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平行空间来客末世之天寒地冻 > 10、选择魂灵
    虽然在心中腹诽着,但魏信陵还是看向娜儿,说道:“娜儿,你在这里等下哥哥,待会哥哥带你去买好吃的。”

    娜儿乖巧地点了点头。

    “你和你妹妹关系真不错。”传灵师赞叹道。

    魏信陵笑了笑,随口说道:“独身在异乡,有个亲人便已经是万幸,捧在手心里都怕化了。”

    “看来你是个有故事的孩子。”

    魏信陵再次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来到一个房间里,传灵师示意魏信陵坐在屋里的一张金属椅上,“我先来给你测试一下精神力。”

    一边给魏信陵戴上测试仪器,传灵师一边介绍道:“每个人第一次来选取魂灵的同时也将会被我们传灵塔记录在案。而精神力的强弱代表着你所能吸收的魂灵品质的层次。”

    “对于普通的魂师来说,精神力的强弱并不是那么的重要,但对高阶魂师来说,越是高阶的魂灵就越需要强大的精神力来沟通。”

    “精神力虽然也划分了等级,但没像魂力一般细致,而是十分的笼统。甚至在魂灵出现以前,精神力简直就是个陌生的名词。”

    “精神力由低到高,分为灵元境、灵通境、灵海境、灵渊境、灵域境和神元境六大层次,这些以后你在更高级的学院会学习到的,我就不多说了。”

    说着,传灵师拉过一个有着数条金属臂链接着的金属头盔戴上了魏信陵头上。

    “全身放松,不要紧张,等一下你可能会感觉到有点晕,那是正常情况,不用担心,你只要放松就可以了。”

    轻微的嗡鸣声响起,机器运转,头盔外罩亮起了柔白色的光晕,一旁的仪器上出现了一个数字,随后快速跳动了起来。

    魏信陵只觉得脑袋仿佛被人拿针轻轻一扎,然后眼前有道黑影一晃,然后测试便结束了。

    “六十九?”传灵师惊讶地叫出声。

    “怎么了?”魏信陵甩了甩脑袋,问道。

    “你是我所测试的所有魂士中精神力有史以来最高的,甚至比大部分魂师都过而由无不及。我也是个二十八级的大魂师了,但我的精神力也才不过八十七。”

    听传灵师这么说,魏信陵觉得可能是因为自己的灵魂不是原装货的缘故。

    “六十九,你记一下这个数据。待会儿我给你开一份检测报告,以后你去中级学院时用得到。”

    魏信陵点了点头。

    “好了,按照规定,你是可以在百年魂灵中挑选一个认为适合自己的魂灵,我带你过去吧。”

    去到最深处的一个房间里,这里边摆放着二十七个圆柱容器,在容器里则是一个个直径一尺的球状物。

    “每座传灵塔分部都会准备上适应相应系别魂师的魂灵,但究竟适不适合还是要看个人的武魂。”

    “去看看吧。”

    魏信陵走上前,准备好好打量一番。

    但刚刚站在第一个圆柱容器前,他的内心竟是莫名的嫌弃了起来。

    魏信陵头上缓缓打出了一个黑人问号。

    准确的来说不是他本人嫌弃,而是他的武魂——罪与罚在嫌弃。

    武魂都在嫌弃了,他还能说啥。

    接着他走到了第二个圆柱容器前,但还没站住脚,罪与罚就又开始嫌弃了。

    好吧,你是武魂,你说了算。

    魏信陵没有停步,直接向下一个魂灵走去。

    嫌弃!

    下一个。

    还是嫌弃!

    别以为你是武魂就是大爷啊!就那么二十七个魂灵给你挑,你嫌弃个嘚啊?有本事你自给自足啊!

    似乎是感觉到了魏信陵的小情绪在酝酿,罪与罚直接指向了最后面的那几个魂灵。

    魏信陵直接略过路上的魂灵,来到了罪与罚点名要的魂灵面前。

    见魏信陵在魂灵面前驻足,传灵师走了过去,“小朋友,你是要选择这个魂灵吗?”

    魏信陵点了点头。

    传灵师从中取出了魂灵球递给了魏信陵,“走吧,出去看看。”

    “哥哥!”回到大厅,娜儿立马迎了上来。

    魏信陵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从口袋里掏出了他随身带的一些水果糖递给了娜儿,“快好了,再等一会。”

    传灵师拿来了一个椭圆形的仪器递给了魏信陵,“按动这个按钮,把光照在魂灵球上,就能看到你选择的魂灵是什么了。”

    魏信陵将仪器反手对准了手中的魂灵球,摁下了按钮。

    我倒是要看看你选的是个什么东西。

    柔和的黄光倾洒在魂灵球上,魂灵球也开始散发出淡淡的黑芒,密封的外壳逐渐透明了起来,隐隐能看到里边的影子。

    魂灵球上的黑芒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强盛的黄光。

    一般来说,魂灵球开启的瞬间所亮起的颜色代表的就是魂灵的品质。

    魂灵球缓缓从中间打开,待黄光收敛、魂灵球完全打开之后,罪与罚要的魂灵也终于展现在了魏信陵面前。

    这是一只纯黑的乌鸦,有成年人脑袋大小,眼睛是血红色,但瞳仁却是白色的。

    “啊!啊!”似乎是感觉到了周围有人正在注视着自己,黑鸦开嗓叫了几声,十分的聒噪以及令人厌烦。

    看着感觉像瞎了一样的黑鸦,魏信陵:……点点点,点你个臭武魂!

    “这黑鸦……”传灵师也不知道该怎么为魏信陵介绍这个魂灵,直接哑然了。

    乌鸦一贯象征着不详,每当荒野郊外有人即将死亡时它们便会在空中盘旋等待着将亡之人死去,好啄食亡者的遗体。

    鸦类的魂兽极少,虽然不是说没有,但在记载的鉴本上却很少有鸦类魂兽突破到万年级别的存在,纯种黑鸦血脉的魂兽更是少得可以说是没有。

    传灵师也好奇得很,这种非魂兽类的动物基因是怎么制作出百年魂灵来的。

    “哥哥……”娜儿探头过来问道:“这只小鸟好奇怪啊。”

    传灵师也忍不住问道:“小朋友,你要不要考虑换一个?哪怕是一个十年的魂兽魂灵都要比这个动物魂灵好上许多……”

    那也要自己这个眼高手低的武魂看得上才行啊。

    魏信陵直接麻了。

    “娜儿走咯,我们去吃好吃的。”

    “好!”