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平行空间来客末世之天寒地冻 > 3、自救,从现在开始
    魏信陵强撑着睁开眼睛,看向了来者。

    虽然视线很模糊,但魏信陵还是能大致认出这是一个和他这具身体差不多大的女孩。

    没有血色的嘴唇微微一动,却没有任何声音出来。

    咕噜~咕噜噜~

    一阵打鼓的声音传入两人耳中。

    女孩眨巴眨巴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着魏信陵问道:“你是饿了吗?”

    咕噜~

    魏信陵已经没有说话的力气了,但好在他的肚子替他回答了。

    看了看虚弱的魏信陵,女孩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纸袋一眼,然后从纸袋里拿出了一个正冒着热气的包子送到了魏信陵嘴边,“给你吃。”

    闻到诱人的肉香味,本快昏厥过去的魏信陵精神一振,“嗖”地起身一口咬住了女孩手中的包子。

    饿了两天多,魏信陵也顾不得什么颜面了,抱着这成人拳头大小的肉包子啃了起来。

    不得不说,异世界的包子比起21世纪的不良店家好多了,分量超足、皮薄馅多,一口下去满嘴都是肉。

    吃完包子,终于恢复了一丢丢的力气,长期没有能量补充的魏信陵此时仿佛就像沙漠里脱了水的旅人得到了久违的甘露一般。

    恢复了力气,魏信陵也能看清楚女孩的样子了。

    女孩衣着普通,但明亮的大眼睛黑白分明,修长的睫毛和出众的外貌都是许多女孩子有所不及的。

    “谢谢。”魏信陵很是郑重地说道。

    女孩腼腆一笑,“不客气,爸爸说过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

    这年头,这么天真无邪的小孩子可是很少见了啊。

    魏信陵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

    咕噜噜~

    却被不合时宜的“打鼓声”给打断了。

    “麟麟!”

    同时,一个雄浑的男声从魏信陵身后传来。

    这种情况下,一般人都会回头去看是谁,但魏信陵没有,因为他知道叫的不是他。

    此时魏信陵看着女孩手中装有肉包子的纸袋暗暗吞下了一口唾沫。

    女孩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手中的肉包子,然后毫不犹豫地将纸袋递到了魏信陵面前。

    魏信陵没有接,“我......”

    女孩将纸袋塞到他的怀中,站起身来向他的父亲跑了过去。

    目送着女孩离去的背影,同时努力地将那道背影记在心里,直到她娇小的身影消失不见,魏信陵这才看向了怀中的包子,喃喃道:“我只是想问问,你的包子在哪买的而已。”

    说完,他拿起一个包子塞进嘴里,大口大口地吞咽着。

    吃完包子后,魏信陵拐角就找到了一家医馆,巧合的是,医师是个母爱泛滥的小姐姐。

    见魏信陵如此凄凄惨惨戚戚,在付出了一定的“美色”后,医师小姐姐免费为他处理了伤口,还送了他一对拐杖。

    由此,魏信陵不由得感慨,这年头,果然还是好人居多。

    坐在公园躺椅上,晃着两只小短腿的魏信陵用不知从哪里顺来的纸和笔,写写划划着。

    一边写,魏信陵一边喃喃道:“想要在斗罗大陆上过得去,既然靠不了系统,那我只能靠自己了。制定个生存战略吧,龙王传说的时代可没有前面两个时代好过。”

    “按照传统的穿越套路来讲,我现在和唐舞麟是差不多大的,而且现在看傲来城应该还没准备今年的武魂觉醒日,我还是有机会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希望能有个好武魂吧,有魂力那当然是最好的......实在不行就尽量去抱主角大腿吧,再列一下自己知道的剧情,至少应该能活到十八岁......”

    “或者......”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娜儿和唐舞麟就在傲来城,要不先刷刷娜儿的好感度?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忘了,算了算了,要想活下去,跟主角打好关系还是有必要的,更别说是女主了。”

    “刷!必须刷!”

    “而且刷娜儿的应该比故意靠近唐舞麟容易得多了......”

    “至于斗铠,如果能傍上唐舞麟的大腿,应该是有的,但是傍不上的话,那就......不太喜欢打铁啊,不过有机会还是自力更生吧,靠自己总比可能被人背后戳刀子强。”

    “对不住了啊,我也只是想活着。”

    ......

    洋洋洒洒地写满了整张纸,看着乱糟糟的字迹,魏信陵:“......有钱了再买本本子整理一下吧。”

    抓过拐杖,魏信陵站起身来,看着逐渐散去的人群,迷茫感在心中蔓延。

    “居然忘了自己是个无家可归的孤儿了。”魏信陵无语地拍了拍自己的脑门。

    咕噜~

    一坐下,熟悉的打鼓声响起。

    魏信陵摸了摸瘪下去的肚子,然后猛然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自己没钱没家,自己都养不活自己,谈什么刷女主好感度?

    “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魏信陵有些惆怅道。

    “算了,先找一下过夜的地方和东西吧。钱的事,活过今晚再想了。”

    若是要问为什么不去孤儿院,有吃有住的,但魏信陵知道,他现在这六岁的样子进了孤儿院,自由将会受到很大的限制,还谈什么刷娜儿好感度?

    起码结局未定之前他还是有机会的,不试试怎么知道?

    有梦想是美好的,万一实现了呢?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当然,还有可能变废铁......

    夕阳西下,行人已经没有多少了,魏信陵漫无目的地游荡在街道上,懒懒地打了个哈欠。

    他已经走了很多地方了,但他找的地大多已经有主了,所以至今还没找到一个能落脚的地方。

    “嗯?”似乎是注意到了什么,魏信陵疑惑了一声,然后身子都不转蹬蹬蹬地后退了几步,样子颇为滑稽。

    “近日,傲来城拐卖妇女儿童团伙猖獗,请各位居民......举报奖励......”

    读到这,魏信陵一顿,随后不可思议地瞪大了双眼,“二十万联邦币!!!”

    二十万!整整二十万啊!

    发财了啊!

    眼中似乎有一颗颗金色的星星在跳动,魏信陵仿佛脚下生了风,丢掉了手中的拐杖“嗖”的一声冲进了前方不远处的联邦行政处。

    一个小时后,傲来城外魏信陵被抓进去过的人贩子窝点——

    “是你小子!??”那个被魏信陵赏了一记断子绝孙的人贩子被联邦警察押着路过,看到魏信陵时先是一愣,随后恶狠狠地道:“劳资就应该早点弄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