始用清水灭火时,苏明安已经位移到了二楼,继续纵火。

    他一路走过长廊,向两边的办公室丢着火。这火柴似乎是特质的,火焰燃起来特别迅速,就像是自带泼油效果一般。火焰在这种全木质的建筑中,如同草原野火一般蔓延,一瞬弥漫开了他的整片视野。

    火柴是夏洛阳身上的东西。

    ……夏洛阳或许有了准备。他或许也曾想毁灭过白沙天堂。

    只是,因为受制于白沙天堂的架构,即使觉醒了自我意识的他,仍然要承受身为教师的“罪”,被动扮演着自己的角色。

    夏洛阳也在赎罪。

    在这片不断重置的世界里。

    苏明安抬起眼皮。

    黑暗的长廊那方,火光一窜一跳地闪动着。

    它们似乎要撕破这片无边无际的夜幕,冲破黑暗的束缚,飞扑出去。

    殷红的火苗遍布了他的视野,这座建筑已经被完全引燃。

    凉风吹过,星点火焰跳跃舞动。

    他丢下最后一根火柴,攀上窗台,从二楼窗口一跃而下。

    “噗通。”

    他感觉自己似乎压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

    低下头,果不其然又是莫言,这家伙又被他踩了一次。

    不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赶过来的,明明他让他在原地等着。

    “大,大哥……”莫言揉着身子,看上去着实被踩疼了。

    “你怎么跟过来了。”苏明安从他身上移开,伸出手:“对不起。”

    “啊,啊啊?”

    本来还在揉身子的莫言,在听到他的话时,脸上露出了近乎于悚然的表情。

    是他听错了吗,大哥竟然在,对他道歉?

    大哥居然也会……对他这样没有全部完美通关的存在,有着这么好的态度?

    “大哥你……”他愣着,连自己起身都忘了。

    苏明安收回手,转过身。

    他看向被他合上的建筑大门。

    那门没有锁,按理来说,就算里面着火,那些白色怪人也可以冲出来。

    但是,此时,没有一个人冲出来。

    他们像是一群白色困兽,在里面堆积,乱窜,拼命救火,哪怕他们知道救下去也没有出路,这里注定要被火焰毁灭。

    ……或许,这些人也受制于某种规则,不能舍弃这栋建筑。

    但很可惜,这条线索,无论是哪一周目,苏明安都没有发现。

    不然的话,他的线路也不会走得这么艰难。

    毕竟这些战斗力爆表的白色怪人,就像不该存在在这个副本中一般,只有这种类似取巧的法子,才能将这些人完全消灭。

    虽然没有经验值的提示,但其他副本的玩家,无论是用火烧了这些人,还是去拿车钥匙,都是完全可以逃掉的。

    ……但那一周目,他完全忽略了这个线索。

    水岛川晴。

    身为在这个副本潜伏已久的存在,或许就是她有意藏匿了相关线索。

    他看着眼前的建筑燃起火焰,听着内里木头的坍塌声。

    因为窗户密闭,甚至连烟尘都飘得不明显,他只能看见眼前的建筑,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

    弥天大火。

    大门开了一条缝隙,火光渐渐透了出来。

    透过缝隙,他能看见那弥漫了整片室内的烟尘,像起舞的云雾一般遮掩一切,熊熊大火在肆意狂放地燃烧。

    倒下的,白色怪人的躯体,身上满是火焰的灼痕。

    看着这一幕,他忽然轻笑了出来。

    很不幸的,莫言又被吓了一跳。

    “大,大哥,你到底怎么了啊……需要精神恢复药剂吗?可我听说那东西只是生理上起作用,不知道对大哥你有没有用……”

    苏明安摆了摆手。

    “我只是,开心。”他笑了笑:“开心。”

    他听见了系统的提示语声:

    【您已进入白沙天堂·隐藏路线·信仰线】

    【白沙天堂已被毁灭,所有存活玩家san值上升20点。】

    【完美通关进度:65%】

    【(提示:揭示最终真相,将达成最终通关。)】

    ……

    “走了。”

    苏明安转身。

    “啊,大哥,不逃了吗?”

    莫言愣了愣。

    “白沙都已经被毁灭了,还逃什么。”苏明安笑着说。

    “那,那是要找线索吗?还是……”

    苏明安摇了摇头:“线索也暂时找不了,我可没精力和冬雪说故事。”

    “那,那现在大哥你是……”

    苏明安迎着满头阳光,伸了个懒腰。

    “我只是在放松。”他打了个哈欠:“san值80点的,绝妙放松。”

    莫言眨了眨眼。

    他渐渐听不明白大哥在说些什么。

    他看见大哥走了回去,而后,坐在金灿灿的花坛边,闭上了眼。

    阳光均匀地铺洒在他的黑发上,像一件缓缓而落的灿金色纱衣。

    他只是闭着眼,不说话。

    ……就像睡过去了一般。

    莫言站在原地,身后是渐渐燃起外墙的漫天大火。

    他看了眼像睡过去一样的大哥,转过身。

    鲜红澄黄的烈火,从建筑中跳跃出来,像一只燃烧着的大手要抓向天空。

    “大哥。”

    他轻轻出声:

    “……你睡了吗?”

    “还没。”

    “那能听我说几句吗?”

    “你说。”

    “……”莫言沉默了片刻:“我很心疼大哥。”

    “嗯,我一直知道。”

    “所以,我不希望,大哥有什么事非要自己承受。”

    他转移视线,定格在苏明安身上,看着对方缓缓睁开眼。

    “大哥可以和我说说,大哥正在困扰着的事吗?”他问着:“为什么要在此时休息……为什么突然杀了铃奈子,这些我都不关心,我只是想,体谅一下大哥。”

    “我的哥哥曾经和我说过,有什么烦恼,说出来,远远比闷在自己心里好得多。”

    “所以,我很想知道,大哥到底经历了什么。”

    苏明安定定看了他一会。

    莫言在其中看见了他根本看不懂的情绪。

    “……差不多是时候了。”苏明安说着。

    “什么?”

    苏明安笑了笑,没有回答。

    他闭了闭眼,感受了一下暖洋洋的阳光,喝着手里的精神恢复药剂。

    虽然这药剂没什么直接的效果,只是在肉体上让他觉得舒适,像在旅途中疲惫已久的人,突然洗了一把热水澡。

    有恢复效果,但也有限,还不如他睡上一觉。

    毕竟他早就知道,这一次的回档,必定是个坏档。

    因为刚从20的低san值的死亡中回归过来,他一开始的状态,必然完全不正常。很轻易能被人看出前后反差。

    所以,他早就将这一次回归,定位为一次“恢复档”了。

    休息一个存档,而后,在下一个存档中,掩饰这份反差。

    ……这是一个注定被他抛弃的存档。

    但确实让他感到了闲适。

    对于现在的他而言,泯灭带来的死亡痛苦,已经渐渐不那么明显。

    ……毕竟已经习惯了。

    他的手微微颤了颤,黑色在指尖一颤,而后将要将其抬起。

    “——可是大哥。”莫言忽地伸手,用力,抓住他的手臂:“你明明还在这里,为什么要一副以后再也见不到的样子啊——”

    苏明安看了他一眼。

    莫言猛地一抖,他不由得松开了手。

    ……他难以形容他大哥现在的眼神。

    像是看注定要离去的过客,像是看着npc,像是看着一个路人。

    他的大哥,现在就正是这么看着他。

    他突然感到了害怕。

    “……大哥?”

    他轻轻出声,像是生怕惊扰了什么。

    “我有的时候也会去想……算了。”

    苏明安动了动手。

    面对着用复杂眼神看着他的莫言,他闭上眼。

    他正在感受着午后灿烂的阳光。

    在经历过那一次近乎于刻骨铭心的死亡后,他现在竟变得有些贪恋温暖。

    光辉播洒在他的身上,一切都是亮晶晶的。

    像被什么暖和的东西完全包裹,像沉入了初春的暖中。

    很美好。

    他抬起手。

    以一种极为迅捷的速度,按上了自己的太阳穴,动作间没有丝毫迟滞。

    而后,他看见了熟悉的黑暗。

    ……

    苏明安有的时候也会害怕。

    如果他的回档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回档,并不是时间线的重置,而是不同平行世界的跃迁……这样的话,他该怎么办。

    那无数条可能存在的if线,无数个被他的死亡而完全丢下的平行世界……那样一个充斥着各种烂摊子的世界,究竟存不存在。

    他会害怕这种可能性,也是他无法彻底心安的原因。

    ……但他只能宁愿相信,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时间重置。

    人若是不持有一个始终让自己不留遗憾的目标,只会在这样绝望的世界里渐渐陷入疯狂。

    他已经有了疯狂前的征兆。

    他需要一种名为“救世”的催眠。

    这样的时代,没有谁比谁更幸运。

    也没有谁比谁更不幸。

    ……

    天光透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