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平行空间来客末世之天寒地冻 > 2、流年不利
    “真他娘的晦气,竟然让那小兔崽子给跑了。”其中一个人贩子啐了一口,“要是给老子抓到你,看老子不给你皮都扒了。”

    “好了,先找到那孩子再说,万一要是被联邦抓到,咱都吃不了兜着走。”另一个人贩子冷冷地道。

    这一刻,魏信陵的小心脏直接都蹦到了嗓子眼。

    但见两个人贩子暂时还没有翻找这里的篓筐的想法,魏信陵定了定心神,想了想,准备把属性点全加到体质上,但他突然想到,就凭自己现在的样子,全加体质又有什么用,人不高、腿不长,人家一只手都能把自己摁在地上摩擦,倒不如......

    魏信陵看向为零的运气,一顿操作猛如虎,将属性点全点到了运气上。

    与其被摩擦,倒不如搏一搏,说不定狗屎运上来了单车就变摩托了呢。

    也没什么感觉,而且人贩子也在向自己藏身的篓筐这边走来,这让魏信陵有点怀疑这运气到底有没有用。

    话说,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新手礼包啊?最好是能解决这两个人贩子的,哪怕是一次性的他也认了。

    看着刚刚那个骂爹骂娘的人贩子正在向自己走来,并盯着自己这个篓筐看,魏信陵下意识地摸向了自己怀中的砖头。

    不得不说,很多手工艺品质量是真的好,魏信陵可以通过缝隙透光看到外面的景象,但人贩子却透不过缝隙看到在篓筐的魏信陵。

    魏信陵在心中暗道:如果实在躲不过,那我还是以“德”服人吧。

    扑通!

    扑通!

    随着人贩子越走越近,魏信陵都能十分清晰的听到了自己此时频率堪比打点计时器的心跳声,手上抓着的砖头也越抓越紧。

    “去那边找找吧。”

    突然,另一个人贩子说道。

    见人贩子逐渐走远,魏信陵这才悄悄松了口气。

    下一秒,他就又听到了系统的声音,这让魏信陵欣喜若狂。

    “恭喜宿主获得新手进阶礼......”

    “嘀!警告!警告!检测到系统后台能量低至百分之一,将于三十秒后强制关机,请宿主注意查收消息。”

    魏信陵:???

    还有这种操作?不带你这样玩的啊!

    魏信陵一听,彻底懵了,一声“我屮”下意识地就骂了出来。

    也正是这一声粗口,两个还没走远的人贩子相视了一眼,点点头,朝着魏信陵围了过去。

    二十九......十八......十......

    看着荧屏上的倒计时,以及逐渐围过来的人贩子,魏信陵欲哭无泪。

    系统,你不能这样!你木得职业道德操守!你说你关机就关机了,好歹先把新手进阶礼包给我啊!喂!

    看着系统面板消失在眼前,论他怎么呼唤都没有回应,魏信陵彻底死心了,果然凡事还是得靠自己,就不能将全部希望寄托给别人。

    其中一个人贩子朝同伴点了点头,然后小心翼翼地拿开了篓筐。

    但他却没想到,魏信陵早有准备,在篓筐被拿开时一跃而起,一板砖狠狠拍向了离他最近的那个人贩子。

    人贩子一时不察,突遭重击,直接就被干翻,被干懵了的人贩子连惨叫都忘了叫了,捂着头破血流的脑袋昏昏沉沉地看着魏信陵狠狠地赏给了另一个人贩子一记断子绝孙脚。

    人贩子惨叫一声,捂着下身在地上不停翻滚。

    魏信陵没有趁此逃跑,而是趁着两个人贩子在恢复过来之前继续补刀,用着顺来的板砖一下接着一下。

    不过他也没有太狠,要知道杀人可是犯法的。

    将两人都打晕了之后,魏信陵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便感觉到有一阵胜过一阵的虚弱感从身体深处涌上心头。

    眼前一黑,身子一软,魏信陵一个趔趄差点瘫倒在地,胃部也是一阵阵的抽痛。

    好累......

    好饿......

    从上次人贩子给他饭吃,魏信陵已经足足两天没吃饭了,这次逃跑还是靠着自己十几年的人生阅历带给的毅力跑出来的,刚刚的反击更是强行透支了他仅存的体力。

    魏信陵觉得,现在的他饿得哪怕是给他一头牛,他也都能吃完,骨头都不给你留的那种。

    甩了甩脑袋,勉强清醒了一点的魏信陵抬脚向巷子外走去,只是刚刚一落脚,脚底便是一阵阵火辣辣的痛。

    这下好了,不用魏信陵做啥,整个人更加清醒了。

    抬脚看了一下,脚底不知何时已经一片血肉模糊了,刚刚走过的地方也都有留下一个个小小的血脚印。

    刚刚因为过度的紧张,导致他根本没有感觉到疼痛,现在情绪放松下来了,疼痛就如同潮水一般涌上了脑海。

    真是流年不利啊。苦笑了一声,魏信陵一瘸一拐地转身扒下了两个人贩子的衣服将脚丫子给裹上,又在两人身上摸索了一番,才堪堪摸出了一百多联邦币。

    魏信陵:......

    “你两这人贩子做的也太失败了吧?不仅卖孩子,还让那些孩子去乞讨了,光是我前几天乞讨到的就不止五百联邦币了,结果你两丫的身上就那么点钱,连我的五分之一都没有,连给我买个红药水都不够......”

    “真是气死我了,总有一天我要端了你们老窝,不然我魏信陵就跟你们姓。”

    骂骂咧咧了好久,魏信陵这才抓着搜刮来的一百联邦币一瘸一拐地走出了巷子。

    出了巷子,魏信陵环顾了一下四周陌生的环境,人麻了。

    ......

    走在傲来城的街道上,魏信陵已经饿得眼前发黑了。

    治伤和吃饱之间,他选择了后者,但好不容易走出了那条巷子,结果卖吃的一个都没遇到,遇到的人也少的可怜,低血糖再加上失血有点多,除了视线模糊外,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

    “噗通”一声,饿得手脚已经不协调了的魏信陵被自己绊倒,眼前又是一阵发黑,感觉整个世界一瞬间都日月颠倒了过来。

    好饿......

    好累......

    这是此时魏信陵脑海中唯一的念头了。

    躺在地上,他只觉得手脚一阵冰凉。

    魏信陵觉得,自己怕不是会成为穿越史上第一个刚刚穿越没几天,就要被饿死的穿越者了。

    毕竟像他这么惨的有几个啊?

    开局就在人贩子窝、饭吃不饱、系统关机.....仿佛一切的不幸全部集中到了他一个人身上,

    “你没事吧?”

    一个稚嫩的孩童声在耳边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