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平行空间来客末世之天寒地冻 > 9、十级
    娜儿两眼泪汪汪地问道:“哥哥是不是不要娜儿了?”

    “听谁说的?哥哥自己不要自己也不能不要娜儿啊。”

    娜儿听了这话,噘嘴道:“那哥哥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哥哥不知道娜儿有多担心吗?害得娜儿今天就吃了三碗饭。”

    魏信陵一听,突然就不想要这妹妹了这么办?管他好感度还刷不刷的。

    “哥哥这不是为了赚钱给娜儿买更多好吃的吗?”

    魏信陵便给娜儿讲了自己以后每天放学就要去小龙那学习四个小时的事。

    “那娜儿以后少吃点,哥哥早点回来陪娜儿好不好?”

    魏信陵无奈地伸手刮了刮她的琼鼻,“傻瓜,就算这样,哥哥也要为了以后着想啊。”

    不用养你了我还要养我自己呢,而且我不用存钱买车买房娶老婆了吗?更别说有孩子了以后。魏信陵在心中暗暗编排道。

    “好了,别难过了。”揉了揉娜儿的小脑袋,魏信陵笑道:“看哥哥带了什么东西给你。”说着,他就将手上一直紧抓着的、装得满满的纸袋递给了娜儿。

    娜儿打开一看,忍不住惊呼出声,“是桃花酥!还有桂月香、麻花糖......”足足说了十几种糕点的名字。

    “刚刚回来路上买给你的饭后甜点,快吃吧。”

    魏信陵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这下子,好感度应该又刷爆了几个点了吧?

    这时,一块桃花酥被一只小手送到了他嘴边,嘴角都是渣渣的娜儿大眼睛也都成了弯月,“哥哥也吃。”

    魏信陵笑了笑,伸手接过。

    三个月后——

    “哎呀呀,终于十级了。”下课铃声一响,冥想中的魏信陵立马转醒,懒懒地伸了个懒腰,上衣被带起,露出了腹部匀称的腹肌。

    他的班主任陈麟一听,立马从别的孩子那跑了过来,激动地道:“魏信陵同学,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到十级瓶颈了吗?”

    其他的孩子也纷纷挤了过来。

    也不知是不是魏信陵的错觉,他好像看到了陈麟眼中蹦出了小钱钱,点头道:“是的,我突破到十级了。”

    自从上次在小龙的工作室晕倒了之后,他就突破到了七级,后面修炼速度也快了好多,所以才能在今天顺利突破到了十级。

    不仅如此,魏信陵还隐隐有种感觉,觉得他的罪与罚有点不一样了。

    魏信陵不知道,每有一个孩子能在毕业前达到十级,班主任就会有一份奖金,所以陈麟才会这么激动,而且这才开学三个月啊!

    “魏信陵同学,魂师每修炼到十的整数等级都需要魂环来完成突破,在上古时代,魂环能够通过猎杀魂兽获得。”

    “但经过上万年的研究,科研家们发现,魂灵相对于魂环来说优势更大,高阶的魂灵更具有成长性,并且可以通过人工制造.....”

    微笑地看着陈麟激动的演讲,魏信陵脸都快僵了。

    麻烦您挑重点讲好吗?

    “获取魂灵的方法有两种,一是购买,二是武魂特别优秀的、修炼速度快的学员能免费获得第一个魂灵。”滔滔不绝地讲述完魂灵的发展历史,陈麟终于讲到了重点,划重点,记住啊,要考的!以后穿越说不定可以白嫖的!

    “以魏信陵同学你的资质,应该能获得资格的。我会上报学院尽量早点为你申请到免费获取魂灵的资格......”

    老师,你的小钱钱都快蹦到我脸上了。魏信陵依旧满脸微笑地看着他。

    拖了半个小时,魏信陵终于放学了。

    来到黑龙工作室,看到某只两鬓斑白的中年震华,魏信陵毫不犹豫转身就走。

    但震华却瞬间来到了他的面前,笑得无比的灿烂(yd)。

    魏信陵双手叉腰道:“您老人家能要点脸吗?说了不当就是不当了,我只喜欢钱,不喜欢打铁。”

    自从上次第二天进工作室练习打铁,震华看了之后,这三个月来,这厮一直在追着他要收他为徒,无论他拒绝了多少遍,这厮还会一直死皮赖脸地贴上来,美名其曰为了不让打铁界再损失一位未来的神匠。

    神匠?当个臭皮匠就已经够呛的了,自己为什么还要找这份罪受?

    “咳咳!”震华重重一咳,不知道为何,每次从魏信陵嘴里听到打铁这两字称呼锻造一职,他总是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你说他错吧,本质的确如他所说,你说他对,却又不全对。

    “骚年你想啊,锻造师等级越高,锻造出的零件越是有人趋之若鹜,卖出的价格也就越高,甚至还能换一些常人一辈子都看不到的灵植......大陆唯一一位神匠就在你面前,骚年你还在等什么呢?”

    “不和你闹了。”魏信陵绕过震华,来到默默当着背景板的小龙面前问道:“龙哥,今天干啥呀。”

    “咳咳!”看着震华杀人般的目光,小龙重重一咳,粗着脖子道:“我学艺不精、困而不学、目不识书......能教给你的都已经交给你了要不你去问问我老师吧?”

    看着震华的目光由杀人一般到满意至极,小龙悄悄松了口气。

    这年头,做个学生真是太难了。

    没料想,魏信陵扭头就走,“既然已经学完了,那我从今天就请假一周,一周后我再来上班赚钱。”

    震华直接麻了,还能这样的?

    “骚年,你等等我啊!骚年!”

    后来,魏信陵还是拜了震华为师。

    为什么魏信陵会拜,小龙就不得而知了,但他知道自己老师走的时候是哭着走的,身上还只剩下了一件大裤衩子。

    第二天——

    一放学魏信陵就回孤儿院捎上娜儿,带着学院发下来的资格文书来到了傲来城的传灵塔分部。

    傲来城的传灵塔分布坐落在城中心,是一栋三层高的塔形建筑。

    似乎是注意到了有人进来,坐在柜台后穿着灰色长袍的传灵师抬头一看,发现是两个小孩,和蔼一笑,“小朋友,这里可不是玩的地方哦。”

    魏信陵递上了文书,“您好,传灵师大人,我是来获取魂灵的。”

    一听魏信陵是来获取魂灵的,传灵师不由得愕然地看了一眼这个才不过六岁的孩子,“你是先天满魂力?”

    “不是。”

    反复确认文书没问题后,传灵师说道:“你妹妹就在这里等一下吧,魂师的世界普通人是不能窥探的。”

    普通人?闻言,魏信陵不由得暗自咂舌,你就不怕以后你这里被银龙王砸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