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蛰雷 > 第八百三十七章 宣传单
    第二日冯娅晴就带着吃穿用品去学校内,看望许久未见的陈禾苗,魏定波则是继续自己的日常工作,抓捕地下党抓捕抗日分子,目前这些还是武汉区工作的重中之重。

    青木将太被抓,姚筠伯没了后顾之忧,自然也是想要立功的。

    情报科负责的工作与行动科相同,毕竟药品已经运送出去,他们也就无需盯着租界内的码头等。

    章凯现在对魏定波的要求非常直接,那就是让他在路卡上,找到抗日分子抓到抗日分子,那么他就有了功劳。

    如果能连抓三四个,就可以官复原职,重新做行动科的队长。

    章凯是殷切厚望,不过魏定波注定要让他失望,那就是一个都抓不到。

    今日章凯将魏定波从路卡,叫回了武汉区,在办公室内,说的话那叫一个语重心长。

    “你这些日子怎么就没有进展,若是能随便抓到一两个抗日分子,我也好向区长说话,让你重新回到队长的位置上。”章凯语气中带着不满。

    魏定波现在的职能是一样的,可是总归是名不正言不顺,若是有心人非要向上捅的话,那么行动科的章凯,就有些阳奉阴违。

    上面让你罢免魏定波,你只是换一个方式重用罢了。

    这个麻烦虽然不大,可是谁平白无故,想要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呢?

    章凯的想法就是,立功之后官复原职,到时候名正言顺,看谁还能说什么?

    但奈何魏定波不争气。

    魏定波垮着脸,有些埋怨自己一般说道:“多谢科长苦心,可是这抗日分子,属下这几日真的是查无所获。”

    他想抓,想要官复原职,奈何没抓到人啊。

    想要官复原职这句话不假,魏定波还想要爬的更高。

    可是抓捕抗日分子?

    这明显是不可能的。

    不过这也不能说他不积极,因为日军搜查的如此严格,抗日分子又是有组织有纪律有经验的存在,自然是不会在这种时候露出马脚给你抓。

    因此魏定波也不怕有人说他,出工不出力。

    章凯显然也明白,现在想要抓到抗日分子不容易,所以他话锋一转说道:“我今日叫你回来,就是有线索给你。”

    “线索?”魏定波脸上浮现出惊喜。

    章凯说道:“有消息称,抗日组织想要近日在武汉城内,散布药品检测报告之结果。”

    “检测报告?”魏定波微微皱眉,显然他不知道这件事情。

    毕竟日军在武汉城内是封锁消息的,那么魏定波肯定是不知道的,他这段时间又没有离开过。

    章凯没有怀疑什么,毕竟他也刚知道不久,面对魏定波的疑惑,他说道:“消息被封锁了,所以抗日分子才需要散布,但是他们散布的办法,是通过印刷宣传页。”

    广播电台,日军把控。

    报纸新闻,同样如此。

    所以你想要散布消息,只能印刷成宣传页,然后在城内四处散布张贴,让百姓看到你的消息。

    章凯提供的消息,可信度高吗?

    自然是高的。

    日军封锁消息,组织和军统当然不会让他们得偿所愿,毕竟在敌占区,这样的地方有抗日基础帮助,你更加好执行任务完成工作。

    抗日土壤至关重要。

    而且在敌占区,日军也会用很多阴谋和手段,来控制百姓的思想。

    那么这个消息,就是唤醒无数国人的,强而有力的一记重锤。

    因此要在武汉城内散布这些消息,魏定波认为可信度很高,只是可惜的是,不能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因为这个消息已经暴露了,章凯都知道了。

    章凯继续说道:“印刷好的宣传页,抗日分子是带不进来的,因为有层层审查,这个数量又大,所以我推断他们一定是在城内完成印刷。”

    “城内的印刷厂,敢有这么大的胆子吗?”魏定波问道。

    这内容可是骇人听闻,让印刷无异于是抗日行为,印刷厂背后的老板,就算是不巴结日本人,但起码是不反对日本人的,不然你在武汉城内如何建厂经营?

    “明着来他们自然不敢,但是就担心他们来暗的,而且还有一些小作坊,他们之前是用来印刷盗版书籍,和一些难登大雅之堂的刊物,现在也有可能被用来印刷宣传页。”

    “科长言之有理。”

    “所以你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带着人,调查印刷厂和这些小作坊,一定要找到蛛丝马迹,将这些人一网打尽,这可不是小功劳。”章凯强调了一句。

    这确实不是小功劳,是阻碍敌人宣传的大功劳。

    若是这样看的话,应该不止自己一个人负责这件事情吧?

    魏定波开口问道:“科长,这件事情还有其他人负责吗?”

    “武汉区内,目前就你一个人负责,但是其他机构肯定也会有人调查,所以你要调查的比别人快。”章凯说的很明白。

    这件事情不算是秘密,消息已经传出去了。

    伪政府和日本人这里的各个机构,都会对这件事情,展开调查。

    谁快这个功劳就是谁的。

    至于说武汉区内安排魏定波负责,其实也是一次心照不宣的默契。

    是章凯主动要过来的。

    因为他想要给魏定波官复原职,需要一个契机,魏定波落到如此田地也是帮姚筠伯背黑锅,所以面对章凯的想法,姚筠伯不能阻止。

    望月稚子同样想要魏定波好,所以姚筠伯将这个任务交给魏定波,她是一点意见都没有的。

    因此武汉区内,现在就是他负责这件事情。

    “多谢科长,属下一定全力以赴调查,争取最快调查到线索。”魏定波很感激的说道。

    “这是一次不可多得的机会,不要掉以轻心。”

    “属下明白。”

    “还有,药品的事情你不要去管。”章凯叮嘱了一句。

    药品的消息章凯知道,已经是板上钉钉,他不想魏定波去多关注,免得惹火烧身。

    “属下谨记。”魏定波点头,没有多问。

    毕竟抗日分子都要散布消息了,你说他们散布的是什么消息?

    如果药品不是细菌武器的话,他们还用得着散布消息吗?

    因此在这个时候,魏定波很明智的表示自己不会多管闲事,而且现在这件事情,是你能管得了的吗?

    日本人都管不住了,大家默默的看热闹就行了。

    伪政府的人就是这个心态,毕竟对于细菌武器的研究和使用,伪政府内的态度,也是不赞成的,只是敢怒不敢言罢了。

    毕竟都已经是人家的门下走狗,你还能犬吠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