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世医妃她带崽杀疯了 > 第一百六十七章本公主真的是好
    “一边去!”

    刺客们的重心不在谢辞源,他们看着护着顾西川的谢辞源,一脚便踹开了他,两个人分别押着前去了另外一辆马车之上。

    “你们这样,罪该万死!我可是监狱司,你们竟然敢动我!你们!”谢辞源护西川心切,不断地提示着自己的身份,想要他们害怕,这样就能把他们给放了,“如果你们今日放了我们俩,我就既往不咎了,绝对不会暴露的。你们是要钱还是要什么,只要我能给,我全都给。”

    “屁!”刺客头子吐了一口吐沫,一脸不屑地说道,“就你一个监狱司,多大点薪酬,我们几个会是啥子,丢了西瓜去捡芝麻吗?呵呵。”

    “你们为什么要抓她?”

    谢辞源看着这群人,他发现这些人并不是想要金钱的,他更是好奇了几分,连连问道:“那你们这是要做什么?是谁指使你们这样的!”

    “说说说,长得跟个娘炮一样,话还多得要命!”刺客头子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他皱眉喊话道身边的下属道,“去塞住这个死变态的嘴巴,别让他出声。”

    死变态。

    娘炮

    这俩侮辱性的词语,像是针一样扎在了谢辞源的心中,让他的心脏不断地流出来血迹,那么一个要强的男人,却怎么也忍不住从脸颊上流下来一滴委屈的眼泪。

    这个时候,谢辞源才知道。

    一个人怎么都可以忍受,唯独委屈不可以忍受。

    这样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刺客下属起身,拿住了一团乱如麻的手帕塞在了他的嘴巴之中,谢辞源看着这群刺客,心里快要恨死他们了,但是此刻更多却是担忧西川。

    毕竟,他们的目标不是自己,而是西川。

    而西川却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

    这,可如何是好?

    马车继续前行,面对未知的路途,谢辞源的心都快要提到嗓子眼之上了,这群人看上去有备而来的,那到底是谁竟然这么想要见到顾西川,她们见到顾西川又是为了什么?

    呼——

    当最后一声鞭子下手,马车停了下来。

    刺客们扛着顾西川离开,谢辞源被五花大绑,他嘴巴被塞住了,心中的急切,有着千万句话想要开口,到喉咙却只能发出呜呜呜哽咽的声音。

    就这样,谢辞源和顾西川被带到了不同的地方。

    他快要急死啦。

    “这个小丫头也实在是太倒霉了,刚刚走出来虎口,又进入了下一个虎口!这群大汉不会有所图谋吧!那这可怎么办?”

    一动不动的谢辞源快要急疯了。

    但是却又是无可奈何的。

    顾西川被带到了一间空房间内,她趴在地上依旧是处于昏迷之中,只是突然一阵阴冷的冰水从半空悬空而下,淋在她的皮肤上,淋在她的发丝上,她这才被冻醒。

    “冷,好冷。”

    顾西川坐在地上,蜷缩地抱住自己:“这样的温度,这样的冷水,再不去换衣服,我真的会感冒发烧的。”

    她环顾四周,这才发现四周空无一人。

    这是哪里?

    “我不是准备回家的吗?这是哪里?我怎么到了这里?”

    顾西川着实是不理解。

    但是就是此刻,面前却缓缓走来一位气势凌人的女人,女人身穿绣服长裙子,银色的裙摆拖在地上,她趾高气扬地看着发丝还在滴水的顾西川,跟着身边两个产搀扶着自己的丫鬟,说道:“这就是顾西川,什么京城第一美女,也不过如此吧!”

    她知道,这话说酸溜溜的。

    顾西川是个大美人,长相俊逸无比,一双狐媚轻轻的眼眸婉转动人,高耸的鼻梁像是一座小山一样,唇红齿白,言笑晏晏,果然是不愧京城第一美人。

    但是,北斯诺就不想承认她比自己漂亮!

    “你是谁?”

    顾西川问道

    “我是谁?”北斯诺开口冷哼一声,嫉妒地说道,“顾西川,说来话长,我们也是有缘分的,按照辈分,我算是你的妹妹。”

    “妹妹?我可不记得我有这样的妹妹?”

    顾西川讽刺道。

    她虽然不知道眼前的女人到底是谁?

    但是她看着女人的眼神充满了狠毒,她就有些不喜欢。

    “今日带你来,我是想要告诉你一些真相的。”北斯诺开口说道,“其实,你知道顾安为什么会说那些话的吗?为什么突然就被释放了呢?”

    “其实,我是于心不忍的。”北斯诺开口继续说道,“但是,都是女人,我心疼你。”

    “有话直接说,不必如此拐弯。”

    顾西川直勾勾地看着这个明艳动人的女子。

    “其实,顾安说这些话是被人指使的。你的夫君战东耀早已经想要抛弃你了,他当顾安说这些话,让皇帝处死你,不然你想那天为什么偏偏他不在,为什么偏偏你也不在,而偏偏顾安能遇见皇上呢?为什么一切又是那么巧?你以为依靠着战家,能忤逆皇帝?你以为他真的是绝世的好男人吗?”

    听到这些。

    顾西川反驳道:“我相信我的夫君,我夫君是爱我的,战家人也是一直为我的。那天不在,是因为我夫君不想去,而我不在,也是因为我也不想去,哪有那么多阴谋论。”

    “你真的是执迷不悟!”

    北斯诺给顾西川洗脑道。

    “你以为你带着一个孩子去战家,战家那么精明的商人之家能把你看得那么器重吗?顾西川,你是丞相府嫡女不错,但是你平心而论,你觉得你还在府邸受宠吗?你能给战家带来什么资源吗?你什么也带不了,你还带着一个拖油瓶!”

    北斯诺的语调越来越加强。

    “我信任她们,她们不是你所说的那样!”顾西川依旧是不为所动,她知道战家人虽然是商人之家,极其重利,但是她们也不是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一切!”顾西川开口质问道,“我告诉你,你说得每一个字我都不相信,我可以很认真地告诉你,战东耀喜欢我,这辈子非我不可,我很笃定。”

    “哈哈哈哈。”

    北斯诺仰天大笑,笑得合不拢嘴。

    “顾西川阿顾西川,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