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平行空间来客末世之天寒地冻 > 7、打工
    不知道魏信陵心里那点小九九的娜儿看向魏信陵,精致的小脸满是认真之色,“那哥哥你会不要娜儿吗?”

    这问题堪比女友和老妈同时掉水里先救谁了,不过这点问题对既是单身贵族又是孤儿的魏信陵毫无意义。

    “不会。”为了刷好感度,魏信陵笑眯眯地说道:“哥哥说过会永远保护你的。”

    但你主动离开就不一样了啊。这句话魏信陵没敢说出来,怕被打。

    “好了,时间不早了。”见娜儿还想问些什么,担心她又会问出堪比女友和老妈同时掉水里先救谁的问题,倒不是不好回答,因为实属有亿点虾仁猪心。

    魏信陵赶忙说道:“该回去了,万一被发现就不好了。”说着,就蹲下去给娜儿穿上了鞋。

    “嗯。”娜儿揉了揉眼睛,神情有些疲惫,经过刚才这么一闹,她也有些困了。

    “哥哥背你回去吧。”魏信陵蹲在娜儿前面道。

    娜儿十分乖巧地趴了上去。

    回到孤儿院,夜已经深了,但幸好,没人发现他们两个跑了出去。

    娜儿早早的就在魏信陵背上睡了过去,所以将娜儿抱到床上的时候,魏信陵格外的小心。

    又给娜儿掖了掖被子,魏信陵才回到床上进入了冥想。

    今夜的冥想,似乎同白天在学院冥想时有些不一样了。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一双妖异的血红色眸子在魏信陵上方缓缓睁开,看向了窗外皎洁的月色......

    几天后,孤儿院院长找上了魏信陵。

    “信陵啊,你看娜儿她......”院长不好意思地搓了搓手。

    她一提到娜儿,魏信陵就知道无非就是娜儿胃口太大,孤儿院支撑不了这么大的开销了,所以只能让他这个唯一的魂师每天放学去打工了。

    不过魏信陵有些奇怪,唐舞麟一家都养得起娜儿,怎么一到自己就入不敷出了呢?

    不等院长把话说完,魏信陵直接打断了她的话,“院长奶奶你就直说吧,打铁还是魂导器。”

    听了魏信陵的话,院长笑得可开心了。

    “不过我有个条件哦。”

    下午一放学,魏信陵便跟着院长来到了未来三年他工作的地方——黑龙锻造室!

    第一眼看上去高端大气上档次,逼格满满,第二眼,你确定这是打铁而不是黑社会?

    出来迎接他们的是一个满身横肉的大汉子,他一笑,魏信陵觉得整个东海城都要抖三抖。

    “小龙啊。”院长也迎着走了上去,慈祥地笑着,“这孩子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孩子,我也不想给你添麻烦,但实在是......他就拜托你了。”

    小龙脸色一缓,“没事的奶奶,小孩子早点懂事也好。倒是您,不要总惦记着孤儿院,先照顾好自己,您身体本来就不好,别把自己先累着了。”

    哪怕是汉子,心中也有着自己最柔软的地方。

    “那这孩子就拜托你了。”

    “放心,交给我。”

    目送院长离去之后,一大一小大眼瞪小眼,颇有一副你瞅啥、瞅你咋地的样子。

    “你小子叫什么名字?”因为不知道怎么和小孩子打交道,小龙只能随便唠唠了。

    “魏信陵。”

    “几岁了?”

    “六岁。”

    小龙:“......”

    魏信陵:“......”

    “我别的不会,就会一门锻造的手艺,而且锻造及其辛苦但也很吃香,你确定可以吗?”

    魏信陵摇了摇头,“我不喜欢打铁。”

    不喜欢你来做什么?小龙差点破口大骂,却听得魏信陵继续道:“但我喜欢钱,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所以,有钱吗?”

    耿直!无比耿直。

    小龙嘴角一抽,“你每天来我这学习四个小时的锻造,三个月后你要是能锻造出一些零件拿去卖就有相应的分成。”

    一听到有钱,魏信陵立马精神了起来,“什么时候开始?”

    “先从最基础的开始。”

    小龙拿了两柄锻造学徒用的锻造锤递给了魏信陵,“看那边那块金属,用这对锻造锤左右敲击,敲到你没力气。提醒你一句,计数器只有你锤击到一定力量才会将次数计入,可别试图偷懒。你可以自己欺骗自己,但事实可不会骗人。”

    伸手接过锤子,很轻,但手上传来的感觉告诉魏信陵这的确是金属,有点迷,不过想到斗罗大陆有些金属比水轻他就释然了。

    只不过......

    魏信陵朝着空气一挥,轻飘飘的,感觉随时都会脱手一样。

    “龙哥,给我换把锤子呗。”

    “这是最轻的学徒锻造锤了,如果拿不起那就说明你现在还不适合锻造这个行业,那你还是赶紧走人吧。”小龙头也不转地说道。

    魏信陵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锻造锤,我还没说我要换轻一点的还是重一点的呢。

    不过看小龙不是很想管他的样子,魏信陵还是识趣地没有去打扰了。

    对准台上的金属块,魏信陵尝试性地抡起锤子砸了下去。

    “砰!”

    一锤下去,整张桌子仿佛都被这股力气给震了震,一旁的计数器上也亮起数字“一”。

    魏信陵搓了搓手腕,锤子太轻了,拿着不自在,一锤下去感觉锤子都要被甩飞了。

    再看看也开始锻造了的小龙,魏信陵干脆自己去放着锻造锤的架子上找适合自己的锤子。

    从小到大挨个尝试了一遍后,目前适合魏信陵锻造锤的重量定格在了三十五斤上。

    找到了适合的锤子,魏信陵收起心思,一锤一锤向金属块砸了下去。

    二......十八.....五十六......

    计数器上的数字飞速跳动着,很快就突破到了三位数,向着四位数冲去。

    当魏信陵锤击到三百次的时候,手臂开始出现了酸痛的感觉,涔涔汗水不断顺着面庞的线条滑落。

    当达到七百次时,他的双臂已经泛起了一种病态的红色,腰部也出现了酸痛的感觉。

    抽空把额前被汗水打湿的头发撩了上去,魏信陵咬了咬牙,继续挥动着手中的锻造锤,一下接着一下。

    七百的数字很快就向四位数靠去。

    这时,小龙不知何时来到了魏信陵身后,愕然地看着计数器上冲过一千的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